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三十三)扇子

  乘船比陆路节省时间,夜间泊岸,日间不停歇地持续前行,不到三天时间,国王的船队到达水源丰沛的南境主城。收到通报的昂哥立安公爵早已备妥车马在岸边等候,南境人民以鲜花装饰街道,乐音缭绕。 


  登岸前,国王笑着叮嘱埃尔隆德:「这回,群臣希望你能随行,并不全然是陪同视察与学习治水,要留意观察身旁一切。」

 

  当天晚上的盛大宴会,南境贵族齐聚昂哥立安公爵宅邸大厅,为远到而来的国王与王储举杯致敬,热情富有节奏的乐曲不间断演奏,光洁的大理石地板挤满衣着光鲜的受邀宾客,人人皆因参与这场盛会而倍感荣幸。


  阿莫多瓦侯爵、路卡诺伯爵、欧利诺斯伯爵、希梅内兹子爵、卡拜耶罗子爵……,一个接一个,南境最高祭司院祭司长也率高等祭司前来。

 

  不停上前致意的南境贵族与祭司,不容黑发王储分神;专注聆听拗口的名字、成堆的头衔、领地的名称,并回想记忆中的所有相关细节,将这些人的长相也纳入记忆之中。低台中央的国王正从容应对,埃尔隆德不得不讶于父亲能认得每一位曾经见过的宾客。

 

  好不容易熬过轮番的冗长介绍与引荐,终于能稍喘口气的埃尔隆德,随即又在父亲指示下,与两名随侍一同被领至角落的休憩小厅;很快便明白父亲那句叮嘱所指为何——十四岁的施萝.昂哥立安小姐。 

 

  小厅里,站在公爵夫人身侧的,是尚不能出席公开宴会的昂哥立安小姐。浓密黑色卷发、明亮黑瞳、浅麦色肌肤,夏季将满十四岁的公爵之女,是四大领地中唯一与王储年龄相仿、身份亦能般配的女孩。

 

  南境自豪的丝绸与细致蕾丝穿在少女身上,稚气未脱的脸庞让华服也显得脱俗;灯火照射下,妆点在黑发间的珍珠与宝石犹如繁星,昂哥立安公爵的掌上明珠,是夜空中最闪耀的星星。

 

*** 


  昂哥立安小姐惴惴难安,今天一早沐浴后,坐在镜子前的矮凳,六名贴身侍女忙进忙出替她费心打扮。

 

  不!这茉莉香膏的味道不对,玫瑰太浓郁,我想要橙花!特别为今晚宴会裁制的衣服似乎怎么看都不顺眼,精心挑选的发饰此刻也庸俗极了,新制的鞋子似乎也变得不合脚,不对,什么都不对! 

 

  「注意仪态、保持优雅端庄。」昂哥立安夫人缓步走进女儿房间。

 

  拿起矮桌上的银梳替女儿细细梳理长发,公爵夫人说着六年来不断重复的话:「我美丽的女儿啊!如今四大领地中,我们已经可以确定,唯有妳最有机会与资格成为王储的妻子,妳要以此为目标好好努力,我和妳的父亲也会极力促成联姻。看看镜子中的妳,有朝一日,妳的姿容将更胜当今王后,成为王国史上最美的一国之母!」

 

  女儿八岁后,确定王国中再无年龄相近的竞争者,昂哥立安公爵夫人便时常对女儿耳提面命;六年过去,很幸运地,王国中最具有资格成为王储妻子的女孩,确实是施萝.昂哥立安小姐。

 

  捧起女儿的脸,公爵夫人端详着少女姣好的面容,「王储一定会动心于妳的美貌,若妳也喜欢他,母亲会协助妳获得他的心。」 

 

  远远传来国王船队抵达的响亮号角声,深闺的女眷们都听见了!昂哥立安小姐的心跳更快,提着裙子在房内踱来走去。

 

  公爵夫人在女儿额上印下亲吻,命人取来一柄孔雀羽扇,「传说中,蜘蛛以银丝悬起日月,以孔雀羽毛做成扇子赢得爱人的心;妳见了他后,若确实喜欢,妳知道该怎么做。」

 

