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因喵人。返祖】

*有颗神秘的缅因喵星,住在上头的缅因喵已进化为喵人,外型与地球人相同,唯二的差别,在一对喵耳和多了条长长的喵尾巴。

*缅因喵人原有的ABO求偶功能早已退化,远古时期,稀有的O首先消失,纯粹的A也愈来愈少,以B为主的喵人带着A与O的隐性基因,演化为更有利、更单纯的公喵和母喵——和地球男女一样,顶多在春天时节更容易意乱情迷。但几亿喵人当中,总有几个【返祖特例】。


***

 

  坐在喵当劳角落的格洛芬德尔气喘吁吁瘫在椅子上,嘴里嚷嚷着抱怨:「我说你!不要在人潮众多的地方随便释出信息素这东西,虽然大家都退化了,不会自主散发求偶气息,但嗅觉没有退化啊!这味道仍会造成混乱的,你懂不懂啊?医生喵说的话你有没有在听啊?!」

 

  也瘫在椅子上气喘如牛的瑟兰迪尔,狠狠白了眼前的橘色缅因一眼,「我只是照着护士喵说的方法试一试,哪晓得大家鼻子这么好?啊,为什么我这么倒霉?为什么偏偏是个返祖的公O?啊啊啊啊!」

 

  「对对对,你该庆幸我感冒鼻塞什么都闻不到!你没见到那些公喵的模样吗?耳朵直了、眼睛直了、尾巴直了,我敢打赌,某个地方也直了!」格洛芬德尔搥着脆弱的桌子怒吼,顺手拿起纸巾擤擤塞住的鼻子。

 

  抱着头趴在桌面的瑟兰迪尔沮丧得无以复加,「我只想当只普通的公喵,远古时的O很惨的,很惨很惨的啊!惨到消失殆尽。」

 

  「所以更要小心啊!」举起袖子闻了老半天,塞住的鼻子什么也闻不到,格洛芬德尔把袖子举到瑟兰迪尔面前,「喂喂,快替我闻闻我身上有没沾到你的信息素?我可不想在回家的路上被公喵包围,贞操大危机!」

 

  拍掉好友伸过来的手,自己也正感冒鼻塞的瑟兰迪尔瞇起眼睛,「贞操?你有这东西吗?刚才跟我说返祖公O很稀有,应该要尽情享受性福喵生的是谁?」

 

***


  医生喵说,腺体需要靠些外力才有办法活化,如果不想要,也可以切一切。切一切?说得比拔牙还简单!想到开刀,瑟兰迪尔头皮一阵发麻,明明只是和格洛芬德尔一起去医院治治感冒,却验出什么返祖现象。

 

  好奇的瑟兰迪尔在客厅里仔细回想护士喵教他的方法,搓搓后颈部、按摩按摩肚子,闻了又闻、嗅了又嗅,哼!只觉得暖暖的,但什么都没闻到啊!啊,算了,也许是感冒的鼻塞还没好。 

 

  想起格洛芬德尔的严词警告:「你要记得护士喵说的话,练习时记得开窗啊!免得你隔天出门身上全是挡不住的求偶味,被成群失去理智的公喵满街追着跑。」

 

  「呿,天气冷得要命,还得开窗。」瑟兰迪尔套上外套,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十九楼的阳台门,冷风扑鼻而来。 

 

  最近天气冷,住在二十楼的黑色缅因埃尔隆德拉开阳台的门,打算把几株植物搬到更温暖的南侧,却闻到一阵若有似乎的特殊气味;一种能让全身振奋、难以形容的味道,比起喵薄荷更令人愉悦兴奋的味道。

 

  站到阳台边缘,气味更加浓郁,埃尔隆德抬起下巴嗅着来源,确定来自楼下;他记得楼下住的是只漂亮的蓝眼淡金缅因,打过几次照面,是小自己一届的同校学弟,瑟兰迪尔.米克伍德。 


