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三十二)萌动(下)

  「听说那只叫昂哥立安的蜘蛛比四轮马车还要大!不止可以把树木吸食干枯,还能把井水全部喝干!」两只手大大伸展着,瑟兰迪尔的天蓝色眼睛满是光彩。

 

  「但她也会用银丝编织最美丽的网,用来收藏世间最美之物。」手指轻捏着瑟兰迪尔粉嫩的脸颊,埃尔隆德话锋一转,「你长这样好看,一头漂亮金发和蓝眼睛,像尊娃娃似的,也许她会用银丝将你裹起来,当成自己的收藏品!」

 

  拍掉埃尔隆德的手,瑟兰迪尔双手叉腰,昂起下巴不服气地说:「不用吓唬我,我才不怕大蜘蛛!而且要去南境的是你呀,也许她更爱你的长相和黑发,别忘了,灰色眼睛更稀罕!」

 

  「如果大蜘蛛抓走我,肯定因为你太瘦不好吃。哇!大蜘蛛来抓你了!」张牙舞爪的埃尔隆德一把抱起纤瘦的瑟兰迪尔,换来一顿狠踢。

 

  在树篱间那方小空地,埃尔隆德背着瑟兰迪尔又跑又跳,一同唱出属于南方的歌谣:

 

  小女孩去打水,遇见一个老乞丐,

  老乞丐好可怕,小女孩快快跑,

  哎呀,我的珊瑚项链忘在水井旁!

  老乞丐啊老乞丐,有没瞧见我的好项链?

  项链放在我的大皮囊,妳来瞧一瞧。

  哎呀,小女孩掉进老乞丐的大皮囊!

  老乞丐背起大皮囊,快乐跳着舞,

  我有一个会唱歌的大皮囊! 


  手拉手,不整齐地踏着南境的奇怪舞步;弯着腰,为彼此的舞姿笑倒在草地上;喘着气,并肩躺在草地上。


  沾附在金色发梢的绿色叶片,映在蓝眼中的蓝天,看着自在躺在草地上的瑟兰迪尔,埃尔隆德伸手又捏了捏那玫瑰般的脸颊,再次引来一连串呼痛抱怨和不痛不痒的拳打脚踢,草叶与泥土的湿润气息染在笑闹之间。

   

  端坐父亲面前,忆起和瑟兰迪尔共有的美好午后,黑发少年低垂的灰眸与嘴角不自觉泛起笑意,温柔绵长。

 

  凝神注视各方面无可挑剔的长子,埃兰迪尔不无疑问:几年前的埃尔隆德性格拘谨、不擅表达,与人共处有着浓浓疏离感;如今的十四岁少年不但充满生命力,灰色眼眸更是洋溢难以言喻的鲜活,是谁让他有这样的转变?


  这恐怕不是源自一位值得尊敬的好老师,而是青春年少的萌动,埃兰迪尔不露痕迹地隐下心中的想法。 

 

TBC

南境歌谣是我瞎编的,取材自西班牙民间故事《唱歌的大皮囊》。

被装在皮囊里的小女孩受到胁迫,只能不停唱歌为老乞丐赚取金钱,直到背着大皮囊的老乞丐路过家门,小女孩的歌声被母亲听见。

Eleanor Fortescue-Brickdale 1908


  64 89
评论(89)
热度(64)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