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三十七)机会

  黑发好友不在王城的日子,瑟兰迪尔显得意兴阑姗,整个人懒洋洋的,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他独自坐在小屋庭院,坐在那块井边大石上,手里拿着另一个球形银香囊,和埃尔隆德腰间香囊散发着相同的味道。

 

  呆呆望着满园花朵,忙碌的蜜蜂飞来飞去,瑟兰迪尔的视线偶尔追随这些飞舞的金色小绒球,但也仅是如此,仿佛这太阳底下再无新鲜事可以吸引他的注意。

 

  闲得发慌,只能用这四个字形容瑟兰迪尔的心情,而两个月的分离才刚开始。每本书都看过了,没有埃尔隆德可以共同阅读和分享,他提不起半点翻看的兴致。


  坐在大石上,仰头看向澄蓝的天空,眼角瞥向二楼窗边的甘道夫;瑟兰迪尔心中悄悄想着:「现在溜去会不会太早?应该起床了吧?」

 

***

 

  站在小屋二楼窗边,甘道夫隔着铁窗朝庭院看去。花木繁盛的庭院中,井边大石上坐着百无聊赖的瑟兰迪尔,像只蹲趴在石上晒太阳的慵懒小猫,晒得暖呼呼之余,还不时打个唯我独尊的大哈欠。

 

  如同这四年来的每一日,加里安定时打理瑟兰迪尔的卧室,双手熟练拍着枕头,口中感叹:「像块海棉,他不停吸收所有能学到的事物,我希望将所知道的全部教授给他,但,再过几年,我恐怕也力有未逮。」

 

  「别妄自菲薄,加里安。」甘道夫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微笑,看着打哈欠的金发男孩,心中充满欣喜,「多么好的孩子,幸好这些年有你和费伦的教导。」

 

  停下手中的整理动作,加里安行至窗边,与高等祭司并立窗前,「您看看这片花园,我和费伦只给过初步指导,之后,他独自栽种每一株药草;接着,问了些干燥和萃取的程序;现在,他甚至懂得调制想要的效果。他向我们要求棕色玻璃瓶放置成果,您见过一楼的模样,俨然是间小药室,您认为我还能教他什么呢?」

 

  「我听说你今年又拒绝举荐和升职?」甘道夫略侧过头,看向专责照顾瑟兰迪尔四年的祭司,「你劝费伦接受升职,自己却留下继续照顾一个孩子。」

 

  「费伦早该升职,他只是舍不得瑟兰迪尔。照顾一个十岁孩子,我一人就足够,很自在,习惯了,而且也不需要参与太多祭司院核心事务。」加里安开朗笑着,目光落在阳光下的金发男孩身上。

 

  站在大石上伸着懒腰,瑟兰迪尔緃身跃下的动作如猫轻巧,一蹦一跳往小屋方向走来。

 

  「你这说法倒像是隐士了,核心即是纷争,没有人愿意卷入纷争,但身处其中若能对瑟兰迪尔提供更多协助呢?」甘道夫对加里安意味深远地说:「权力与地位并不全然是坏东西,只要你愿意,我能成为你的举荐人。」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您能替瑟兰迪尔寻觅好老师,一位足以令他眼界更开阔的好老师,以您总司事的身份。」加里安向甘道夫恭敬颔首。

 

  眼界开阔的好老师?甘道夫忆起老朋友比尔博.巴金斯先生,他恰好在王宫担任王储的教师;捻须微笑的高等祭司对加里安说:「我心中有位极佳人选可以担任瑟兰迪尔的老师,我會想办法,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举荐、接受升职。」

 

  目的达到,加里安微微躬身,「劳烦您了。」

 

  两人看见瑟兰迪尔进了一楼的铸铁大门,却没有听见上楼的声音,相偕下楼离开时,也没在一楼见到金发男孩的身影;甘道夫和加里安相视而笑,老者摇着头打趣:「我们的魔法小男孩总是不时隐身。」 


***


  「拜托,只要偷偷看一眼就行,您们明早便要离开宅邸,请允许我们看殿下一眼。」三名昂哥立安小姐的贴身侍女,苦苦央求王储房门口的两名年轻侍从。

 

  今夜轮到守房门的,是随行侍从中最年轻的两名,其中之一正是不停嚷着浪费食物那位,他打算去找厨子的那个下午,自侍女手中接受了那只烤松鸡和其他甜点,昨天也享用了侍女送来的猪肉馅饼、水果和两瓶酒;另一名栗发年轻侍从,则是乐呵呵一起分享食物的共犯。


  失去立场的两名侍从,对三位侍女的要求难以严词拒绝,只能委婉阻挡。


  走廊上的微弱灯火轻轻摇曳,侍从看不清侍女的容貌,三人的服装确实是昂哥立安小姐的贴身侍女,手中一盏典雅提灯昏昏暗暗,空气中一缕奇异暗香浮动。

 

  「这个时间殿下正在安寝,你们的要求实在让人很困扰啊。」侍从苦着脸低声回绝;空气中有种浅淡的特殊香味,他揉揉鼻子,嗅不出个所以然,只是不停犯困。

 

  不死心的侍女们泪眼汪汪哀求:「就只让我们看一眼,看一眼就行!我们家小姐很担心殿下的健康,但殿下不接受任何人探视,小姐的心都快碎了。」

 

  「实在令人同情啊,但我们只是侍从,不能违抗命令。」栗发侍从同情昂哥立安小姐,他明白相思之苦的煎熬,那位肉铺好姑娘始终不愿接受他的爱意,只要有机会偷偷看上她一眼,这名年轻侍从的心情能好上一整天!

 

  眼见有机可趁,较年长的侍女立刻带头屈膝,眼泪不停滑落,「仁慈的先生们,请哀怜我们家小姐,不,请哀怜一位十四岁少女。她才十四岁,您们都听说了吧?她满腔爱情被殿下冷漠拒绝,这是多么悲伤的打击?而如今,她最卑微的愿望只是希望殿下安好,她甚至不敢亲身前来再见心上人一面,以避免影响殿下美好的德行。绝望的她,只是遣我们来探看一眼,一眼就好啊!别让一位十四岁少女因心碎与担忧而死。」

 

  侍女们声泪俱下的说词打动两名侍从的心,他们自严守的门前退让;担心私下放行被发现,侍从在开门前再次提醒:「别出声,只能看一眼啊,看完快出来!」


  南境的春季夜晚仍有寒意,众人皆在沉腄,再过半个钟头就是仆役起床工作的时间,也是守门侍从的换班时间。

 

TBC

周末照例不更!☉▽☉/

Chance - 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 1901


  69 70
评论(70)
热度(69)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