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四十七)脱身

  嘴上与金花侯爵互不相让,脚下不动声色悄悄挪移,赛西尔伯爵刻意背对露台,替瑟兰迪尔遮去火炬与灯火的光芒、挡住围观者戏谑的视线,仅管旁人只当瑟兰迪尔是一名侍童,他心中也不愿米克伍德公爵的孩子名誉受损。

 

  露台上满是争相探头想看清侍童长相的人,他们从最早参与围观的人口中听闻,两位各有风采、不乏仰慕者的男士之所以相争不让,是因为金发侍童生得极漂亮!

 

  「你们看,赛西尔伯爵把一名侍童遮得这样严实,像保护名门淑女的名誉似的,莫非…担心我们多瞧几眼会记挂在心上?呵呵。」仕女们摇着扇子,玩味品评眼前的好戏。

 

  晚到的黑发王储只来的及看到侍童一眼,再想细看已被遮挡。


  匆匆一眼,侍童的样貌深烙心底,更像是原本便烙在那里,只是从迷雾中再次显现,埃尔隆德感到无比熟悉与迷茫。反复思索的同时,胸口骤然一紧,手指狠狠掐住石造栏杆边缘,心中翻涌强烈意念,想跃下这堵隔着两人的屏障,想保护这个男孩,不愿见到他悲伤或陷于苦难。

 

  耳边的喃喃声又开始回荡,昂哥立安小姐身上的异香令人晕眩,反抗逃离的想法,促使埃尔隆德伸手紧抓弟弟的手臂,引来埃尔洛斯诧异的注视。

 

  不远处,忙着与王城名媛贵族交好的昂哥立安夫人,不忘注意女儿和王储的一举一动,立刻以眼神提点。

 

  见到母亲示警,黑发少女急忙以双手挽住埃尔隆德的臂弯,将他拉离孪生兄弟,脸上堆起虚伪假笑,娇声地说:「大殿下不舒服,我扶他到一旁休息。」 

 

  坐在椅上的王储靠在黑发少女身上,意识与记忆混乱模糊,昂哥立安小姐将银香囊递给他嗅闻,低声诵吟巫女教导的咒语。在目睹的旁人眼中,他们是彼此有意的多情少年少女,不论各方面都般配的一对。

 

  「你爱的人是我,施萝.昂哥立安,南境领主唯一的女儿,我将成为你最亲爱的妻子。」结束诵吟的昂哥立安小姐,在埃尔隆德耳畔不停诉说。

 

  是哪一个?手持羽扇的贵妇人?端着酒杯的名门淑女?挽着姐妹的贵族女儿?深黑色眼瞳环顾整个露台,黑发少女嫉妒的目光仔细检视,她知道埃尔隆德看见了香囊原本的主人,几乎唤醒沉睡的记忆。


  如同猎人举起手中猎物向观者炫耀,昂哥立安小姐将香囊举至胸前,看着露台上每一个可能的女人,嘴里嘲弄:「看见了吗?妳送的香囊在我手上,很伤心吧?呵,真是可怜啊!」


  不顾埃尔隆德满是冷汗的额头,昂哥立安小姐让他再次嗅闻香囊,「你爱的是我,是我施萝哟!要深深牢记,埃尔隆德,你是我的王储。」

 

  「不,不是,是爱隆。」半睁着空洞的灰眸,埃尔隆德混乱的记忆濒临分裂溃散,金发与黑发的影像在记忆中层层叠叠,分不清虚实。


  是那女人的名字吗?昂哥立安小姐听不清。


  那人唤我爱隆,不知道我的真实名字,对我的爱一无所知;沉沦的意识不停抗拒,黑发王储避开眼前的银香囊,阖上眼睛,梦呓般咀嚼记忆中的名字:「爱隆,是爱隆。」


  埃尔洛斯的视线不在露台下方的争夺,而是远远凝在昂哥立安小姐与兄长身上,心像被黑蛇缠绕束紧,笼罩在不安与阴冷之中。方才被紧抓的手臂隐隐生疼,埃尔隆德仿佛溺水之人攀抓求救的力道与眼神,在埃尔洛斯脑中挥之不去。

 

  坐在昂哥立安小姐旁侧的王储,神情恍惚、失去自主,这就是母亲想要的?或者,只是开端?埃尔洛斯第一次对王后的心思感到恐惧。 


***


  这里不是你家吗?为什么视而不见?被金花侯爵紧抓在手的瑟兰迪尔,远远见到埃尔隆德被黑发少女亲密挽着,背对自己愈走愈远,被抛下的孤寂更浓更甚。


  王储回避、王子不干预,代表默许这场争夺侍童的娱兴节目!

 

  众人的揣度与议论不再低声窃窃,顿时间,鼓躁声炽盛的犹如火上添油,听不见乐音的露台上喧嚣一片!这景况不是赛西尔伯爵乐见,深怕有人认出如今十岁的瑟兰迪尔,更别提让这位金发侯爵把人带走!


  手中的奇怪孩子、黑发伯爵极力保护的言语动作,在格洛芬德尔看来,实在为乏味的夜晚凭添诸多趣味!识趣的他,懂得适时递出橄榄枝。

 

  轻放下瑟兰迪尔,金花侯爵边说道:「无意夺您所爱,不过是捉弄一下这溜下床的孩子。」 

 

  双脚刚落在草地上,瑟兰迪尔却拉住侯爵未及收回的手,乖巧地说:「叔叔,我愿意跟您回去。」 


  震惊的赛西尔伯爵,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表情;格洛芬德尔高高挑起一侧眉毛,「叔叔?赛西尔伯爵,您的小侍童确实需要严格教导。」

 

  时隔四年,在异地遇见赛西尔伯爵固然喜悦,但朋友的离弃令瑟兰迪尔失望,也令他头脑冷静,「您是西莉亚的舅舅,剿灭东方海域猖狂海盗的大英雄!贡多林公爵与我父亲友好,总爱让我跟着西莉亚喊他爷爷,好在口头上占我父亲便宜,那么,我自当称您为叔叔,格洛芬德尔叔叔。」


  刻意天真的口吻,既无辜又可畏,瑟兰迪尔轻拉格洛芬德尔的手,高仰着头,无惧的蓝眼与错愕的金发侯爵对视。


  随即意会的赛西尔伯爵,立即摆出平日玩世不恭的神态,大方朝格洛芬德尔扬起双手,在众目睽睽下朗声说:「既然金花侯爵如此喜爱,我愿意拱手相让!」


  极具风度的宣言,让露台上爆起一阵热烈欢呼和掌声,赛西尔伯爵的慷慨美名又添一笔。


  惊觉自己逮到的是颗烫手大山芋!格洛芬德尔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本该监禁在王城祭司院的巫童会出现在王居。身处夏至舞会,头上正聚集百名王公贵族围观,如何全身而退?金花侯爵勾起唇角笑了。


TBC

明起出门玩四天,祝大家跨年快乐!假期愉快!♥♥♥

Anatole Vély - la Meditation - 1875


  105 104
评论(104)
热度(105)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