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五十五)珍珠

  晨曦祷钟声响起时,是睡意最浓也最疲惫的凌晨三点,轮值侍从与今夜特别进驻王居的士兵正交接换班,格洛芬德尔与瑟兰迪尔掐准这个混乱好时机,来到庭园,对众人声称寻找遗落的珍珠发饰。

 

  在只有火炬高台和提灯照明的黑暗庭园寻找发饰?!为什么不等天明?

 

  价值不斐的发饰,是贡多林公爵为了西莉亚十二岁生日,特命人打造的七件礼物之一,但金花侯爵编了个半真半假的「母亲遗物」故事,加上瑟兰迪尔没停过的眼泪,在场侍从二话不说,全在庭园里帮忙找寻一枚镶有珍珠与宝石的发饰。

 

  奉命待在固定位置戍守的士兵们,好奇的视线全在落泪的金发少女身上,恨不得到每一处草丛、花圃替她寻找失物,好换得美丽少女重展笑颜;眼睁睁,看着侍从们在少女指出的几个可能位置寻找,懊恼自己没有机会发挥骑士精神。

 

  在众人开始四处寻找时,格洛芬德尔偷偷扔出被拧坏的发饰,瑟兰迪尔则东一颗、西一颗丢出握在掌心的珍珠。

 

  善体人意的金花侯爵并没有要求所有人参与协寻,早该歇息的王居侍从们,因为临时安排的轮值而哈欠连连,从夏至节之前便忙碌至今,今晚达到最高峰。两名蹲在角落帮忙找失物的侍从,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本该结束轮值回到房中小睡,却又因耽心得罪贵人不敢走。

 

  疲累不堪的年轻侍从,随意拨弄着草地做做样子,「艾伯尼小姐的眼泪真是令人心疼啊!希望她能找到遗失的发饰。」 

 

  身旁较为年长的侍从叹着气,「就是啊,今晚受到那么大的惊吓和委屈,一身血啊!那场面连我见了都害怕,何况是这样尊贵的小姐?惦记着母亲的遗物,坚持亲自寻找掉落的发饰,哎呀,她比起那位躺在床上不停颐指气使、胡乱指控的小姐好太多了!」

 

  回头瞧瞧远处的艾伯尼小姐,年轻侍从凑近同僚小声问:「你认为装毒液的黄金小瓶是谁的啊?」

 

  「老福今晚服侍的位置离昂哥立安小姐很近,他跟我说,亲眼看到她有个一模一样的瓶子,还曾打开瓶子往腰间香囊里倒了几滴,味道很特别,一闻就能认出;他还说啊,昂哥立安小姐离开露台时,手里确实紧握那只黄金瓶子。」年长侍从也不隐瞒,照实转述。

 

  年轻侍从皱起脸,「啧,但这也只能证明东西是她带去的,又不能证明是谁泼的毒。」

 

  累得连白眼都翻不动,年长侍从低声骂着:「笨哪,至少证明殿下中毒与昂哥立安小姐有关!她不是嚷着艾伯尼小姐给殿下喂毒被她撞见?结果那瓶毒液是她自己带去的!说谎在先,她的话还能信吗?何況,陛下明显站在艾伯尼小姐这头。」

 

  「对喔,陛下甚至同意艾伯尼小姐到庭园找寻失物!」

 

  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年长侍从深怕别人听见,压低了声音说:「再偷偷告诉你一件事,陛下找了老福去问话,老福出来时,钱袋满满、脑袋空空!现在再问他这件事,他一个字都不肯说,这样,你懂了吧?」

 

  「懂懂懂,我会装做什么都不晓得!」

  「帮着找找发饰吧,侯爵大人打赏向来大方。」

  「晨祷前又得起床忙,剩两个钟头可以睡......」


  两名侍从闲聊抱怨之际,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夜间的偌大庭园要找到一枚发饰谈何容易?所幸艾伯尼小姐隐约记得走过的路线,指出几处可能的位置让众人寻找。

 

  「找到了!找到了!」轻手轻脚趴在花圃旁,将手伸进娇贵植株间取出发饰;这名好心的侍从高举右手,手里拿的,正是艾伯尼小姐遗落的珍珠发饰——距离被金花伯爵扔进花圃里不及半刻钟。

 

  可怜的发饰沾染尘土,早已扭曲变形,镶嵌的珍珠明显脱落数颗。应该是被昂哥立安小姐扯坏的吧?目睹发饰的众人心想。

 

  虽然国王下令噤口,但今晚餐宴后所发生的惨剧仍是悄悄口耳相传。尽管同情昂哥立安小姐面容遭毁,但她在侍从口中的风评一向不佳,现下,他们看见坏掉的发饰,对年幼失恃、楚楚可怜的艾伯尼小姐只有加倍怜惜。 

