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五十四)良善

  昂哥立安小姐引发的巨大风波,令众人整夜忙碌不得安歇,但是,格洛芬德尔心中还惦记着另一件事,「今天一早,我特地遣人到祭司院医疗所取回您说的几方药草,在我们下午出门之前,药草在西莉亚身上已见疗效。」 

 

  「她中的毒单纯好解,您的宅邸有盛开的黄杜鹃又有翠绿的常春藤,少量食用不会致命,您老早怀疑了吧?」打着哈欠,不熟练地拆掉头上发饰,瑟兰迪尔的手指拨弄重获自由的长发。

 

  「杰出的知识与判断能力,您仅仅十岁。」金花侯爵的双眼满是赞赏,却又刻意皱起眉质疑,「是祭司院行将就木的老顽固教的?难以置信。」 

 

  「巨绿林不乏有毒花草和解毒植物,祭司院也是。」轻易回避侯爵的问题,瑟兰迪尔转而提出自己的看法,「肠胃不适、呼吸困难只会让西莉亚无法下床,有人想阻挠干预这场联姻?」

 

  「呵,对方竟能买通宅邸内的佣仆,但缺乏具体事证,我不能依凭推测对任何人做出指控,只能吩咐她的乳母注意所有饮水和饮食。」抚着下颚,金花侯爵在脑中梳理各种可能。

 

  「西莉亚的事不宜打草惊蛇,而您又不愿对王室一再失礼,真是精打细算。」手里把玩着好不容易拆下的珍珠发饰,瑟兰迪尔不忘揶揄。


  「这是西莉亚最钟爱的发饰,请温柔待它。」金花侯爵一把截住男孩手上抛耍的发饰,妥当搁在矮桌,「也幸好这样巧,在夏至舞会遇上模样相似的您;我依约带您出王居,您依约扮演西莉亚,公平的交换。」

 

  想起毒发未醒的黑发友人,瑟兰迪尔心里全是烦躁,「结果卷入另一场毒案。」

 

  「顺便一提,方才有几位祭司在长廊上低谈,」格洛芬德尔坐直身体,露出轻松笑容,「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国王要求祭司们明日一早,前往查看王城祭司院监管的巫童,明天又有一场精彩好戏。」 

 

  如同受惊吓的鹿,瑟兰迪尔从扶手椅上一跃而起,抓着裙摆快步跑到窗前;十二点的夜祷结束,庭园只余三三两两巡查完毕准备离开的士兵及侍从,几个定点已安排士兵站哨,下一次巡查是几点?三点的晨曦祷?也许更早。

 

  「您带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糟!我得想办法赶在天亮前回到祭司院。」瑟兰迪尔回过头看向惊愕的侯爵。 

 

  「回去?!我好不容易才把您……您跑出祭司院,并不是为了借机回北境?」格洛芬德尔瞇起眼睛,等待瑟兰迪尔的回答。

 

  「明知故问不是好习惯。」瑟兰迪尔翻了个白眼,顺手抄起圆桌上莲藕似的蓬松丝袖,朝金发侯爵扔去。

 

  嫌弃地躲开又是血又是毒的脏袖子,金花侯爵饶有兴味笑着,「您心中的秘密多不胜数,甚至为素昧平生的王储忧心,我只对您提出一个问题:您没想过回北境?」  

 

  「当然想过。」


  直视着椅子上的金花侯爵,瑟兰迪尔心绪杂乱;就此逃回北境将祸患不断,加里安将第一个受到祭司院惩议,而埃尔隆德恐怕也会延误救治,「若这么回到北境,波及的不止父亲,还有巨绿林的贵族与人民,稍有疏失,东境也可能被牵累。」

 

  嘴角扬起赞许的微笑,但格洛芬德也意有所指:「您能如此谨慎自然是好,但良善有时会带来更大灾祸。」

 

  「感谢您良善待我,铭记在心!」瑟兰迪尔朝金花侯爵吐着舌回讽。

 

  「您的秘密之多超乎我的预期。若您如同众人猜测身处炼狱,恐怕一心只想逃离,又岂能顾及良善?」格洛芬德尔这句话,得到另一只脏袖子做为回复。


  「回一趟祭司院后,我必须再回到王居。」

  「您真会制造难题。」


  「我若是不回王居,您怎么向陛下解释甥女的凭空消失呢?」转动一对澄蓝眼睛,瑟兰迪尔戏谑说着比眼下更糟的境地,「而且,回一趟祭司院或许能找到治好王储的解毒药方,否则,将来东境和南境纠缠不清,很麻烦的唷!」


  「您替叔叔我着想的心思令人动容。」

  「我和叔叔一样,是良善之人。」


   本是一椿简单的条件交换,竟是愈卷愈深,格洛芬德尔睨视着微笑的金发男孩,「看看我的良善带来什么灾祸,人们真该引以为鉴。」


***


  脱去沾染红黑污渍的可怕外衣,在及踝的丝质衬衣外,披上格洛芬德尔的短斗篷,不忘将一只染有毒液的脏袖子放进口袋。眼睛反复揉了再揉,又用手指沾几滴水点在眼眶四周,瑟兰迪尔站在镜子前,并不满意,整张脸完全没有惨哭整夜的悲凄形貌。

 

  「待会您务必哭得楚楚可怜,柔弱美人的眼泪最是无往不利。」金发侯爵望着面有难色、挤不出一滴泪的瑟兰迪尔,「好不容易得到陛下允许,您得庆幸他仍在旁室忧心未眠!需要我在您娇贵的脸上使劲拧一把吗?」

 

  扫了壁炉一眼,瑟兰迪尔深吸口气,决定换个方法,「我实在不想在眼里放进壁炉的烟渣,也许我们该去厨房找颗洋葱或一些胡椒……哇,您不是说这是西莉亚最钟爱的发饰,要我温柔待它?」

 

  「世事多变化。」格洛芬德尔拿着小刀,从西莉亚最钟爱的发饰上,小心翼翼取下四颗比榛子略大的圆润珍珠,紧接着,用手扭折美丽发饰,直到变形。 


TBC

周末照例不更。☉▽☉/

不论男女装,都有各种可拆卸的装饰外袖。

Venetian Ladies Listening to the Serenade - Frank Cadogan Cowper - 1909(局部)


  79 55
评论(55)
热度(79)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