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四十六)争夺

  露台上乐音悠扬,跳着舞的男男女女彼此调笑细语,无限美酒让场边的交谈声和欢笑声不绝于耳,等不及舞会结束的有情人,已在庭园幽暗处尽情吐诉爱意,沉浸于美好中的淑女与绅士们,一个接一个,都听见了露台阶梯夹角传来的争吵声。

 

  「放手!」格洛芬德尔响亮的喝叱声,引来一些人在石造栏杆旁伫足观望,引以为傲的灿烂金发,被臂弯里的男孩死命抓在手里。

 

  手里紧紧抓拽对方的头发,瑟兰迪尔用力踢蹬两条悬空的腿:「你先放开我!」

 

  看见慌忙从露台阶梯步下的赛西尔伯爵,瑟兰迪尔四年来的委屈几乎要化成眼泪倾泄而出,他停下挣扎,直直望着父亲最忠诚的朋友。

 

  惊惶与惊喜在心中交织扭结,赛西尔伯爵很快便冷静如常,笑着向东境领主的长子颔首行礼,打着圆场的愉悦轻快嗓音一如既往:「久违,金花侯爵,能在王城见到您实感荣幸。这名男孩是我带来的侍童,第一次离开北境的孩子不免事事好奇,若有冒犯之处尚祈见谅。」

 

  明黠的蓝色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主仆」,金发侯爵脸上尽是调侃神色;左手牢牢抓着瑟兰迪尔,右手不忘拉起男孩的上衣一角,在指尖慢条斯理捻着。

 

  「确实许久未见,赛西尔伯爵,曾听闻您宽厚对待从属,真是一点不假!看看,您把他宠坏了,不服命令、半点不受人使唤,也未跟在任何女眷身侧殷勤服侍,在夏至节舞会上穿得如此随意,偏又是上好的丝衣、最好的软靴。」格洛芬德尔的明讽与质疑显而易见。

 

  不急不徐行至来到格洛芬德尔面前,赛西尔伯爵亲手解救侯爵遭难的头发;握住瑟兰迪尔缺乏日照、过于白晳的手,抚着他的头安抚情绪,赛西尔伯爵垂下眼,掩下怜惜。


  眼前是贡多林公爵的长子,虽然北境与东境两位领主交好,但金花侯爵行事随性、心思无人知晓;此处是王居,被他擒获的是跑出王城祭司院的巫童,引起骚动只会替瑟兰迪尔带来可怕的灾难。


  哀怜在黑色眼中隐去,赛西尔伯爵耸着肩无奈大叹:「这种事嘛,您也晓得,虽名为侍童,也不过是名义上的,他的父亲拥有的田产财富不容小看啊!而这孩子自幼骄惯,您让我拿他怎么办呢?十岁才被溺爱他的父亲送来我的宅邸,说是希望他能好好学习礼节、到各处开开眼界,所以今天的舞会才会带上他,诸多失礼望侯爵海涵。」

 

  石造栏杆旁看热闹的人愈聚愈多,交头接耳的仕女们指尖捏着果干,手中轻摇羽扇,掩去嘴角窃窃的暧昧笑容;热烈讨论的绅士们啜饮手中酒液,带有异色的视线,在露台下方三人身上来回游走。

 

  一位是巧舌如簧让众仕女倾倒的伯爵,一位是每到王城总让无数少女心碎一回的翩翩贵公子;一个不知名的漂亮男孩被前者拉着手,又被后者紧抱在怀。


  露台上仍在跳舞的人逐渐停下参与观看,好事者则干脆上前要求乐师们小声演奏,好方便大家听清三人的对话。

 

  这样的骚动让埃尔隆德也停下舞步,爱热闹与小道八卦的埃尔洛斯,则早就在栏杆旁看着一切,他总觉得金花侯爵手上男孩的脸有些眼熟,还有那头淡金的发色。


  「怎么回事?」埃尔隆德牵着昂哥立安小姐的手,在众人恭敬让路后,轻易穿过拥挤人群来到弟弟身侧。

 

  斜眼瞥了眼兄长的舞伴,埃尔洛斯皱起眉,她身上有股和黑格比近似的味道,令人闻了就生厌;而昂哥立安小姐傲慢又颐指气使的模样,比起咶噪献媚的夫人们更令人反感,埃尔洛斯完全不明白埃尔隆德喜欢她哪一点!

 

  与仅仅接受严肃正统教育的兄长不同,埃尔洛斯成天窝在母亲接待访客的侧厅,对王宫贵族间的私生活了解更为深刻;他不以为意地回答:「不就是两个男人为侍童争风吃醋吗?」

 

  这句话,让埃尔隆德嫌恶地皱起眉,「你怎么能说得这么稀松平常?」

 

  「母后管束严格,王居的侍童并不与我们亲近,但贵族宅邸里,长得好看的侍童人人抢!」对兄长的大惊小怪不以为然,埃尔洛斯再次看向金花侯爵手中的男孩,「喜爱的侍童落入他人手上,而且对方是东境领主的长子,这回是赛西尔伯爵大意了,但是,我一点也不记得他身边有这名侍童。」


  露台下方的两名男子依然针锋相对,赛西尔伯爵没打算放开瑟兰迪尔的手,金花侯爵也不愿放下手中男孩。

 

  「赛西尔伯爵,您对从属的宽容足以成为楷模,但过度宽容恐怕会让顽劣孩子成为日后芒刺,这样吧!我今晚闲着,又无女伴在旁,不介意代您管教这个不受命令的侍童,明日中午便将他送回您的王城宅邸。」说完,除了瑟兰迪尔的再度挣扎,金发侯爵如愿见到赛西尔伯爵面色一凛。

 

  北境独有的飒爽剽悍不曾出现在赛西尔伯爵身上,他向来给人轻挑浮夸、交游广泛、慷慨送礼的印象,但方才一瞬,掠过伯爵蓄着短髭脸上的,是捍卫和决然。

 

  一名普通侍童岂会让这位北境伯爵这么在意?格洛芬德尔是完全不信的。

 

  抱紧挣扎不休的男孩,金花侯爵笑容可掬地说:「您抬头看看,蒙费拉托侯爵夫人正在等待您——当然,我相信等着您的不只她一人。」

 

  抬起头,朝一脸怨怼的蒙费拉托侯爵夫人微微致意,赛西尔伯爵的笑容全是冷意,对格洛芬德尔的语气转为强硬,「舞会翌日醒来时,床上有位伴总是不错的,但若醒来时,身旁躺着别人的妻子又是另外一回事。请把您手中的侍童还给我。」


TBC

周三要忙,不更。✿▔▽▔✿

*世袭爵位只有当爵位拥有者过世才传给继承人。

*公爵和侯爵的长子以父亲的附属爵位作为礼节性头衔。

*文里的东境领主是贡多林公爵,还活着,身为长子的金花以其附属爵位称呼,设定上给他最简单好认的。 

Edmund Blair Leighton - Alain Chartier - 1903 (局部)



  88 123
评论(123)
热度(88)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