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五十九)探视

  严禁烟火、禁声禁语的王城祭司院藏书室,因王储的不明毒发,昨夜首次打破禁忌与寂静,除去不被允许进入藏书室的辅祭小童、杂役佣仆,所有人全在里头寻找未知的解毒药方。

 

  被尊为神的仆人,传承医疗知识的崇高祭司们,在不知毒物源头的情况下毫无头绪,像失去方向胡乱拍翅的鸟雀,除了吱吱喳喳、四处乱窜,什么也做不成。望着逐渐明亮的天际,祭司们揉揉酸疼的眼睛,没有任何进展与收获,直到甘道夫有了惊人发现。

 

  「找到了!就是这个!」灰色发须的高等祭司高声呼喊,引来困倦的众祭司侧目。

 

  八点刚过,没有人记得昨夜是否见到总司事甘道夫,但他现身藏书室角落,口里发出惊叹声,手里拿着一本破旧抄本;一本不曾登载在藏书目录中的手抄本,一本恰好详载南方毒物与中毒症状的手抄本,一本正好夹了张解毒药方的手抄本;药方写得杂乱潦草,但完整并清楚写明调配制作的方式及步骤。

 

  经由医疗祭司及司药祭司共同严谨审视,药方虽有微毒,却极可能是正确的!

 

  喜出望外的众人首先秉告祭司长萨鲁曼,白须老者没有喜悦之情,锐利的眼睛没有显露他心中的惊异;轻掠医疗祭司呈上的抄本与药方一眼,狐疑的目光停留在甘道夫身上,「从哪里寻得?」

 

  「藏书室第七与第八书柜的间隙。」甘道夫神态自若,随口说出一处光线不佳的静僻角落。

  「眼力极好。」

  「埃尔隆德殿下蒙神祝福,此乃神的意旨。」

 

  这本记载南方毒物的抄本,早在六十年前便该与咒术书籍一同焚毁,药方上的杂乱字迹也似曾相识。冷冷凝视躬身回答的甘道夫,祭司长深不可测的眼瞳死寂无波,停顿片刻,在众祭司屏息等待中,萨鲁曼僵硬地微微点头,允许使用这份药方。


***  


  九点未到,四名行色匆忙的王居侍从着实吓了西莉亚一跳。舅舅一行人彻夜未归,她深怕瑟兰迪尔做为替身一事被揭露,与乳母两人挂心整晚,但来访的王居侍从依礼拜访,也未见随行兵士有肃杀之气,不像是来问罪逮捕。


  拉着慌张失措的乳母,西莉亚机灵地藏身偏室窥看,由格洛芬德尔留下的几名亲信应付一切。

 

  王居侍从们恭敬有礼,「特地一早前来打扰,国王陛下对侯爵大人与艾伯尼小姐的拜访十分欢喜,邀请他们在王居停留数日,请尽快派人将两位的惯常用品与衣物送去。」

 

  一场短暂的晚间餐宴,意外演变成停留数日?该高兴或担忧?真正的艾伯尼小姐与几乎要昏厥的乳母不安地互望,「他们两人究竟在王居发生什么事?」

 

  九点一过,士兵们陆续离开王居庭园,格洛芬德尔和瑟兰迪尔偷偷溜出秘道,装做晨起散步模样,若无其事返回王居。整夜未眠的两人浑身疲累,分别回到各自房间,不约而同瘫躺在陌生又柔软的大床,才阖上眼,侍女与侍从便敲门鱼贯进入,手里捧着干净服饰、日常用品与温热早膳。

 

  面对一国之尊的殷盛善意与周全照顾,金花侯爵还能打起精神,对进房打扰睡眠的一干人等微笑以对;瑟兰迪尔则是躺在床上动也不动,连眼皮都睁不开。

 

  相较于昂哥立安母女的孤立处境,金花侯爵与瑟兰迪尔受到国王厚待,如今又以访客身份被留住王居,虽是美意,却极为强势,不给任何置喙余地。对格洛芬德尔来说,「留住王居」不是乐意听到的消息——最糟的,莫过于国王陛下要求身为替身的瑟兰迪尔自此留下。 


***

 

  「留下昂哥立安母女在王居有诸多考虑,她们是下毒的疑犯,陛下不想接受南境以解药做为交换,甚至让他们藉王储性命要挟。」金花侯爵在午间短暂休息后,再度来到瑟兰迪尔房内。

 

  「另一个目的,不外解药需要最好的测试之处,而昂哥立安小姐沾染毒液的手是最佳选择,对吧?」不得不再次装扮成西莉亚的瑟兰迪尔,正努力把早上送来的干净衣服穿上身。

 

  「您这样聪明,神命您成为一名巫童实在大材小用了。」赞美之余,皱起眉的金花侯爵忍不住问:「您真的不需要帮忙?陛下允许您前往探视埃尔隆德殿下,您别再耽搁时间。」

 

  「这些袖子和扣子简直折磨人!」瑟兰迪尔恼怒地将一只袖子扔在床上,虽然西莉亚已经体贴地选择方便穿戴的衣饰,但他仍不免抱怨。

 

  高高翘着脚,坐在扶手椅上的格洛芬德尔只得摊摊手,「您以为一位贵妇人为什么需要四名侍女协助着装打扮呢?至少四名。」

 

  泄气似地,瑟兰迪尔在床沿用力坐下,拿起一只袖子在手里甩着,「我担心埃尔隆德殿下,但相信他的毒不会有大碍,可是,陛下让我留下实在不是好消息。亲爱的叔叔,西莉亚能进来和我交换吗?」

 

  「截至目前为止,您提出的每一个要求都相当困难,尤其是这一个。」支起下颔,金花侯爵并不隐瞒心中的困扰。

 

***

 

  正如瑟兰迪尔所想,解药需要最安全的测试,昂哥立安小姐沾染毒液的手是最佳选择,这份工作理所当然落在司药祭司身上。收到药方及制药的命令,黑格比随即来到昂哥立安母女的房间致以亲切问侯,为这对苦熬整夜的母女带来些许慰藉。

 

  「尊敬的夫人,祭司院已得到解毒药方,解药调配有难度,但更难的是几样珍稀药材,即便在王城这样汇萃之地亦难以取得。」躬身行礼的黑格比,说出口的话令昂哥立安公爵夫人捏紧发皱的裙摆,自熟睡女儿的床沿起身。

 

  「解药…找到药方了…」顿时失去最后一根足以拯救自身的浮木,公爵夫人回头,看了眼好不容易睡下的女儿,深怕将后者惊醒。

 

  保持着恭敬语调和态度,黑格比直起身子依然微笑,「我是药草室司药祭司黑格比,负责将解药用在昂哥立安小姐身上,以验证实效如何,在等待药材送达的时间中,特来探望。」

 

  可怜的女儿成了试药对象?身为母亲,公爵夫人身后紧紧靠着床沿,勉强维持仪态,平日再愚钝,此刻也能听出司药祭司的问候别有用意。

 

  挺起胸,抬起下巴,昂哥立安公爵夫人咬牙问:「您有何要求?」

 

  「您不妨先听听我的建议?至于我的小小要求,对夫人而言,是轻而易举的。」黑格比脸上的笑容,犹如对着猎物展露咈笑的鬣狗。


TBC

周三出门玩十天,明起休更,让我好好整理行囊吧!✿▔▽▔✿

预计二月六日复更,预祝春节快乐!☉▽☉/ 

The Painted Heart - Arthur Hughes - 1868(局部


  78 61
评论(61)
热度(78)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