(省略中间几个月的相识互动追求各种。)

 

  春末夏初這天,门铃准时响起,埃尔隆德端了一锅热腾腾的鲑鱼炖粥,到十九楼和瑟兰迪尔一起享用,连餐后水果都一并准备好。

 

  大家都是离家独自居住的学生,老是吃别人煮的食物总也不好意思,瑟兰迪尔想了想,拿出许久未喝的木天蓼酒——自从被诊断出是个返祖O后,就碰也不敢碰的好东西,喝一点点应该没问题吧?一点点就好。

 

  一杯、两杯、三杯下肚,瑟兰迪尔脸颊泛红,笑得开心极了,「木天蓼酒真是好东西啊!喵喵喵喵~✿再来一杯!」

 

  信息素逐渐散溢,瑟兰迪尔什么都没发现,只觉得全身暖呼呼、晕陶陶,毛茸茸的大尾巴扫来扫去,却是下意识扫着埃尔隆德的黑色长尾巴。


  晶亮亮的剔透蓝眼看着埃尔隆德,凑过脸嗅了嗅,瑟兰迪尔伸出粉红色舌头,轻轻舔了黑色缅因的鼻尖,又在他脸颊上舔了两口,唔,味道不错!

 

  「酒喝太多,明早会头疼的。」只浅酌几口的埃尔隆德,摸摸瑟兰迪尔的耳朵,替他揉揉后颈;后者顺服地蹭起黑色缅因的手掌。


  以为这辈子遇不见返祖O的埃尔隆德,是个返祖A,但他隐藏得太完美,没有任何喵发现,包括瑟兰迪尔。没办法,大家老说A逞狠好斗,尤其远古时期A对O各种残酷控制和不人道,是喵人进化史上可耻的存在!于是,埃尔隆德选择隐瞒,也少点纠纷。 


  啊!太可爱了!埃尔隆德忍不住捏了捏瑟兰迪尔软软的喵耳朵,又揉揉他微翘的尖下巴。

 

  瞇起眼睛的淡金缅因,蹭在埃尔隆德手上、身上,喉间发出愉悦的声音,「喵呜~❤❤❤❤❤」


  该死!差点就扑上去了!用力收住身体的埃尔隆德十分懊恼,难怪人人都说A就是禽兽!他连吸好几口气想缓和情绪,却偏偏吸进瑟兰迪尔愈来愈浓的信息素气息。

 

  该死!察觉身体开始散发气息的瑟兰迪尔,立刻止住摇来蹭去的大尾巴,推开黑色缅因。一被摸就全身软绵绵的坏习惯始终改不掉,他差点就乖乖躺下来露出柔软的脖子和肚子,发出呼噜呼噜的丢脸声音。 


(省略衣衫如何不整全过程)

 

  一道身影从敞开的阳台快速窜进屋里,威风凛凛的银蓝缅因喵,杀气腾腾的碧绿双眼,一头张扬的银色长发;陌生缅因有力的右手紧扼埃尔隆德的喉咙,在恫吓的低鸣后,冷声问:「你是谁?在对我儿子做什么?!」

 

  这句话,让原本准备反击的埃尔隆德止了手。

 

  紧紧拉住父亲衣角,脸红红、呼吸尚未平复的瑟兰迪尔,低着头好言劝说:「爸,他是我学长,你别杀他,下次走大门好吗?十九楼掉下去,九条命也不够啊…」 


(省略后续如何成为眷属。)

END

莫名其妙的脑洞,请忽略一切不合理。完整版没空写,呵呵 ✿▔▽▔✿

谢谢 @BlueMonster 为【缅因喵人。返祖】绘的缅因ET喵!好帅!



这张照被命名为Blue Lion,喵名Everest的蓝色缅因!啊啊啊~~~好帅的喵!

摄影师Robert Sijka镜头下的缅因!又帅又美又萌啊!_(:зゝ∠)_





  67 55
评论(55)
热度(67)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