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五十八)早膳

  诞生于南方幅员不广的小公国,即便是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但昂哥立安公爵夫人仍按例拥有公主头衔,辅以上天恩赐的美貌,小公主如愿嫁给昂哥立安公爵,公爵的领地与财富是小公国数倍之大。

 

  人生平平顺顺,令公爵夫人认为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遗传母亲外貌的施萝.昂哥立安小姐,完全承继母亲这番思维,并且加以发扬光大——只要是心中想要的,都该属于自己。 

 

  出众的姣好外貌,生在殷实阀阅之家,自小深受父母兄长宠爱疼惜,全天下想要的東西,施萝.昂哥立安小姐都能如愿得到,直到爱情与想望被王储拒绝,成为王后的美梦破灭。

 

  过去从未遭逢的苦难一夕汇集,昨晚一次泼洒在昂哥立安母女头上,她们不曾这般凄苦憔悴。


  以蓬头垢面形容彻夜未眠的昂哥立安公爵夫人,实在是恰如其份。自小呵护在掌心的娇贵女儿,沾染毒液的皮肤如同烧炙般,清水洗不去毒渍,施以药油更增痛楚,尖叫、咒骂、控诉无法渲泄恨意,侵肤蚀骨的疼痛没有停过。

 

  继续留在王居,女儿恐怕难保性命,公爵夫人忝着脸找来王居侍从要求面见王后,这名应呼而来的侍从在几次委婉推拒后,勉为其难同意领公爵夫人到王后目前所在的旁厅,心急如焚的贵妇人早已抛弃自身安危与理智条理。

 

  溺水之人被刻意引至一艘救命小船,急急登上,却不知是另一处险地。


  经由王居侍从代公爵夫人再三通报,接连多次被拒于门外;为求取女儿一线生机,夫人趁侍女进出服侍的当下,强硬闯入王后晨起用膳的旁厅。

 

  九点的早膳时光被打扰,王后美丽的容颜挂着违心的温和笑容,并未因此谴责夫人失礼的行为,亦没有屏退上前护卫的侍从与警戒的侍女,而是命侍女替闯入的公爵夫人备膳,命侍从退至墙侧待命,隔着一段无法听清对话的距离。

 

  「请坐,公爵夫人,欢迎同我一起享用早膳,今天天气晴朗温适,您说是吗?正适合饮一杯冰凉的蜜酒,做为一天的开始。」轻柔的声音,和颜悦色的黑发王后,无端令昂哥立安公爵夫人感到冷寒。

 

  亲自照顾受伤的女儿,劳心焦躁的昂哥立安公爵夫人,顾不得礼仪,屈膝蹲跪在王后跟前,滴水未进的干涩喉咙粗哑喊着:「王后陛下,请求您,让我们母女及随从返回南境吧!小女…小女实在无法忍受…」

 

  「夫人看起来整夜未眠,令嫒情况可好?」王后温柔至极的嗓音,不留情地打断公爵夫人未完的话,手里撕下一小块白面包,蘸取香浓的酱汁,优雅送入口中。

 

  「非常糟糕,身心皆痛苦不堪。」手里紧紧攥住王后丝滑的裙摆,昂哥立安公爵夫人这辈子头一次低声下气,「请求您的慈悲怜悯,请让我们返回南境,唯有回到南境才能…」

 

  「才能取得解药,才能够解昂哥立安小姐发肤所渗的毒、解除她的痛苦,对吗?」在净手的水钵里轻轻弹点指尖,王后不急不徐地接着话。

 

  「是的,是的,请您向国王陛上美言,让我们尽早回去吧!」

 

  嘴角扬起浅浅微笑,黑发王后的脸上是为难的神情,「那怎么行呢?您们两位是谋害王储、意图逆反的阴谋者。尊贵的公爵夫人,此事是否由公爵主导策划尚在严密调查阶段,事涉极广,危及王国的安定及存亡,我岂能不明轻重为您们说项?」

 

  「不!您知道不是那样的!我们一切都是遵照与王后陛下您的约定所做!」抓着王后裙摆的手施力更重,昂哥立安公爵夫人瞪大一对红丝密布的眼睛,咬牙切齿,像极了地狱中食人灵魂的恶犬,紧咬罪人不肯放过。

 

  语调柔和的王后,仍是面带笑容,「约定?不曾有过,我仅仅提出与南境友好往来的想法,并且曾经愚蠢相信我们双方有联姻的可能和未来,令嫒与王储不论各方面条件都十分合适,不是吗?他日若能成为王后,昂哥立安伟大的先祖也将因令嫒倍增荣耀。」

 

  紧攥的手稍稍松开,昂哥立安公爵夫人有些怔茫,「是的,您这么说过,他们是相当合适般配的一对,但是…但是…」 

 

  「您是否记得?为了这椿联姻,我甚至说服固执的陛下与臣属,让他们同意王储违例同往南境巡察,所做的一切莫不是为了两个孩子能先见上一面,成就彼此姻缘。尊贵的夫人,您呢?您与令嫒做了什么?毒杀我的儿子!」黑发王后温煦的目光骤生怒意,严厉的语气让公爵夫人立刻松开抓在手中的裙摆,恭敬垂首。

 

  「但是,您给了希望啊!您不停的给希望、不停鼓励我们争取殿下的心!」

 

  「您的指责令人费解,那原是我的希望,也是您的盼望,夫人,我可曾命您下毒施咒?」柔和笑容再次回到王后的唇上。 

 

  不停给予不切实际的希望,实际上,什么承诺都没有;昂哥立安夫人顿时理解自身的愚不可及,如今更牵连女儿与丈夫,「这毒…这毒能解的!只要让我们回到南境,我便能取得解药!我可以救殿下的性命!」 

 

  「待您救了女儿,我的儿子又岂有性命拖至解药送回?他正昏迷不醒,昂哥立安公爵夫人,您的女儿只是受到皮肉之伤。」执起酒杯,黑发王后轻啜一口冰凉的蜜酒。

 

  放下所有尊严的昂哥立安夫人,苦苦思索能够拯救女儿的方式,「有方法的,还有一个方法!请让埃尔隆德殿下与我们一起返回南境,我保证将给他最好的治疗,绝对…」

 

  「治疗?呵,我支持王储与南境联姻,您却将我置于眼下的难堪境地,夫人。」将手中酒杯放在桌面,黑发王后笑着摇头轻叹,「我甚至将陛下属意东境艾伯尼小姐一事告知您——啊,愿陛下宽恕我的轻忽大意;您未能阻止她参加餐宴,以至令嫒陷入无法自拔的嫉妒,差点对艾伯尼小姐酿成不可挽回的遗憾。」

 

  昂哥立安公爵夫人猛地醒悟,自己不过是一路被引导的工具。 

 

  「引您前来的侍从是国王陛下特意安排的人,您竟浑然不觉,令人十分困扰啊!原本,您尚有一丝机会的。」注视着公爵夫人如同死水的眼睛,王后轻笑劝慰,「请回吧,昂哥立安公爵夫人,待在您薄命的女儿身旁,陪她在王居度过濒死的日子,别浪费这么美好的早晨。」

 

TBC

下一章,黑格比会成为蜘蛛母女的救星,呵呵。

周末照例不更。☉▽☉/ 

The Crystal Ball -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 1902


  80 72
评论(72)
热度(80)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