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三十二)萌动(上)

  沿着宽广河流及遍布国境的运河,国王的船队出发前往南境。河面上的壮盛船队,飘扬着属于国王的旗帜,深蓝金边,中央是醒目的金色王室徽章,四周环绕银色星芒,王国,是星穹所覆大地。


  与父亲共乘一艘船让埃尔隆德不免紧张,但望向舱外的兴奋之情难以掩藏,除了深刻体会到巴金斯先生的感受,更想将所见一切转述给远在王城的瑟兰迪尔听!

 

  截然不同于马车的体验,自船中望出的景色是不曾见过的;河岸两侧的繁荣市集热闹纷纷,沿途都能听见居民的欢呼致敬,少女们站在桥上,朝经过的船队抛洒春天的鲜花;冬日积雪早已融尽的黛绿远山,一望无际的麦田令人惊叹。


  埃尔隆德第一次真实感受到父亲的伟大、王国的辽阔。


  自出生以来,埃尔隆德到过最远的地方只有夏季行宫,自从埃尔洛斯受伤后,母子三人不曾再出过王城;蓦地,想起瑟兰迪尔四年来无法迈出祭司院小屋,他无比期望金发朋友此时能在身旁,一起遍览山川市镇的美好。

 

  「你对南境了解多少?」舒适的船舱内,国王询问他的长子。

 

  「南境西力斯昂哥,气候温暖,领地止于南方的哈拉德威治沙漠,领主昂哥立安公爵,四子一女,妻子为埃雷德高格罗斯公国次女。南境人民擅长编织繁复美丽的蕾丝,纺织的丝绸是最上等的布匹,拥有全国质量最佳的香料,深受喜爱。南境人民热情、勇敢,性格热烈之余,也有好斗的风评。在南境的神话中…」提及神话,埃尔隆德骤然停下叙述,这是与《神律》相誖的禁忌。

 

  「继续说。」意外地,国王没有出言苛责,脸上反而流露鼓励的微笑,「即便是神话,也属王国的一部份。」

 

  坐在国王面前的十四岁王储,因这份难得的亲近而喜悦,「南境神话中,善纺织的蜘蛛拯救人民于苦难,受到极高的尊崇,因此,西力斯昂哥也有蜘蛛通道之意;南境人民以身承蜘蛛血脉与纺织天赋为傲,他们的歌谣舞蹈活泼不拘礼,男女老少都能乐在其中。」

 

  「你的教师长为你推荐了一位好老师,所教授的知识比我预期更广博。」国王海蓝色的双眼中有赞美、有欣慰。

 

  父亲对巴金斯先生的赞美,让埃尔隆德放下忐忑的心,「是的,夏尔的比尔博.巴金斯先生旅行过许多地方,见闻十分丰富,不仅是位好老师,也是位令人尊敬的长者。」

 

  口中回应国王的赞美,掠过埃尔隆德脑海的,却是瑟兰迪尔比手划脚、兴奋述说南方神话的画面。


  57 42
评论(42)
热度(57)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