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四十八)条件

  结束晨祷,加里安依时送早餐到瑟兰迪尔居住的小屋,一楼依旧满是各种药草与棕色药瓶,特殊的温煦气味令内心安定舒适;二楼,空无一人的房间,大床上有睡过的痕迹,脱下的寝衣随意搁置一旁。

 

  手里端着早餐,加里安望着空荡荡的卧房,怅然若失却也欣慰。

 

  今晨天未亮,赛西尔伯爵的紧急通知带来无限希望,加里安在心中祷告,希望瑟兰迪尔平安返回北境。放下手中托盘,唤来窗外等待的蓝松鸦群,让牠们尽情享用瑟兰迪尔的早餐,掩护工作必须尽善尽美,隐瞒愈久愈安全。

 

***


  折腾大半个晚上,瑟兰迪尔在清晨时分才好不容易睡下,直到近午才在陌生大床上醒来。睡眼惺忪迈进侍女准备好的温热浴盆,他让所有侍女离开,独自慢吞吞洗着澡;而勤快的侍女们谨记金花侯爵嘱咐,所有换下的衣物一件不留全部取走。


  当格洛芬德尔神清气爽领着四名侍女再次进房时,泡在温凉水中的瑟兰迪尔别无选择,只能在习以为常的侍女们注视下自浴盆起身,裹上她们摊开的白色软绸。


  侍女们眼尾偷瞧着面有赧色的男孩,别有心思地彼此交换眼色,分别将各自手上的女式衬衣、几款长衣和软缎高底鞋放妥,恭敬行礼退出房间。离开房间的侍女们,不免猜测男孩的来历。

 

  「我陪着小姐在贡多林公爵宅邸住了大半年,从没听闻侯爵大人带人回宅邸住下,这回是怎么了?」西莉亚小姐的贴身侍女首先开口。

 

  听多了王城艳闻轶事,长留王城宅邸的侍女摸摸挽起的棕红色卷发,笑着回答:「侯爵大人以往也不曾带人回这座宅邸,但来到王城难免放纵,毕竟这男孩生得这样白净好看,谁都不想错过啊!」

 

  「今早一起陪同回来的还有一位英俊的贵人,妳见过吗?」另一名侍女问。

 

  此次随同西莉亚小姐从东境前来,三名贴身侍女都是第一次来到王城。体弱的小姐禁不住旅途劳顿,到达王城之日就病倒了,连王城的一小片土地都不曾踏过,不但未能进到王宫拜谒,也无法参加最重要的夏至舞会,怀抱期待陪同前来的贴身侍女无比失望,只能围着棕红发色的侍女问个不停,满足对王城的好奇心。

 

  王城府邸的侍女回忆着,「去年冬季晚宴见过,我对他印象很深,以慷慨和幽默闻名的赛西尔伯爵,记得是北境来的;他和咱们侯爵大人一样,夺走无数贵妇淑女的心。」 

 

  「慷慨?哈哈,他把那位男孩交给侯爵大人时可一点都不慷慨。」

  「是啊是啊,我也见到了!恋恋不舍、不停细细叮嘱那孩子,瞪视侯爵大人的眼睛像要冒出火来了!」

  「但是,侯爵大人为什么要我们送来西莉亚小姐的衣服?」


  「哎呀,这些贵族总爱找些奇怪趣味,漂亮男孩比女孩更受欢迎,替他打扮不过是找点小乐趣!」王城府邸的侍女掩着嘴笑,眼睛逐一扫过目瞪口呆的三名东境侍女,「王城是个见怪不怪的地方,妳们会喜欢的。」

 

  四名侍女回头望向紧闭的房门,暧昧笑着走远,继续猜测侯爵、伯爵、男孩三人间的奇妙关系。 


***


  浴盆边的地毯上留下湿漉漉的脚印,肌肤上的水渍和发梢滴落的水,在身上的柔软白色绸布上晕出一片透明,瑟兰迪尔站在今晨才睡过的大床边,反复瞧着床上那件女式长衬衣,一点都不想穿上身。


