【预言】(二十四)神话

  烛火熄灭的房里,只剩壁炉的火炽热燃着,温暖宜人,白天的卧床休养让精力充沛的瑟兰迪尔没有丝毫睡意。他躺在床上装睡,偷偷睁开眼睛,瞄着扶手椅上看书的加里安。

 

  昨天下午,瑟兰迪尔迟疑很久才把掉下来的牙齿交给对方,在加里安自称是莫兰蒂的哥哥,又说了许多关于妹妹的小秘密后——五岁做陷阱捕兔、六岁与男孩打架、七岁会编发辫!这确实是侍女莫兰蒂。 


  牙齿被妥慎放入牙盒,加里安恢复以往的静默,一句话都不说。

 

  十二岁接受神选进入祭司院修习,十八岁来到王城祭司院,只要愿意,加里安能说一口流利标准的王城口音。瑟兰迪尔有点小小的后悔,把牙齿交出去是不是太轻率?虽然知道莫兰蒂有四个兄长,但仔细再看,这对兄妹长得完全不像啊!

 

  与突然抬头的加里安视线不小心对上,瑟兰迪尔立刻闭上眼睛继续装睡,引来年轻祭司的低声轻笑;将扶手椅搬到离床更近的地方,加里安再次坐下,打开手中的书。

 

  眼睛看著书页,加里安自顾自地说:「依照指示,我不能与这房里的孩子交谈,但自言自语总是可以的,也许,我可以说说巨绿林边境流传的神话?」

 

  「神话?」装睡的瑟兰迪尔把眼睛睁开一道缝,学着加里安小声地说:「我在睡觉,我没有跟你说话。」

 

  翻着手中的祈祷书,年轻祭司徐徐说起儿时听闻的神话:「北境森林十分古老辽阔,有不少是人类尚未踏入、仍属于神的浓密森林。在人迹罕至的边境地区,有些住民这辈子连祭司都不曾见过,他们传唱并歌诵远古神灵,诸多神灵中,最受崇敬的是日神与夜神。」

 

  壁炉暖橘色火光在瑟兰迪尔明亮眼睛中闪动,他期待着加里安继续往下说。

 

  看了一眼专注聆听的男孩,加里安的声音温和平静,「日神掌管金色太阳,夜神拥有银色月亮,前者带来希望与光明,鼓励人们勤勉劳动;后者给予人们夜晚的安歇、心灵的抚慰。祭司受光明役使,日神赐给他们祈祷和医疗的能力,让辛勤劳动的人们更加健康快乐;巫士是夜晚的仆人,夜神教导他们预知与占卜之术,使安歇的人们对未来不再恐惧害怕。」

 

  「《神律》不是这么说的。」窝在被子里的金发男孩小声提出疑问。

 

  加里安没有反驳,以更委婉的方式回答:「三百年前,祭司们依神的话语写成《神律》,是我们现今服从的律法,而我是在述说一则巨绿林边境地区流传千年的神话。」


  对年轻祭司的弦外之音似懂非懂,喜欢听故事的男孩点点头,等着加里安向下说。

 

  「诶?刚才说到哪里了?」膝上放着摊开的书,火光跃动在加里安的侧脸;他停顿了一会接着说,「日神与夜神同心协力、世界一片和谐之际,蜘蛛却心生嫉妒。她比日夜更早自浑沌中诞生,大地以她的银丝编成,就连太阳与月亮都倚赖她的银丝悬挂于高空,但人类却更崇敬日神与夜神。蜘蛛决定以她的八只脚用力摇动大地,对人类展现自己的強大。巫士们预见这个可怕的灾难,不停奔走对人们提出警告。」


  「故事里的巫士是好人?」惊讶地再次提出疑问,瑟兰迪尔想起巫士颈间的蜘蛛印记。

 

  「南方神话中,日神与夜神互相残杀,蜘蛛靠着蛛丝悬起日与月,拯救全世界幸免于难,蜘蛛也因此成为最伟大的神。」扶手椅上的年轻祭司耸耸肩。

 

  想起过去问过父亲巫士好坏的问题,瑟兰迪尔用力点着小脑袋,「我懂了,父亲也说,好坏不是取决于身份,而是意念和行为。」


  「请您务必记住公爵大人的教诲。」微笑的加里安,棕色双眼注视着迫于神谕成为巫童的男孩,「继续说故事?」

 

  金发男孩又一次用力点头! 


  敛起笑容,加里安骤然改变声调,像在陈述一件亲眼见过的异变,「灾难果然如巫士的预言发生了!大地強烈震动,山陵夷为平地、屋子倾倒、河川改道,但人们已做足各种准备,加上祭司的祈祷与治疗,蜘蛛的恶行未能构成太大伤害,她更不满了!捻断用来悬挂太阳与月亮的蛛丝,要让世界毁灭,大家一起同归于尽!」

 

  紧抱怀中羽被,露出一对圆睁的好奇眼睛,瑟兰迪尔紧张追问:「结果呢?」

 

  「早就预知到这件事的夜神急忙通知日神,人们立刻砍下两株高耸的杉木,日夜赶工造了两艘大船,在太阳掉落时,日神以船承接,自此航行于天河;赶忙携船返回的夜神来不及接住落下的月亮,巨大的银色月亮砸在蜘蛛身上,罪魁祸首死去,但月亮也缺了一大块,破碎的部份四散成为天上的星星。」语调变化丰富,加上手势和表情,加里安把故事说得生动有趣。


  「啊,是巨绿林春日祭典那两艘船,一金一银!」金发男孩惊喜喊出声,继而皱着眉头又问:「破掉的月亮怎么办?」


  「夜神努力收集星光,想办法把月亮补起来,花上半个月好不容易补成圆形,却又随着时间愈来愈小,月亮因此有了阴晴圆缺。」阖上手中的书,加里安起身替精神奕奕的瑟兰迪尔盖好被子。


  年轻祭司抓着棕色头发,佯装自语地发着牢骚:「真糟糕,睡前祷结束这么久、烛火也熄了这么久,这屋里的小孩还不肯乖乖睡觉?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躺在枕间的瑟兰迪尔紧闭眼睛:「我早就睡着了。」


TBC

周三要忙,不更。(✿╹◡╹✿)

Dantis amor - Dante Gabriel Rossetti - 1860


  96 63
评论(63)
热度(96)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