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不能说那个字!】(上)

  「瑟兰迪尔,学长和学姐明晚十点为新生举办一场试胆大会,你一定要来喔!」眼睛闪亮亮的两位学姐红着脸提出邀请,脑中已浮现羞扑金发学弟的景象。 

 

  「抱歉,我对迎新不感兴趣。」丢下这句,瑟兰迪尔冷冷走掉了,没理会学姐们的失望眼神。

 

  兴高采烈的学长喊住金发学弟:「瑟兰迪尔,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要办一场【后山旧校舍大冒险】,今晚十一点记得准时到女生宿舍门口集合!」

 

  无视学长的邀约,瑟兰迪尔转身就走,「抱歉,我习惯十点睡觉。」

 

  今年刚上大学的瑟兰迪尔,出众的外貌立刻引起众人惊叹与瞩目,但也马上得到【高冷无比】的称号;这一切其实是误解,只因为他心里有个秘密,一个藏在心底、对任何人都说不出口的秘密。

 

  目前,没有人晓得瑟兰迪尔的秘密。

 

  离家上大学后,难免遇上同学们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和胡说八道,加里安最爱拿那些讨人厌的故事吓唬(取悦)女同学,费伦也不遑多让;每每提到那个字,就像触碰了什么按钮,女孩们娇嗔嚷着:「啊~~别再说了!好吓人啊,晚上不敢睡觉了。」


  这些故事令女孩们有机会展现她们可爱娇羞的一面,而男孩们则是洋洋得意;面露不耐的瑟兰迪尔起身离座,「你们这些故事讲八百遍了,我先走了,还有份报告要赶。」

 

  纸包不住火,眼睛藏不住秘密,有人看出了端倪。

 

  身为学长的埃尔隆德对今年入学的金发学弟颇有好感,几次暗示总得不到回应,对自己无感?或是太过迟钝?虽然住在相邻的寝室,却一直停留在点头之交,瑟兰迪尔朋友不多,看起来也始终难以亲近。

 

  遇上聚会闲聊,只要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不介意在一旁吃下不必要的垃圾食物、聆听索然乏味的对话。

 

  细心的埃尔隆德注意到,每次提及有关那个字的话题,瑟兰迪尔一定找各种理由离开,轻蹙眉头、紧抿着唇,眼底那抹恐惧转瞬便被微颤的长长眼睫掩去,但,确实存在。

 

  心高气傲的瑟兰迪尔怕那个字?埃尔隆德决定执行一个小小的想定。 

 

  最近疯赶报告的瑟兰迪尔常待在图书馆查找数据,经常待到晚上九点馆方关门才回寝室。八点多,学生一个个陆续离开图书馆,偌大的阅览区里只剩寥寥两三人。

 

  潜伏数日的埃尔隆德在阅览室另一角,他拎起背包,安静走到埋首努力的瑟兰迪尔座位旁,弯下腰以极轻的声音对金发学弟说:「我先回宿舍了,学弟,图书馆晚上不大宁静,你也早点回去比较安全。」

 

  不大宁静?什么意思?!抓起背包,瑟兰迪尔胡乱收拾着桌上物品,不顾图书馆噤声的规定,朝埃尔隆德离去的背影大喊:「学长,等等我!」

 

***

 

  瑟兰迪尔很怕那个字,从小怕,这要怪他的父亲从小用那个字吓唬他。 

 

  「你不乖会被鬼抓走喔!」

  「你不吃饭会被鬼抓走喔!」

  「你不睡觉会被鬼抓走喔!」

  「晚上在外头玩耍会被鬼抓走喔!」

  「别爬树,上面坐着鬼没看见吗?」

  「看!你的床下有个鬼!哇,你的肩膀上也有!」

 

  这些话不止让瑟兰迪尔乖乖听话,不时还要窝在父亲怀里哭上大半天,错觉吗?身为父亲的欧瑞费尔似乎乐在其中。随着年龄渐长,瑟兰迪尔的恐惧没有消失,不听、不看、不转述是最高原则,光是那个字都不准旁人说出口! 

