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六十四)交换

  最善于见风转舵、趋利避害的,莫过于王城贵族;最善于操弄舆论与民心的,莫过于王城贵族。失去贵族的支持是危险的,耳语导致的民心浮动足以毁掉整个王国。


  蒙费拉托侯爵夫人与贵妇人一搭一唱,表面和乐融融,却句句直指王城现状——王子中毒命危、东境与南境贵族被软禁于王居。 

 

  为有效安抚躁动民心,杜绝耳语继续窜流,王后对贵妇人许下的承诺得到国王首肯,要求王居侍从做足准备,协助埃尔隆德出席第七场骑士武斗大会。

 

  困于王居的金花侯爵依照赛西尔伯爵送来的讯息,这几日也向国王提出请求:「身为东境领主继承人,有必要前往武斗会场提振东境骑士的斗志,鼓舞骑士们为荣誉奋战,策励每位东境骑士有朝一日替陛下效命,此外,让人们知道臣等安好也是极有必要的。」

 

  东境贵族成功得到出席第七场赛事的允许,昂哥立安公爵夫人与部份南境贵族亦同。

 

  两地贵族被国王软禁的消息早已传遍各角落,为避免人们生出更多议论,金花侯爵宅邸收到王居侍从通知,一辆四轮马车在预定时间来到王居,准备接送金花侯爵与艾伯尼小姐往返设在王城大广场的武斗会场。  

 

  在马车上等待的康诺特子爵,不高,但体格健实,茶棕色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此次随同金花侯爵自东境前来王城,却遇上一次又一次头疼事件。见到格洛芬德尔与瑟兰迪尔的身影出现在王居门口,忠心耿耿的子爵立刻下车迎接。

 

  若不是赛西尔伯爵告知,康诺特子爵万万没想到侯爵七天前带回宅邸的男孩是北境领主的独子,这件事,已得到西莉亚.艾伯尼小姐证实。

 

  最初,以为金发男孩是个侍童,为攀附权贵而跟着侯爵返回宅邸,甚至可能只是市井小民,因贪图金钱而愿意代替尊贵的艾伯尼小姐前往王居赴宴。如今回头想想,除了眼力拙劣不可取,轻视他人的想法也太过可鄙,立于车门旁的康诺特子爵,面有愧色地低下头,让两位公爵之子先行上车。


  四名由国王派遣,奉命维护侯爵一行人安全的近卫紧跟在馬车后方。

 

  上车的瑟兰迪尔接过子爵为他准备好的衣物,在车里自顾自换了起来,不多久,又是一付侍童模样,头上戴了顶软呢大帽子,藏起一头醒目的淡金色长发。


***


  王居前方的宽阔大道正举办一场盛大游行,鼓声、号声交杂,路面石砖铺满鲜花,树上系着成簇缎带;大广场周围聚集了四大领地的商贩,形成庞大的集市,东境的贝壳饰品和海外珍物、南境的布匹及香料、北境的裘毛与金银、西境的刀剑和匕首,叫卖的吆喝声不绝于耳;广场西侧搭起高台,每天有三场戏剧表演,连续演出七日;街角不时可见弹着鲁特琴的说唱艺人、领着猴子表演舞蹈的小丑,四处人声鼎沸,挤得水泄不通,马车行进速度极缓。

 

  「还有多远?」金花侯爵撩起马车上的遮光帘一角,向车窗外很快地瞥去一眼,「后头有四名国王近卫以护卫安全之名跟着。」

 

  时走时停的马车有些闷热,紧张也让康诺特子爵的掌心冒出微汗,他拿起手帕揩拭额间薄汗,「再过两个街角,赛西尔伯爵的马车会等在那里,他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康诺特子爵不时注意着马车行进及四周状况,在路过一组冷清的杂耍艺人后,马车随即转入热闹大街旁的僻静小道。弯曲的小道,宽度正好容许一辆四轮马车通行,在车夫驱策下,摆脱人群的四匹马加快脚步轻快前行。

 

  金花侯爵的马车一转进小道,原本意兴阑姗,在入口处旁或坐或卧的杂耍艺人忽然精神抖擞,打起鼓、跳起舞,将跟在马车后方的四名国王近卫团团围住。


  「大人,给些赏钱,给些赏钱吧!」

  「娶妻的祝福您一家安好!未娶的早日觅得美娇娘!」

  「夏至庆典真热闹,大人,给些赏钱吧!」

 

  马匹受到鼓声惊吓退了几步,奉命跟随护卫的国王近卫,被七八个杂耍艺人纠缠讨赏,一时没能跟上金花伯爵一行,弯道掩去马车行踪,近卫们虽然对这些纠缠不休的艺人不耐烦,倒也不急不徐,一辆大马车在小道上行走,能跑到哪儿去?小道另一头的人只怕比这头还多!

 

  果然,在严词喝斥、驱赶讨要赏资的艺人后,近卫很快便追上不远处的马车,它停在小道的出口处,因前方大街人潮满满无法前进,只不过,车上的艾伯尼小姐已经换人。 


***

 

  小道入口处的杂耍艺人,平日经常接受赛西尔伯爵邀约演出,对时常无礼驱赶他们的士兵百般厌恶,很乐意收下伯爵的金币完成这次任务。荷包满满的艺人们热心又浪漫,以为四轮马车上载着伯爵的情妇,而这位情妇庆典结束后便要返回东境,一对有情人未来只能两地思念。

 

  为金花侯爵驾车的车夫是赛西尔伯爵所安排,在小道上快步行进的马车,按计划停在一条极窄隘的巷弄前,伯爵与西莉亚.艾伯尼小姐已等在那里,一上,一下,极短时间内便完成交换。

 

  被赛西尔伯爵紧揽着肩,侍童打扮的瑟兰迪尔感到安心,两人快步走在潮湿脏污的小巷里,两侧墙脚布满青苔与积累的污物,浑浊的难闻气味令人掩鼻,头上披披挂挂许多晾晒的衣物,唯有夏季正午的阳光能勉强照进狭窄巷弄,现在,正有一道斜斜的阳光照在巷子里。


  四年来,瑟兰迪尔第一次真正感受到自由。

 

  不长的巷弄连接另一条安静小道,一辆黑色四轮马车正在等待,赛西尔伯爵警戒地四处张望后,才护着瑟兰迪尔步出巷口,迅速打开车门,将他推上马车。

 

  正午的阳光转瞬被马车里的遮光帘蔽去,双脚尚未在踏板踩稳,瑟兰迪尔张大一对尚未适应光线的眼睛,惊讶喊出:「父亲!」 


TBC

周末照例不更!☉▽☉/

The Musicians - Cesare Auguste Detti



  77 91
评论(91)
热度(77)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