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七十二)确认

  连串纷扰暂且落幕,祭司院南侧小屋一如往常宁静,美丽的小花园被近卫军踩踏出一条碎乱路径,小屋一楼,成束扎好的药草散得四处,整齐摆放的瓶罐被进出的人群碰落坠地,药油醇厚的温暖气味流溢满室;二楼卧室只余粗暴翻找的紊乱,衣箱大敞,衣物散落一地,甘道夫熟知瑟兰迪尔的每一件物品,不必细数也能看出,不少值钱东西已在这场混乱中被趁隙取走。 

 

  接受加里安请托争取时间,好让他找回不见踪影的瑟兰迪尔,甘道夫满心以为会和过去一样,消失的金发男孩转个身又突然在某个角落出现,这次,见到的却是服毒的加里安。环视瑟兰迪尔住了四年的卧室,高等祭司不住地叹气。

 

  马车上,米克伍德公爵提起一个六十年来无人提及的名字——瑞达加斯特。


  是啊!早该想到的!那张陈旧羊皮纸上的潦草字迹似曾相识,提及对毒物及药学的理解,这世上有谁能比得上老朋友瑞达加斯特?矢志追寻更伟大的知识与智能,即便是禁忌之学也勇往直前,所有人都认为他若不是癫狂而亡,便是早已投入巫士的行列。

 

  瑟兰迪尔怎么会认识这位失踪六十年的老人?甘道夫拧紧眉间,完全想不透。

 

  站在二楼窗边,放眼整个院落,甘道夫脑中回想北境领主所说的位置。再次下楼回到南院的小花园。行至右侧角落的雪松旁,一块一块踩着年久失修但仍平整坚实的青石板,只有其中一块明显松动,掀开后,甘道夫赫然见到公爵口中的密室入口、让瑟兰迪尔神秘消失的兔子洞!

 

  望着既小又窄、全是黄土的洞口,甘道夫重新盖好石板,决定先回屋里脱下一身白袍,他得下到洞里,见见六十年不见的老朋友。


***

 

  「那孩子平安回去了?那就好,那就好,我很担心他真被卖给人贩子啊。」因担忧而数日未能成眠的瑞达加斯特,沧老而落寞的声音沙哑说着,「回去是对的,待在祭司院对他而言太孤单,虽然这孩子嘴上从来不说。」

 

  「我没想过园子里会有个洞到你这密室来,更没想过你六十年来都在祭司院里。」望着六十年不见的老友,甘道夫心中满是团团谜雾;身为高等祭司,他知晓暗室的存在,至于聆听者是何人,祭司长有权保守。

 

  「我追求不属于自己的智识,在这里为我的贪念忏悔。」瑞达加斯特指指石砌拱顶上破的洞,「三年多前吧,有一天,他踏破了年年漏水的拱顶落在书堆上,就是你刚才踩的那堆书,手里还抓着一张破烂地图,说是在井边一处石砖后方发现的。」

 

  「地图?」

 

  「说是地图也不正确,是张逃亡路线图,我猜想,是很久前被监禁在南院的人留下的,那人挖了地道想逃走,挖到这座堅固的石砌密室也只得放弃。」瑞达加斯特耸耸肩,喝了口茶继续往下说:「地道的存在比我们两人都久,那处地方每逢下雨就漏水,年年渗水造成的松动禁不起瑟兰踩跳,哗的一下,被他踩破个洞。」


  回头朝方才费力钻入的小洞看,甘道夫为所有机缘巧合咋舌,瑟兰迪尔对植物的知识、对药理的学习,全来自密室中的瑞达加斯特!而米克伍德公爵的请求,便是希望这位老者能重获自由。

 

  「我们年岁大了,来日无多,你为年轻时的贪念在此处悔过六十年,足够了,接受那孩子与北境领主的邀请吧!到北境去,他们会给你最好的照顾。」甘道夫劝着,六十年不见的老朋友,一头乱发与杂乱长须,已非当年模样。

 

  「六十年,确实早已足够,」瑞达加斯特绞着手指,「身为聆听者,我不能任意离开,传承者虽然出现了,但我需要他心甘情愿进到密室。」

 

