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七十一)未明

  夏至节庆典结束,王后接待宾客的侧厅今天仍是谈笑声不断,与国王商议后,黑发王后轻易便藉由她的伴侍们,向满屋子热衷散播消息的贵族女子透露最新情报。

 

  王后的伴侍之一,阿奇柏德夫人言之凿凿地说:「我听说,当初祭司院自北境帶回的巫童只是替身,是北境领主花钱买来的孩子,不论是国王陛下或祭司院全被蒙骗了!米克伍德公爵可真是大胆。」

 

  「祭司院里的人说呀,那可怜的替身被居心不良的祭司卖给了人贩子,可怜啊!才卖三枚金币!想当初,米克伍德公爵以这孩子做为独子的替身,不知道有没有花上三枚金币?」另一名伴侍一搭一唱应和着。

 

  心绪容易被煽惑的贵妇人惊诧掩唇,「诶?这么说,公爵大人的孩子确实一直待在北境?他是招来不祥的巫童啊!难怪连武斗场上的马都发狂了!」

 

  「北境领主全力维护独子是人之常情,毕竟是唯一的孩子。至于马……也许只是巧合,我们并没有见到那孩子施术施咒呀。」轻声细语,温柔的黑发王后为众人口中的巫童略做辩解。

 

  装扮华贵的阿尔杜伯爵妇人抚着胸口,「王后陛下为人太过仁慈,也许他口中正低声诵念咒语,我们又怎能听见呢?万一那匹被下咒的马朝陛下和殿下扑去那岂不是大灾难吗?」

 

  「天哪,这可怕的事我想都不敢想啊!幸好有迈雅侯爵在,即时阻止了那匹发狂的马!」麦格努斯男爵的年轻妻子极胆小,她惊呼的模样像是要昏厥了,侍女赶忙为她递上一杯冰涼甜酒。 


  真假掺杂的谣言被刻意散布,快速席卷淹没王城,听来合情合理的情节被广泛接受,人们的想象力为原本的粗略描述添枝加柴,共同建构出虚假的真实,并深切信以为真。

 

  此举保住王室的颜面、掩去祭司院的失职,一切罪魁祸首指向米克伍德公爵,人们口耳相接:北境违逆神谕拒不交出巫童,恐让整个王国的命运动荡不安。 

 

***


  阻拦米克伍德公爵失利一事,没有阻挠国王的决心,他将希望寄托于另一则公开发布的命令,并未放弃祭司院巫童确实是替身的可能。。

 

  武斗大会甫结束,做为夏至节庆典终曲的歌舞宴会尚未开始,骑士们祝贺的酒还不及就口,王城各出口已密密布下重兵,严格查缉离城的车辆及孩童,展开搜捕人贩子的行动。


  连续六日,王城内彻彻底底被翻了一遍。许多父母寻回庆典期间遭到拐骗或强行掳走的孩子,抱着失而复得的孩子,他们对国王的德政恩泽感激涕零,歌颂他的卓越功绩,殊不知,这场搜捕全为了祭司院中凭空消失的巫童。

 

  北境贵族的车队中,没能寻到瑟兰迪尔;从人贩子手中救回的孩子里,没有巫童的身影——双线并查,两头落空。

 

  巫童人间蒸发般消失,国王迈着沉重脚步走向埃尔隆德的房间,他的长子、国家的王储,经过祭司们细心周延的治疗,年轻的身体正迅速恢复健康。整整听了六天的坏消息,身为父亲的埃兰迪尔,诚心祈祷十四年前的预言不要成真。

 

  房门正好开启,对房内正准备步出的侍从做出噤声手势,国王静静站在门口,没有打扰正看向窗外的长子,转身悄然离开。还有许多迫切的问题需要处理,一刻也不容耽搁。


***


  出神望着窗外的茵绿庭园,靠坐在床头的埃尔隆德没有发现父亲曾来探视。庭园里,为昂哥立安小姐的到访而种下的花朵竞相争艳,少了什么?灰色的眼眸在庭园与天空寻找。

 

  老在庭园追逐玩耍的蓝松鸦们全无踪影,少了牠们咶噪争食的啼鸣,无人的王居庭园更添冷清,与瑟兰迪尔熟稔的鸟儿哪里去了?

 

  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把心思放在昂哥立安母女的来访上,几个月来将金发好友全抛在脑后,埃尔隆德为自己的失约烦忧不已。深怕瑟兰迪尔在树篱间的小空地等候,他想直奔约定之地与朋友见面,但房内总是保持着至少两名侍从,二十四小时,片刻不离房门。

 

  气力已大致恢复的埃尔隆德望着窗外,哪里也去不了,房內的他,对王城这些日子的最新谣言一无所知,不知道巫童早已不在祭司院。

 

  傍晚,在金花侯爵陪同下,暂留王居的艾伯尼小姐前来短暂探视。按礼,两人以任何形式在房中会面都是不被允许的,埃尔隆德自然晓得这又是父亲的刻意安排,那晚在餐宴中的失态,已经让父亲产生误解。

 

  对毒发当晚的所有经过记忆深刻,唯独错把西莉亚.艾伯尼小姐看做瑟兰迪尔这件事,埃尔隆德完全不知该做何解释,不能诉诸于口或出言询问旁人,只能暗自推论所有可能。

 

  颜色较深的平滑金发,略带一抹灰的蓝色眼睛,艾伯尼小姐娴静秀美,在他人眼中,与瑟兰迪尔或许颇有几分相似,但埃尔隆德一眼便能看出两人截然不同。


  不可能误认,那场难以启齿的错认是否真实存在?是毒物导致的幻象? 埃尔隆德对艾伯尼小姐的探访致意,礼貌却带着试探,「抱歉,那晚让您受到惊吓。」

 

  「殿下平安无事,令人欣喜。」简短的社交辞令取代正面回复,艾伯尼小姐既无承认,也无否认,没有给出任何值得推敲深究的答案。


  金花侯爵表情微妙,似笑非笑地在一旁望着无话可说的两人。瑟兰迪尔顺利返回北境会带来什么结果尚未明朗,国王与王后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难以预料,困在王居的格洛芬德尔仍在等待父亲的最终决定——选择王室或北境做为联姻对象。


TBC

The Tempest - Henry Justice Ford


  56 44
评论(44)
热度(56)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