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三十四)香囊

  今晚的盛大宴会,是年满十四岁的王储初次参与其他领地社交活动,对南境贵族而言,意义非凡,对南境领主而言,更是如此。

 

  群臣建议王储违例同行,无疑有南境领主在背后施力;王后对王储妻子人选不表示意见,事不关己的态度令国王难以猜度她真正的意图。埃兰迪尔依然同意让埃尔隆德随行,十四岁,也该是开始物色合适女性的年龄,昂哥立安小姐是极适合的人选。

 

  根据探子回报,昂哥立安公爵虽与西境领主往来频繁,两地贸易也热络,但不见任何异状。公爵夫妇年逾四十才生下女儿,昂哥立安小姐自小倍受宠爱,没有秘密情事;南境长于编织、纺织,她同样自小学习一切,礼仪与音律则比不上王城的贵族女子。


  礼仪与音律皆能以未婚妻身份送至王居学习,如同王国历史上的每一位王后所经历的过程。埃兰迪尔心中清楚,探子的情报掺杂了南境领主刻意释出的讯息,只要进了王宫,成事的机率也大增。

 

  北境仍是国王心头大石,西境迈雅公爵蠢蠢欲动,东境向来独善其身,从不插手王城事务,但不论贸易或军事均与北境合作密切。若能加强与南境的统辖纽带、藉由南境共同钳制西境,自是最好的选择,埃兰迪尔不排除以联姻达成目的。

 

  宴会地点选在南境领主宅邸,广邀宾客、刻意铺张,国王没有拒绝昂哥立安公爵的安排,对后者而言,等同相当程度默许联姻的可能;南境贵族个个心中有数,这场盛宴很可能会演变成非正式的订婚宴,个个期待着喜讯。

 

  齐心等待的众人,没有盼到好消息。

 

  指尖几乎触及孔雀羽扇的埃尔隆德,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他不得不收回手扶着发胀的额头,强烈的酒性使他的胃不停搅动翻腾,弯身的动作喀着胃,几乎让他抑不住呕吐感;腰侧垂挂的香囊落在地面,撞击的清脆声,让昏沉的大脑顿时清醒。。

 

  弯身拾物不是一位王储在公众场合该有的行径,芳醇酒液竟使自己昏愚至此!埃尔隆德为自身的不当举动蹙起眉。

 

  拾扇子,巴金斯先生提过这项南境独有的风俗,埃尔隆德庆幸有位无所不教的好老师。今晚第一次和昂哥立安小姐见面,能得到她芳心默许也许该感到荣幸,但,这种景况下捡起扇子,岂不是在无所知的情况下被迫接受爱意?眼下,最好当做不知情。


  提前离席太过失礼,埃尔隆德勉力压下内心与身体的不适,召来一旁待命的随侍,将地上的孔雀羽扇捡起。

 

  随侍将扇子还给昂哥立安小姐的动作,让少女的面颊登时惨白,颤着手接过恭敬递来的孔雀羽扇,泪水剎那间溢满眼眶;她抱着一丝希望,殷殷望向身旁的埃尔隆德,期盼他能说些柔言暖语,然而,什么也没等到。

 

  在众人面前颜面尽失的昂哥立安小姐,看向另一侧的母亲,在大哭出声前,由两名侍女扶持,先行离席。 

 

  绷紧下颔的昂哥立安公爵夫人,嘴上为女儿的失礼致歉,凌厉视线却直盯埃尔隆德——不曾正眼看女儿一眼的王储,拒绝女儿示爱的王储,手里捏着香囊的王储。


  露台上,环绕而坐的贵夫人纷纷以扇掩面,挪开原本注视的目光;侍女们则和自家小姐一样,揪紧双手,努力不使眼泪落下。


***

 

  埃尔隆德挂在腰侧的小巧香囊,是临行前瑟兰迪尔给的。

 

  把银制球型香囊塞在埃尔隆德手上,瑟兰迪尔背着双手,得意地说:「可袪邪瘴也能提神的香囊,避免你体弱禁不起舟车劳顿!」

 

  「你调制的?」指尖捻着精巧香囊,埃尔隆德在阳光下看了看,拿近嗅了嗅,清新的香味令心神愉悦。

 

  「诶?你以为我种那么多花花草草只是为了怡情养性吗?」瑟兰迪尔正经八百地说:「这香囊,是做为你慷慨提供我种子、蜂蜡、橄榄油的谢礼。」

 

  手拿香囊的黑发少年,嗓音早已脱离稚嫩,他调侃笑着,「知道送香囊代表什么意义吗?」

 

  在巨绿林,瑟兰迪尔从小便收到难以计数的各式香囊,从来也没人提过代表什么意义,他歪着头想半天,「我只是挑了一个空的,放进一些有益的香药草,送香囊能有什么意义?健康的祝福?」

 

  「送香囊,是对喜欢的人表示爱意,特别是放了迷迭的。」

 

  愣了一下,瑟兰迪尔才意会埃尔隆德的语意,脸蛋腾地一下整个红通通的,惊呼:「爱隆,把你手上的香囊还给我!」

 

  凭仗身高优势,埃尔隆德高高举起香囊,笑着闪避又跳又抓的瑟兰迪尔,「你不是担心我禁不起舟车劳顿吗?收下了爱慕之意又怎么能还你?」

 

  迷迭、薄荷、柠檬、丁香、牛至、熏衣草,冷洌清爽,深具安抚效果;银制的香囊,装有瑟兰迪尔细心栽种的香药草,凝聚了春日光华,现在,正握在埃尔隆德掌心,幽幽散发宜人香气。

 

  庭园里的表演仍继续着,热情喧闹的乐音和四周冷凝的气氛,似乎都与埃尔隆德无关。他全部心思集中在手中的香囊,拿近鼻尖轻轻嗅闻,身体像是充满春日花园的气息,极有效地缓解酒精带来的不适,帮助埃尔隆德能够继续正襟危坐,保持王储该有的仪态,恪行王储与生俱来的责任。 


  婚姻也是王储与生俱来的责任,但不该仓促决定。埃尔隆德将视线放在庭园的表演上,尽管明白父亲的用意和想法,但他不喜欢昂哥立安小姐一厢情愿的方式,此外,他亦不清楚心中莫名抗拒从何而来,必须先找出原因。


  顺口又烈性的酒、诱情的香料,全被一只香囊轻易化解,公爵夫人的苦心付诸流水。


  男子配戴香囊再寻常不过,但埃尔隆德手持香囊置于口鼻的动作,在公爵夫人眼中,是对香囊爱不释手,是以唇亲吻,是思念爱人的举动。女儿被拒绝,是因为王储心中有人!


  夫人知晓王城风俗,香囊,是王城女性用来示爱之物。双目紧紧盯视王储手中之物,优雅秀丽的银制球型香囊,镶缀彩色剔透宝石,花草藤蔓流畅优美,每处细节均费时费心,出自能工巧匠之手,没有显眼的徽记在上头,但赠与者绝不是地位低下的女子。


  昂哥立安公爵夫人不容许有人令女儿伤心,就算对方是王储也一样;她不轻易认输,无法容忍他人挡住女儿的王后之路。


TBC

迷迭香,那是回忆。

盼吾爱,铭记在心。

——莎士比亚 

Pomander(香囊、香丸、香球、香盒):

有各种形状,球型香囊约高尔夫球大小,贵金属打造,可将各种香料分开装填。以长链垂挂于腰间,随时拿出来嗅一嗅,用以避开疾病瘟疫,华丽的香囊也是身份和财力的象征。


Pomander. Germany, enameled gold, pearls, early 17th century.


  75 92
评论(92)
热度(75)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