 

  「谢谢您,这是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发饰,竟成了这模样......」接过侍从恭敬呈上的发饰,瑟兰迪尔的眼泪没有稍停——提神醒脑的薄荷水真有效!透蓝双眼因刺痛而泪眼汪汪,只得不停用绢帕拭泪。


  「别担心,我会命最好的工匠替妳修复。」金发侯爵温言安慰。

 

  为数不少的金币被递给寻得发饰的侍从,出手大方的金花侯爵叹道:「终于找到了,诸位辛苦。」说着,又从钱袋中拿出几枚金币,分别递给侍从长与兵长,「让大家吃点好东西、喝些好酒。」

 

  手里捧着扭折的发饰,泛红的眼睛又滚下豆大的泪珠,瑟兰迪尔轻拉格洛芬德尔的袖子,无限委屈,「舅舅,珍珠少了四颗…」

 

  「虽是妳母亲的遗物,但珍珠可以重镶,我们蒙陛下恩允前来寻找,既已寻得发饰,就别在繁忙时刻劳烦众人!不过是四颗榛子大小的珍珠。」金花侯爵刻意拉高声音叱责。

 

  四颗榛子大小的珍珠?!

 

  在场的侍从与士兵耳朵都竖直了,眼睛也亮了,睡意全无!约莫两袋金币的价值!若是色泽好、形状佳,说不定值四袋金币!他们不由自主瞟着各个可能的角落。

 

  「发饰找回来最重要,别拘泥在几颗失去的珍珠上。」格洛芬德尔抬起头,笑容满面对大家说:「四颗珍珠,还有几颗宝石,不论哪位找到,一概做为慰劳的礼物,不用归还!」

 

  侯爵的慷慨驱走众人一夜辛劳,个个精神为之一振!

 

  没有花上多久时间,眼尖的侍从高举提灯,在另一片花圃旁,找到一颗白净圆润珍珠,弯身捡拾所发出的低声惊呼和兴奋之情,躲不过众人的耳朵与目光。

 

  几名侍从一拥而上,看见这名幸运者指尖上的大珍珠,又惊又喜,纷纷回头望向尚未离开庭园,仍在安抚甥女的侯爵。寻回的发饰坏得彻底,少女伤心的情绪感染在场每位男士,喜悦在此时似乎成了亵渎。

 

  注意到觅得珍珠的侍从有所犹疑,金花侯爵朗声说:「珍珠属于寻得之人,放心收下,宝石亦同!西莉亚,妳可同意?」

 

  金发少女抹去眼角残泪,对手持珍珠的侍从微笑颔首,「请您收下,我已逝的母亲也会感到高兴。」

 

  众人终于放下高悬的心,祝贺声不断!为同僚高兴的同时,每位侍从也开始拨开花圃与草坪,视线全在地面细细搜寻,又一声惊呼传来!再无人抱怨疲累与睡眠不足,双眼如同猫头鹰睁得又圆又亮,有两颗珍珠还没被找到,宝石也尚未有人拾得! 

 

  受命不能离开岗位,士兵们双脚站定在原处,心里却像是盛满珍珠的滚动铁桶,叮叮当当,没有片刻停歇。

 

  一颗榛子大的珍珠卖掉得到的钱,足以让自己鼓起勇气向心仪女子求婚、办一场体面的婚宴、为新居添购许多家具!也许运气够好,珍珠就落在自己附近?士兵们低下头,在可见之处仔细检视每个微小缝隙。

 

  「照计划都扔好了?」金花侯爵悄声问。

  「三颗珍珠,两颗宝石。」

 

  第三次寻得珍珠的声音响起时,众人更专注于最后的机会,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格洛芬德尔和瑟兰迪尔已经悄悄行至树篱附近;金花侯爵被后者一把扯住袖子,迅速侧身闪进窄隘的秘道入口,双双消失夜色中,昏暗庭园一角传来捡到宝石的惊喜叫喊声。


TBC

有人提出疑问:领主何时中的毒?怎么突然就毒发了?

答:请见 第三十八章,领主喝下的就是那瓶毒。(✿╹◡╹✿)

摘节:

  耳畔传来女人的低声吟唱,喃喃如同某种古老咒语;不是埃尔隆德熟悉的语言,他集中精神努力辨听,却愈是陷入波旋涡般的音律之中无法抽离。在全然失去思考能力前,暖热的液体滴入口中,他嗅闻不出气味,舌尖亦尝不出味道。 

  不知名的液体,一滴一滴,随着一句一句吟唱渗流入喉;发梢被捻起,以利刃削落。


Good Night - Arthur Hughes - 1866


  75 55
评论(55)
热度(75)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