  晚宴在国王一行人短暂休息后开始,昂哥立安小姐手里紧捏着孔雀羽扇,与侍女们掀起小厅帘子往大厅张望。

 

  亲眼见到传闻中,被视为足以承继先祖光荣的黑发王储,没有令人失望!站在大厅前方低台上,接受南境贵族致意的十四岁王储,一身正式礼袍,卓然出众,谈吐和仪表均超越昂哥立安小姐所想象,指尖覆在唇上,她低呼出声。

 

  在侍女们推拥调侃下,昂哥立安小姐以扇子掩去羞红的脸颊与笑靥。


***


  被领至小厅的埃尔隆德,自然明白与昂哥立安小姐私下会面的意义,父亲显然早就知道这项安排;尽管对未来的伴侣没有太多想法,但婚姻同样是王储必走的道路。

 

  小厅旁的大露台面对一座宽阔庭园,桌椅都已摆放好,桌上整齐放着奶酪、甜蛋糕、糖炒杏仁、各色水果。在公爵夫人引领下,两个十四岁孩子相邻而坐,女眷环绕主位落座,不时低声赞叹这对漂亮的金童玉女,侍女们兴奋偷看眉目英朗的黑发王储,为自家小姐窃窃欢喜。


  南境知名的甜酒气味芳香、甜腻迷人,加入南境特有的香料后,虽是烈酒却温润顺口,口感近似王居中添加糖蜜的淡酒。在公爵夫人带领下,诸位夫人殷勤劝饮,初次出访的埃尔隆德,波动的情绪尚未平复,没有过于推拒,平日极少饮酒的他有些熏然。

 

  庭园有场舞蹈正在表演,骑士拯救公主的经典故事。俊美的骑士对着被囚的公主高唱充满恋慕的歌曲,强烈的节奏与狂热爱恋的歌词,激荡埃尔隆德年少的心。

 

  请妳到窗前露面啊,我心爱的小白鸽,黎明的曙光已出现,

  若妳柔软的胸无法容下我的爱恋,请对我明言。

  我要亲手做一个玻璃小壶,放在妳高塔中的房间, 

  每当妳以口饮水,就像我吻在妳的唇间。

  美丽的人儿啊,妳的长发柔软闪耀,我要将它结成发辫,

  我要以珍珠镶成的金链子拴住它,我要把妳拴在我身边。 


  扮演公主的舞者不停旋转,长发飘扬;分明是位黑发女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埃尔隆德总想起飞扬的金发,如金似银,如日似月。他为自己此时想起瑟兰迪尔感到荒谬。


  春末时节,南境夜晚已有初夏的微热,与王城不同的湿润空气让体内的酒意愈升,诱情的香料开始产生作用;埃尔隆德深吸一口气,缓解不了体内升腾的躁热。


  悄悄望向邻座的王储,心里的喜悦化成嘴角的微笑,昂哥立安小姐双颊嫣红,以孔雀羽扇掩住笑容,一颗心怦怦急跳;那对温柔的灰色眼睛若能时刻停留在自己身上,该有多么幸福!

 

  远望,见到不凡的谈吐和仪表,近看,昂哥立安小姐对王子的容貌更是喜爱!她侧过头,娇羞望向母亲,轻轻点了头;公爵夫人微笑指指女儿手中的扇子。 

 

  神思远扬加上烈酒和香料,埃尔隆德完全没注意到四周的摒息和丕变的气氛。


  一件物品落在脚边,轻微的碰触与声响,将王储飘远的思绪拉回热闹的晚宴露台;脚边是昂哥立安小姐的孔雀羽扇,未做他想,埃尔隆德弯身捡拾。


  庭园的女性舞者正柔声唱着:

  俊美的骑士啊,我将手中的扇子抛给你,

  若你爱我,请拾起它,做为我们相爱的证明。 


TBC

瞎编的歌,别深究。周末照例不更。

南境风情参考西班牙,喜欢他们直白的歌词,例:《Coplas de Curro Dulce》,啊,小新娘,小新郎,小卧房,我想要的,我想要的就是那床和帐。

Henry Justice Ford


  81 128
评论(128)
热度(81)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