  「你觅得人选了?」甘道夫不知该替老友庆幸,或为新的聆听者悲伤。

 

  「哈哈,我的老朋友,看看你这眼神!」瑞达加斯特大笑的声音回荡在密室中,「是一个和我拥有相同贪念之人,为追求更高的智识以至迷失自我,用尽心机想聆听神的话语,啊!传承之人已出现,为此,那处拱顶得劳烦你找人修一修,这人恐怕不像我这么安份。」

 

  「找谁修?这几处地方都不能随意进出,只能我这个老头子自己修补。」无奈的甘道夫拍着身上和头上沾染的尘土,瑟兰迪尔穿梭自如的地道,对年迈的高等祭司一点也不轻松。

 

  放下手中的热茶,瑞达加斯特狐疑地盯着甘道夫,「有件事我很好奇,我给瑟兰写的解毒药方怎会到你手上去?你成了拯救王储的大功臣!」


  「你是知晓王城所有秘密的聆听者,难道不是你写好让他交给我的吗?」甘道夫睁大眼睛回望老朋友。


  瑞达加斯特不屑地摆摆手,「主动救王储?我没那个闲功夫,瑟兰是为一位熟识的淑女前来求药......喔,我想,我明白了,那位淑女正是王储喜爱的女孩,很有可能!一定是这样!」


  岂止双眼圆睁,甘道夫的下巴也快掉了,「淑女?他在南院只能见到祭司,不能接受任何探访,包括他的父亲。」


  「但他拿了一截全是血的女袖给我,让我找找,应该还没烧掉,很有研究价值的袖子。」瑞达加斯特起身在杂乱物品堆中翻了又翻,终于从一只锅子下方抽出满是血污的袖子,他高高举起,展示给甘道夫看,「就这个,瑟兰拿给我的。」

 

  祭司院、女人、袖子,有女人进了祭司院,不但一路行至南侧小屋,还留下一只袖子?!甘道夫双手支在桌上撑着额头,懊恼的头都抬不起,如此严重的失职连宽容的神都不会原谅。女子能自由进出南院,还有一个可能,从王居穿过秘道而来……

 

  「担心什么呢?总归你们要的是解毒,解了就好。」

  「但我们对咒术仍然束手无策,王储遭人控制心性可不是好消息。」


  「那么,有件事你听了会高兴些。」瑞达加斯特坐直身体,脸上尽是得意笑容,「我对各种咒术的热情不减,这几日翻遍所有与咒术相关的书籍手稿,查到一些皮毛,若能找到这位女子,便有机会确认,可我一直等不到瑟兰,没办法把找到的答案告诉他,也许那位淑女正为解药的后遗症暗自神伤。」

 

  问出口显得愚蠢,但一头雾水的甘道夫只能选择开口:「确认?暗自神伤?」

 

  「呿,瑟兰的悟性比你高啊!我的老朋友!」根本没想过甘道夫不知前因后果,瑞达加斯特鄙视地翻了个白眼,「埃尔隆德殿下因为情动导致毒发,若他被施咒前就喜欢她呢?那么,咒术也不过能引起一时的记忆混乱罢了,你们束手无策的咒,很可能早在殿下想起这名女子的那一刻解除了,不不,更该说——咒术从未真正成功。」

 

  「必须找这名女子才能确认?」

  「找殿下确认也行。」瑞达加斯特把脏兮兮的女袖举至甘道夫面前。 

 

TBC

*明天要忙,不更。(✿╹◡╹✿)

*提醒:咒术从未真正成功,但是,你知我知瑟兰不知

*松动的石板在第十八章提过,第二十章,小瑟兰对小领主提过井边石砖。

「很安全,是我撞到头的时候发现的!井边有块松动的石砖,石砖后方有个足以藏书的小空间,小小的,里头有几张破纸和琐碎旧物,但没办法放太大的东西。」瑟兰迪尔用两只手比划着神秘藏书洞的大小。

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66 47
评论(47)
热度(66)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