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七十)归乡

  极力避免预言成为事实的国王,在武斗大会结束后,下达一道重要密令:「保持严密监视,在米克伍德公爵出城时,拦下他们父子。」

 

  赛西尔伯爵的豪华宅邸四周遍布国王派出的眼线,两日后,八辆北境贵族马车在侍从及卫队护送下,在清晨浩浩荡荡出了宅邸,预先布署在城外的国王近卫军顺利拦下北境车队,以优势人数重重包围。

 

  为正确辨识金发巫童,以甘道夫为首的祭司们,理所当然成为近卫军所倚重,四年前,王城近卫军在北境城外包围北境贵族的景况,今天在王城外再次重现。

 

  「何事阻拦?」行进中的马车被迫停下,马车中的米克伍德公爵揭起黑色遮光帘一角,朝守侯已久的高等祭司看去,「多年未见,甘道夫,神的仆人,光明的使者,希望您这回带来的是好消息。」

 

  近卫队长策马行至北境领主的马车旁,有礼地转达:「奉国王陛下命令,巫童必须返回祭司院,此乃神的意旨,请公爵大人不要为难。」

 

  这句话让米克伍德公爵面色一沉,「何来巫童?莫非将我视为巫士之流?或是行为不端之人?我对豢养巫童这类闲暇嗜好没有兴趣。」

 

  躬身致意的甘道夫,不得不重复四年前那句话:「您的独子已奉神谕成为巫童,公爵大人,请让他随吾等返回祭司院。」

 

  「我的独子怎会是巫童?」欧瑞费尔冷笑一声,「呵,藉神的名义,不死心地想夺走我唯一的孩子,可否请您侍奉的神现身对我明言?」

 

  指责意味浓厚的话,让甘道夫的背弯得更低,「吾等领命而来,望公爵大人勿为难。」

 

  「可以,我不为难领命而来的诸位。」车中的米克伍德公爵扬起右手,随行侍从立刻下马打开车门;步下马车的北境领主立于大敞的车门旁,「请睁大眼睛仔细察看,车內只有我一人。」 

 

  另外七辆马车中的北境贵族亦纷纷下车,当中有几位睡眼惺忪的孩童,时间尚早,他们还打着哈欠。甘道夫逐一看过后,向近卫队长摇摇头;马车里里外外均由近卫军仔细翻找,同样没有金发巫童的身影。

 

  难以复命的近卫队长,面色时青时白,在心中不免怨怪探子失责!消息有误!耳边又有甘道夫出言提醒:「巫童确实不在车队当中,情报出了差错吗?强行扣留北境领主及同行贵族,引起的争端岂是我们能承担?」

 

  寻不着巫童的事实,让近卫队长处于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在无计可施下,只得语气和缓地向米克伍德公爵说明:「将遣人回城请示,请您在此处稍侯。」

 

  「无妨,这是您的职责所在,我们会在车上稍事歇息。」说完,正准备上车的欧瑞费尔又回过头,向甘道夫颔首微笑,「您年事已高,今日怕是天未亮便在城外等候,车内的软椅更适合劳倦的您。」

 

  「这…恐怕不大恰当,老夫在这里等待就行。」拄着杖的甘道夫一脸倦容,这几日他待在近卫军营待命,另一头还得忙着安排加里安的棺柩,清晨又跟着近卫军乘马急赴城外,他累坏了。

 

  近卫队长看向老迈的高等祭司,也心生不忍,「今日特地劳烦您领着祭司们跑这一趟,您就上车歇歇吧。」

 

  并不情愿的甘道夫深吸一口气,随着米克伍德公爵上了车,待侍从将车门一关,他叹着气问:「您还有其他请求?」

 

  「您真是睿智。」北境领主笑着说,「但需要您伸援手的对象不是我,而是您的一位老朋友。」

 

***

 

  一辆载有薄木棺柩的马车在中午准备离开王城,简陋的棺木上放着迷迭编成的花环,车上两名女子是死者的母亲与妹妹,她们穿着丧服,垂首坐在马车上频频拭泪,母亲尤其悲痛,双眼早已哭得红肿。

 

  为查找巫童,今天的城门守军特别小心谨慎,对出城的马车、货车严格检查,但遇上夏天的棺木,严格执行命令的守军也不得不迟疑,他们找了个资历最浅的士兵去做这件倒霉事。

 

  深怕尸体可怕的气味会飘散,年轻士兵站得远远的,喝令车上女子推开棺柩一角,他远远瞧着,里头确实有具覆着白布的人形物,「把…把上面的白布拿掉。」

 

  拨开棺木内除瘴、除秽的香药草,年轻女子哭泣着,把白布小心揭开,的确是一名男子的脸,双目紧闭,面上透着死气。

 

  夏日中午,日光炎炎,年轻士兵打了个大寒颤,挥着手驱赶秽气似的,「好了好了,快走快走。」

 

  被放行的马车出城后,看见城外一角仍被近卫军团团包围的北境贵族车队,两名女子朝这令人不安的一幕看了一眼,催促马车加快速度离去,静默地自旁经过。

 

  马车继续前行,直到再也望不见近卫军的枪尖,年长妇人小心推开棺木一角,「很热吧?再忍忍,等望不见王城的尖塔您就能出来了。」

 

  「别心急,等过了界河再说。」年轻女子阻止着妇人。

 

  这名妇人正是瑟兰迪尔的乳母,她再也忍不住四年来的满腔思念,趴在推开一角的棺木上放声大哭,「啊,我亲爱的孩子,想不到这辈子还能再见到您啊!」

 

  「您别哭,我就在这里呀,很健康、很平安。」瑟兰迪尔安慰着乳母,与自己一同躺在棺木中的加里安周身冰冷;他担心地问:「莫兰蒂,加里安真的没事吗?」

 

  「您放心,解药已服下,几个小时后便会醒转,为了您,他一定会醒来的。」当年十六岁的侍女莫兰蒂早已嫁为人妇,她同样为瑟兰迪尔及自己的兄长能返回北境而不停落泪,「能再次见到您们两位,真是太好了。」


  在初雪之日来到王城的瑟兰迪尔,于初夏之时返回北境。

 

TBC

周末照例不更!☉▽☉/

Sketch for 'Derby Day' - William Powell Frith


  63 94
评论(94)
热度(63)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