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六十三)密语

  「您是故意的!」回到房里,瑟兰迪尔踢掉磕脚的尖头缎鞋、扯下头上的发箍,狠狠朝格洛芬德尔掷去。

 

  胸口被发箍砸个正着,气定神闲的金花侯爵捡起落在地上的发箍,比了个小声的手势,指指房门,「您远比埃尔洛斯殿下更沉得住气,他免不了要被严厉训诫一番,而您呢?是否更加明白自己的立场?」

 

  不理会瑟兰迪尔的怒视,格洛芬德尔拿起方才因侍从声声催促而来不及检视的首饰盒,将里头的饰品全取出置于圆桌,「比起那些了无新意的无趣谈话,赛西尔伯爵送来的讯息更为重要,这里唯有您懂北境密语。」

 

  当务之急是解读刻在这些饰品上的讯息,金发男孩不得不承认这点,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枚手镯,忿忿的蓝色双眼瞪视着一派轻松的格洛芬德尔,「您同意西莉亚长住王居,她会怎么想?」

 

  「即便法律规定女子年满十二岁便能决定自己的婚姻,但有几人真能替自己的婚姻做主?身为贵族,婚嫁更不可能随心所欲,况且,我只同意她留住,并未同意立定婚约。」手指翻看着每件饰品,格洛芬德尔依旧心平气和,「女子的爱情很神奇,或许西莉亚会爱上两位王子的其中之一,这又有谁能预料呢?」

 

  对着窗外阳光,不停调整手中饰品角度的瑟兰迪尔抬起眼,投给金花侯爵一个不以为然的目光。

 

  将刻有暗语符号的饰品逐一放在瑟兰迪尔面前,金花侯爵大叹:「您若不是身在祭司院,公爵也早替您物色好对象了!快告诉我上头写些什么。」

 

  发箍、手镯、胸饰、戒指,赛西尔伯爵在饰品不起眼的隐密处浅刻不成句的密语。

 

  所有符号在脑中拼凑出完整含意,瑟兰迪尔拿起一枚银戒指,不慌不忙地磨去金银饰物上的浅淡痕迹,「寻时机探访,若未能遂行,请务必在第七日第六时辰乘马车前往武斗会场。」 

 

***

 

  这世上没有什么秘密能永远被藏着,尤其在有心人士的推波助澜下。


  王储中毒命危的消息悄悄在王城内流传,东境与南境因此事遭到牵连,相关人等被拘禁于王居一事也渐渐传开,流言引发的波动犹如水潮逐次扩散;首先在贵族间蔓延,接着推及与贵族往来密切的巨商富贾、不时与各府邸佣仆交换八卦小道的平民百姓。

 

  「王室成员健康平安,埃尔隆德殿下身体安泰,只是肠胃略有不适,经治疗已无大碍。」王城祭司院不得不出面公开辟谣,但流言没有就此平息。

 

  借着夏至节庆典之名,贵族们纷纷找机会进入王居探访以确定传言虚实,探访的请求一再被拒绝,助长了坊间耳语的真实性,更多揣测与猜想因此产生,造成群众遑遑不安、影响与日俱增。

 

  直到庆典第四天,迫于情势,王后开始接受女眷们别有心思的访视。黑发王后的情绪平静无波、温婉笑容如常,然而,不时绕在王后身边的次子连续几日不见踪影,开启人们另一道疑窦。

 

  新的流言甚嚣尘上:「两位王子都中毒命危!这个王国即将失去继承人!」

 

***

 

  体态丰腴的蒙费拉托侯爵夫人轻摇羽扇,象牙扇柄上的硕大红宝石闪动光芒,以羡慕赞叹的口吻对身旁女伴说:「今天怎还是没见到埃尔洛斯殿下?他与王后陛下感情甚笃,平日总是侍奉左右,啊,王后陛下的好福气实在令人艳羡。」