 

  哪个字?当然是那个字,就那个字嘛!等年龄再更大一些,坦承自己怕那个字实在太过羞耻,瑟兰迪尔采取全面避而远之的态度。

 

  现在,埃尔隆德视破了瑟兰迪尔深藏心底的秘密。

 

  并肩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埃尔隆德完全没有提及那个字,但那种不明说却隐隐暗示的叙述,更加令瑟兰迪尔周身发凉,恐惧打从心底直直冒,不自觉地与埃尔隆德愈靠愈近。

 

  「学校的一砖一瓦都有故事,你上课的旧校舍,四十年的门轴总是嘎吱嘎吱、隔三差五的不听使唤,自开自关不说,还经常把学生关在里头出不来!老东西有雅味,但学校早该换新的。后山的湖会唱歌,你知道这则传说吗?也许是某种奇特的物理现象,很有趣,不是吗?」埃尔隆德好听的低沉嗓音一字一句娓娓道来,在瑟兰迪尔听来只是愈加害怕。

 

  路上有灯,但古老的灯昏昏暗暗,其中几盏明明灭灭,为什么之前从图书馆回来时没有发现?走着走着,瑟兰迪尔脚底不停发寒,这时随便一只猫从草丛窜出,都可能使他尖叫失态。

 

  黑发学长浅浅微笑,温煦的嗓音体贴极了,「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千万要小心,这条路是学校最危险的路。」

 

  危险?哪种危险?!瑟兰迪尔好想快步逃回宿舍,但……独自走更可怕!尤其这几天从图书馆回宿舍,老觉得自己身后有奇怪的脚步声,亦步亦趋紧跟不放——瑟兰迪尔不晓得那正是埃尔隆德的脚步声,独行的他根本不敢回头看! 

 

  「有人在这里见过一些奇怪的陌生人,或许是想抢劫晚归的学生,我相信你可以保护好自己,但最好还是不要一个人走。」黑发学长温柔地提醒。

 

  抢劫?抢背包里塞满厚重书籍的学生?我不信!天不怕地不怕只怕那个字的瑟兰迪尔紧抱怀里的书、低下头不敢看四周,往学长身边又挨近了点,声音里全是沮丧苦恼,「没办法,报告还没做完,我明天还是得去图书馆。」

 

  「我明天也会去图书馆,一起吗?」埃尔隆德恰到好处地提出邀约。

 

  听见善良学长的好心提议,瑟兰迪尔犹如抓到救命稻草急忙点头,「好,当然好!有学长同行安…呃...也有个伴!」 

 

  凡事谋定后动的埃尔隆德并不躁进,按步就班执行计划。

 

  第二天的同行一切平安,埃尔隆德不再把话题放在学校的古老事物、不刻意制造惊恐气氛,两人聊得十分融洽;身旁的黑发学长令瑟兰迪尔感到安全又放心,忍不住大叹:「有学长同行真好!」

 

  「有人可以作伴走这段路我也很开心。」埃尔隆德礼貌回应,顺势又问:「报告快完成了吧?」

 

  「我们那位教授很挑剔,容不得一点差错,我可能还需要在图书馆努力两天时间。」瑟兰迪尔心里悄悄地祈祷学长这两天也需要去图书馆,他的期望太强烈,平日冷淡的蓝眼睛此刻看起来像只求摸摸的布偶猫。

 

  小可怜的眼神实在太可爱!埃尔隆德清楚看见了,在心中小小惊喜金发学弟不同于平日的柔软神态,但时机未到,他没有急于出手让小猫得到想要的关爱。

 

  不泄半点心思,埃尔隆德仍是态度可亲地善意提醒:「那位教授是出了名的严格,明后天你独自走这条路可要小心自身安全。」

 

  无法承认心中的恐惧,那太丢脸了!瑟兰迪尔蓝色眼睛里的失望,就像布偶猫打不开牠的喵罐头,「喔...好,我会小心注意。」 


  嘴角扬起浅笑,埃尔隆德胜券在握!


TBC

明天外出,【预言】停更一天 ✿▔▽▔✿ 

  98 81
评论(81)
热度(98)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