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六十七)黑甲

  四年来被探子严密掌控的米克伍德公爵,此次到访并未按礼先行知会王室,悄无声息现身王城武斗会场,让王室毫无因应防备。无论是礼节上的刻意忽视、探子失职或是情报网疏漏,对王室夫妻而言都是颜面尽失,善于察颜观色的王城贵族们,自然也关注着国王与王后举手投足间的细微变化。

 

  银发公爵的出现,适时转移了多数人对王储健康与否的关心,却绝不是值得国王与王后庆幸的消息,他们的心情难得慌乱,公爵身边的孩子是何身份也是一大疑问,然而,主动探问正好表明自己的一无所知,国王与王后选择不动声色。

 

  国王召来近侍耳语了几句,近侍随即快步离开,却是走向会场出口方向久久未回,王城贵族们凝着眉盼了又盼,没能盼到半点新鲜消息;坐在高背椅上,王后的姿态依然优雅从容,她并未唤来平日亲近的贵妇人闲话家常。不多久,几位王城贵妇人再也捺不住性子,她们暗暗遣派自家侍女向北境贵族的侍女、侍从打探询问。

 

  在北境贵族们老早交待妥当的情况下,答案五花八门。 


  一位是这么说的:「金发男孩?当然是米克伍德公爵的独生子!公爵大人今天特地带他前来观赛,您看,多么赏心悦目的孩子!这是他头一次来到王城,对什么事都兴致勃勃。」

 

  另一位又是这么回答的:「巫童?您在胡说什么呀!公爵大人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巫童?您别胡说!他一直都待在公爵府邸生活,怎么可能在王城祭司院?」

 

  还有一位则撇着嘴角,对前来探问的侍女大加嘲讽:「啊?巫童?王城祭司院?公爵大人的独子怎么可能是巫童?更何况,巫童不都是巫士的学徒吗?恕我孤陋寡闻,王城祭司院有巫士?我们北境的祭司院只有正经八百的祭司和吵吵闹闹的辅祭小童。」

 

  综合所有探问得到的答案,让王城贵族面面相觑——北境领主的独子一直都在北境好好过日子,从未到过王城。

 

  殷勤献媚的贵妇人在耳畔逐一回报探问结果,黑发王后只是回以若有似无的微笑,没有情绪波动、没有继续追问、没有加以否认,好似四年前的巫童事件不曾存在,这孩子理当好端端待在北境过日子。

 

  金发男孩正与父亲亲昵笑谈,不时为北境骑士的优异表现鼓掌。


  狐疑的目光不落痕迹地几次看向瑟兰迪尔,黑发王后将贵妇人们提供的情报轻声转达给丈夫,国王也仅仅点了点头,沉重的王冠压得他额角生疼,他略侧过头,眼角余光担忧地掠过身后的虚弱长子。


  命运与国相系的巫童吗?十四年前的预言,同样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国王脑海,他衷心期盼稍早派出的近侍能尽快带回好消息。


***

 

  偌大的武斗会场,一轮又一轮进行着竞技比试,在满场骑士银白闪亮的铠甲当中,一位身穿黑甲的骑士格外醒目;有别于骑士们装饰大于实用的精细镶饰铠甲,黑甲有着张扬危险的棘刺,黑色翼龙在骑士的橘红色长条旗上张牙舞爪,他的黑色铠甲如同旗帜上的黑色多刺龙麟,令人望而生畏。

 

  「那位黑甲骑士是什么人?」瑟兰迪尔问身旁的父亲。

 

  「西境安格班公爵之孙,索伦。」说完,米克伍德公爵神情微妙地补上一句,「如今该称他为迈雅侯爵,十天前,他成为安格班公爵的首位继承人。」

 

  按比赛规则,战胜骑士有权获得对手身上价值不斐的铠甲,骑士们往往只取一件象征物件,借此展示过人风度,这物件也许是手甲、也许是头盔上的冠饰,但索伦彻底贯彻自己的权利——他要求战败的对手交出身上铠甲,完整的铠甲,一个部件都不能缺。

 

  折辱对手的行为换来不佳的名声,但无人能阻止索伦赢得长枪比试冠军。表现优异但枪法狠戾,是瑟兰迪尔对索伦留下的第一印象。

 

  赛事前后必须卸下头盔核校骑士身份,迈雅侯爵太过年轻的俊秀容貌与身上的多刺黑甲难以契合,瑟兰迪尔惊讶地对父亲说:「他很年轻,而且,我以为会是个长相凶恶之人。」

 

  「傻孩子,别轻易以外貌判断一个人。」米克伍德公爵捏了捏儿子的脸颊,「迈雅侯爵年仅十九岁,和金花侯爵当年一样,年纪轻轻便成为正式骑士,两人的表现同样出色,但性格与风评南辕北辙。」

 

  生于日出之地,被赞喻为日神化身的格洛芬德尔;诞于日落之处,一身黑甲的索伦。看着看台上的金花侯爵和场中的迈雅侯爵,瑟兰迪尔笑说:「他们像神话中的日神和夜神。」

 

  「或许更像《神律》中的日神与夜神。」欧瑞费尔慈爱望着自己的孩子,「加里安对你说了许多好故事。」 


***

 

  冠军战中落败的骑士虽然仍是亚军,仍可赢得受人敬重的声望、获得高额奖金,但索伦提出的要求令他倍感屈辱,几位友好的骑士、见习骑士、侍从个个忿忿不平,就连侍童也为自己的主人气愤难当。

 

  场地另一侧已准备展开授奖仪式,三名侍童溜到角落,各自掏出口袋中抓来玩耍的甲虫、小锁片,再从地上拾起一些激烈赛事掉落的钉钩、长枪碎片,你一言我一语地做出决议。

 

  一匹战马正站在场边,身上绣有徽饰的罩布已撤下,安静等待侍童为牠,等到的,却是蹑手蹑脚接近并决意复仇的侍童。他们往牠耳朵里塞了活甲虫,又用钉钩、碎片往牠臀上狠扎,受惊吓的战马立刻扬蹄嘶鸣,一阵胡乱踩踏后,朝前方狂乱奔去。


TBC

《神律》请看第二十三章;日神与夜神的神话,请看第二十四章

Zygmunt Ajdukiewicz Ritterturnier - 1912


  69 39
评论(39)
热度(69)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