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四十一)取代

  时间晚了,有些疲累的瑟兰迪尔也该准备离开,他双肘支在桌上抵着下巴,好奇问:「爷爷,这个房间严禁出入,为什么您没有赶我走?」

 

  「嘿,你刚才也听我说了,唯有神允许的人才能进到这间屋子!你啊,一定是神派来陪我这个孤单老头子的。」利落收拾桌上一堆杂物和书籍,瑞达加斯特满脸笑容,「每次你来陪我说说话,我就会认为神让我待在这屋里还是有些意义的。」

 

  「您独自待在这里太久,之前您说过,久到都忘了时间。」瑟兰迪尔依着老人的习惯,替他取来泡茶用的杯子和干燥的药草。

 

  将装水的铜壶放到炉上,老者脸上的欣慰笑容转为苦笑,仰着头像在回想,「这个嘛,照那个黑心肠老不死不久前说的,我已经在不见天日的暗室里待了六十年。进来那年,我还不满二十五岁,在暗室里的时间倒比我在外头的时间更长,而这一切,只怪我追寻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六十年?!」这是瑟兰迪尔尚不能体会,却能深切感到恐惧的时间长度,「出不去吗?」

 

  「看看那道门,那门不是自内锁上,而是门框自外被铁浆浇灌,封死的。」瑞达加斯特望着那道无法开启的门,「我在等待传承之人到来,由那人接替我的工作。」

 

  直望着老者,瑟兰迪尔的蓝眼不无疑惧,「我吗?」

 

  幸而,瑞达加斯特挥挥手,坦然笑说:「不是你,我不会把你困在这里,你只需要学习我所拥有的知识。」

 

  「您确实很有学问,瑞达加斯特爷爷,您懂好多东西!」瑟兰迪尔衷心赞美眼前其貌不扬、衣衫破旧的老人。

 

  位于地下深处的暗室,不论冬夏皆冷得令人发颤,煮水的炉子是房里唯一热源;瑟兰迪尔始终不曾见过通风用的管道,也不晓得老者的饮食和盥洗沐浴等需求如何解决,但貌似与自己相同,有专人负责照料和提供一切。

 

  暗室颇大,柜上及墙边堆满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又厚又重的书籍、满是积尘的卷轴,生活用品一应俱全。炉上铜壶烧的热水噗噗作响,瑞达加斯特熟练地执起铜壶,在收拾干净的桌上一角,泡着瑟兰迪尔替他带来的药草茶。 

 

  重新回到椅上坐下,老者长吁一口气,「你在我这里学了多久?两年半?三年?还需要更多时间,我得将所知道的全部教授给你!你最近倒是来的勤快,白天晚上都往这里跑,祭司院的人不管你?」 

 

  「三年半。他们最近非常忙,甘道夫没空管我,加里安也忙得没空待在小屋,也许是王城出了大事。」瑟兰迪尔撇撇嘴,一付不关己事的模样;是啊,王城出再大的事都与他无关,他讨厌王城。

 

  「呵,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个傻王子被女人施了邪术,整个人鬼迷心窍、魂不守舍,那些没用的高等祭司成天忙着讨论如何使他清醒。邪术破不了、断腿接不好,祭司们一个比一个没用!一个个另有图谋!」老者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拨开乱糟糟的胡子,呼呼吹凉杯中热茶。

 

  惊异望着仿若亲见亲闻的瑞达加斯特,瑟兰迪尔瞪大眼睛,询问被困于密室的老人:「您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你早就注意到这房间的不同了吧?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喝了口热茶,瑞达加斯特的目光流露着赞赏,「说说你的想法。」

 

  将视线移到墙上的陈旧铜管,金发少年耸耸肩,「墙上管风琴似的成排铜管,每个铜管的木头盖子上都标上编号,既非乐器也非装饰品,我猜想,它们有其他用途。」

 

  就在瑟兰迪尔说话的同时,其中一个铜管发出叮的一响,随后又有另一个铜管发出相同的声音;每次待在这房里,类似的声音总是不时响起。 


  「那些号码代表祭司院内不同的房间,响声代表有人打开房门。这个房间专门用来『聆听神的声音』。」老者噗哧一声笑出声,「哈哈,懂了吧?神的仆人能听闻并知悉人间一切,靠的正是这玩意儿!而祭司长则对外宣称能听见神的声音。」

 

  「所以,您在这里负责的工作就是…」

 

  「就是张开耳朵听。」瑞达加斯特指指仍然聪敏的耳朵,「我是神的仆人,奉命聆听神的声音。在这间暗室所听闻的声音唯有历任祭司长有资格知晓,但他们可没时间成天坐在这房里,所以才需要我这个聆听者。刚才那小子竟能找到的这里来,万一被那个黑心肠的萨鲁曼知道,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听到这间密室的实际用途,以及眼前老人身负的职责,瑟兰迪尔担心地问:「与秘密相伴是危险的,您不曾想过离开吗?」 

 

  「过去不曾想过,未来嘛…我还不晓得。自从你来了之后,我才发现,在这里待太久,我连花的香味都忘记了。」瑞达加斯特闭起眼睛,深深嗅闻手中热茶散发的药草香气。

 

  南侧小屋与此相比,顿时成了美好的存在,瑟兰迪尔提出建议:「您想不想到我的花园看看?我种了许多您教导的植物。」

 

  啜饮茶水的老人摇摇头,「我在此聆听等待,是使命,也是我追求不当之物的惩罚。」

 

  瑞达加斯特认服天命的消极回答,令瑟兰迪尔紧皱起眉毛,「我奉神谕成为巫童,难道也是惩罚我吗?」

 

  不是巫童,是牺牲品,是无端获罪。瑞达加斯特怜悯望着眼前的金发孩子,他再度揉揉圆圆的鼻子,「你会明白的,瑟兰,我希望不用太久,你会明白的。」

 

  禁不住瑟兰迪尔的凝望,几乎要说出事实的老者慌忙改变话题,「啊!别理会我这老头的胡言乱语,早点回去歇息吧!你提过的那位朋友还没回来?」

 

  「再过半个月就回来了。」瑟兰迪尔笑着点头,开心地告诉瑞达加斯特:「他答应替我带回一株黑加仑,也许今年夏天,爷爷就有黑色小果子可以吃了!」

 

***

 

  十四岁的埃尔隆德,尚不明白如何恰如其份表达满腔情爱,他深受思念所苦,思念却使爱恋更加深刻。他思念昂哥立安小姐,一日比一日深浓。

 

  再过半个月,埃尔隆德将返回王城,何时才能再次见到昂哥立安小姐?捎信给对方是否显得轻浮?也许可以说服父母邀请她到王城客居游览?对于为什么拒绝订婚没有半点印象,只有无止尽的懊悔。

 

  每日随同父亲巡察、努力学习,黑发王储一有闲暇便为心上人烦恼着。他已完全忘记对金发男孩的承诺,两人间曾有的四年相处仍在记忆中,但记忆中的画面却是黑发少女;所有本该属于瑟兰迪尔的思念与眷恋,全被昂哥立安小姐取而代之。

 

TBC

The Property Room - Arthur Hughes - 1879


  84 113
评论(113)
热度(84)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