  「别磨蹭了,快把衣服穿上,这是您亲口答应的条件。」坐在椅子上,格洛芬德尔坏笑着,催促一脸不情愿的金发孩子,「费了这么大功夫把您带出王居,您可知道我未来要偿还多少贵妇淑女这份人情?」


  「我和西莉亚长得又不像。」抓起软绸一角,瑟兰迪尔不慌不忙擦拭不停滴水的头发;昨晚从金花侯爵和赛西尔伯爵口中,得知那座宅邸和庭园属于国王,震惊又失落的心情至今仍未平复。

 

  斜睨着半点不打算回避的金发侯爵,瑟兰迪尔停下擦拭动作,「您习惯看着别人沐浴更衣?」 


  「您这是在祭司院待久了?既不让侍女们替您沐浴、也不准她们近身服侍更衣,连我这位叔叔也要赶出房门?」闲适地靠倚在椅背上,交叠起伸展的修长双腿,格洛芬德尔的姿态言明留在房内的坚持。


  也许真的在祭司院待久了,自小在侍女们环绕下长大的瑟兰迪尔,现在对于女性围在身旁服侍大小事反而处处不自在;他褪下身上半湿的绸布,拿起床上的长衬衣在身上比试,丝质的女式白色衬衣,在午间日光下透着光,宽松的袖子上缀有水色丝带。

 

  端详着男孩的精致五官、纤长的四肢,金发侯爵笑说:「您的母亲和西莉亚的父亲源自同样血脉,您只是不曾发现你们外表相似之处,您的发色和瞳色更浅淡明亮,尽管放心,王城无人见过西莉亚。」

 

  套上轻软的丝质衬衣,瑟兰迪尔不解地问:「她的体质虚弱,为什么还要特地跑来王城参加夏至舞会?」 

 

  「西莉亚长您二岁,已届婚嫁年纪,王后亲笔信指名邀请,我不得不亲自带着她奔波一趟。」凝视更衣中的公爵之子,金发侯爵不免想,若不是奉神谕成为巫童,西莉亚的婚配对象极可能是瑟兰迪尔,「您的父亲很喜欢她的聪明温婉和良好教养。」

 

  扯着长及脚踝的衣摆和宽大的领口,瑟兰迪尔不耐地理顺一层又一层的蕾丝,「是啊,总要我向她多学习,她在北境住的时日不短,那时她很健康。」 

 

  西莉亚此行的目的应该是联姻,爱隆挽的黑发少女也是吗?王储,被邪术迷惑的王子,哼,分明是见色忘友!已经穿好长衬衣的瑟兰迪尔皱起眉,拿起床上一件又一件各式长衣,华服的衣袖与裙摆以金银线绣缀温润珍珠,一件比一件沉重,对于怎么穿上这些繁复女装他完全没有头绪,泄气似的,将它们全抛回床上。 

 

  被监禁的巫童,身上的衣物精细裁制、肌肤没有任何损伤、指甲干净整齐,想来,是有人无微不至地妥慎照料;手指支着脸侧,金发侯爵细细思索,没有显露心中疑问,也没有继续方才的话题,「先试试鞋子。」

 

  在床沿坐下,瑟兰迪尔尝试将脚套进一只水蓝色缎鞋,试了各种角度后,他抬起套着鞋的脚,「太小,套不进去。」 

 

  「明明身高体型差不多,你的脚怎么那么大?」金发侯爵一脸嫌弃看着瑟兰迪尔脚,明快闪避朝自己扔掷而来的女式缎鞋,顺手接住另一只狠砸过来的女鞋。

 

  起身走近瑟兰迪尔,格洛芬德尔弯下身凑近那张倔强的脸,语调轻快地说:「您得打扮妥贴,礼仪也需要严格教导,下午,您将在我的带领下前往王宫正式拜谒、参加餐宴,以我的甥女——西莉亚.艾伯尼小姐之名。」 


TBC

2017年第一更,祝大家新的一年开心顺心有人关心!(✿╹◡╹✿)

明天要出差,停更一天。啦啦啦~

Arthur Hughes - Marjorie and Lettice Wormald


  87 77
评论(77)
热度(87)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