  为期七天的庆典临近尾声,今天已是第六日,王后接待访客的侧厅里坐无虚席,桌上为贵妇人准备的香料甜酒与小甜点依然受到喜爱。

 

  女伴以手绢拭去唇边沾染的酒液,极有默契地应和:「就是啊,多么令人心生羡慕!我的孩子年过十岁后,便满脑子只记得行猎和女孩,早已远离最爱他的母亲。」

 

  手里捻着香甜果干,一位褐发贵妇人故作惊讶地说:「对啊,除了夏至舞会,今年的夏至节庆典活动似乎尚未见到两位殿下露面呢!」

 

  「有的,我在骑士武斗大会首日见过埃尔洛斯殿下的身影,他为骑士们喝采,看起来精神奕奕。」蒙费拉托侯爵夫人以扇掩唇,皱起眉,似有若无地挑起疑虑,「至于埃尔隆德殿下,我始终不曾见他露面,也许他对武斗竞技不感兴趣?」

 

  「这次的武斗大会,恐怕是女子更感兴趣吧?呵呵,毕竟西境的索伦大人来了呀!会场观众席上不止坐满了头戴花冠的未婚女子,就连覆上头纱的已婚妇人也争着一睹他的风采!」甜酒让贵妇人妩媚双颊更添嫣红,雀跃陈述武斗会场上的所见所闻。

 

  爭相描述武斗会场上的精彩比赛,王后接待访客的侧厅中,气氛热络不歇。

 

  年妻的贵族妻子欣喜地说:「今年的冠军肯定落在西境的索伦大人手中!往年大家总是争着朝金花侯爵递上鲜花,本以为今年武斗大会少了他会失去可看性,结果呢?索伦大人今年亲自出场!我天天都去大广场观看赛事,精彩极了!」

 

  「哎呀,提到金花侯爵,他人在王城,怎么也没有出席接受东境骑士致意呢?我在夏至舞会上见过他的,他和赛西尔伯爵的那场争夺实在有趣!」蒙费拉托侯爵夫人这段话引起贵妇人们掩唇窃笑,人人都知道那场为了侍童而起的争夺。


  拿着水蓝色羽扇的贵妇人暧昧笑说:「赛西尔伯爵今年仍会代表北境领主出席大会吧?这几天他心事重重,拒绝所有邀约,莫非是金花侯爵还没把人还给他?」


  「唷,那么讨人喜爱的侍童,是我也舍不得还出去!」

  「看来,这两个贵人躲在家里全为了一名侍童!」

  「一个掩面伤心,一个春风得意。」

 

  侧厅里,贵妇人们因这几句话笑得抚胸掩唇,蒙费拉托侯爵夫人以羽扇掩面笑着,瞥了眼王后微动的面容,悄悄与身旁女伴交换彼此眼色。 

 

  侯爵夫人的聪明女伴娇笑着,将杏仁小甜糕放进嘴里轻咬,「北境和东境的贵人们都躲起来了,南境呢?昂哥立安公爵夫人在夏至舞会之后也一直未露面,她的女儿容貌美丽,南境的参赛骑士们理当十分期待她们的出现,能得到心仪美人的祝福,是骑士们奋战的一大动力!」

 

  热络的谈话中,夹杂各种刺探,全听在黑发王后耳里,流言再不遏止,只会愈发难堪荒谬。

 

  当机立断的王后举起手中酒杯,向在场贵妇人致意,「明天是庆典最后一日,国王陛下会依例出席主持武斗大会,两位殿下届时也会到场,欢迎诸位共襄盛举,别忘了为出赛的骑士们准备鲜花与祝福。」 


TBC

*在中世纪,女子年满十二岁、男子年满十四岁,可以不经父母同意自由结婚。(牵涉财产分配等诸多因素,真能自主决定婚姻的不多。)

*第六时辰指的是中午十二点。 

*蒙费拉托侯爵夫人是赛西尔伯爵的友人,详见第四十五章


Jousting Knights - N.C. Wyeth(1882-1945)


  68 65
评论(65)
热度(68)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