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二十七)见闻

  与沉闷古板却极谙生存之道的宫廷教师完全不同,敦厚的巴金斯先生谦虚正直、见多识广,不但神话与传说信手捻来,对每个领地的风土民情知之甚详,举凡王城的民间小调、四大领地的歌谣他都能朗朗上口。


  新任教师的见闻广博令埃尔隆德惊叹折服,对他旅行各地所见的事物不时提出想法和疑问;不懂何谓王室禁忌的巴金斯先生,则对唯一的学生知无不言!


  很快,黑发王储便将问题兜转到巫童上,并得到想要的答案。


  「去年冬初被送到王城祭司院的巫童?您不知道吗?他的父亲是北境领主,战功彪炳的米克伍德公爵。」大睁着褐色眼睛惊讶反问,巴金斯先生同情地说:「可怜的孩子,秋季失去母亲,冬季又离开父亲,巨绿林每个人都非常哀伤,但,神谕命这孩子成为巫童,无人能违逆。」


  北境领主?!瑟兰的父亲是米克伍德公爵!这个答案解释了一切不合理,却在埃尔隆德心中生出更多不合理;命瑟兰成为巫童是基于什么理由?单纯因为神谕?或是想藉此削减公爵的实力?囚于祭司院的瑟兰,是人质吗?


  几乎抑不住胸中的翻涌,埃尔隆德不落痕迹调整呼吸频率,进一步探询:「请原谅我的无知与好奇,您可知道北境领主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瑟兰迪尔,初春诞生的孩子。他诞生那年的命名日,我正好人在北境,连续数日的盛大庆典令人难忘!」低着头陷入回忆的巴金斯先生,丝毫没有发现埃尔隆德丕变的神色。


  「北境冬季漫长,公爵之子是人们心中的春日之光,与众不同的金发,是日神的金色太阳与夜神的银色月光交织而成。算算,今年春季该满六岁了,但也才六岁。」来自夏尔的富裕乡绅摇着头惋惜,他不知道瑟兰迪尔成为巫童的真正原由,单纯哀叹六岁孩子的不幸命运。


  手指不自主地紧握,埃尔隆德将置于桌沿的手挪到腿上,保持着平静语调,「您见过他。」


  「是的,在北境大城周边林地,人们时常能见到与父亲共乘马匹出游的金发小公子,是个人见人爱的漂亮孩子!有时也与公爵夫人和侍女们乘马车行走于市镇大街,唉,为这位尊贵美丽的贵妇人哀悼。」巴金斯先生双手交握胸前,低声念诵祷词。


  黑发王储继续试探询问:「王城之人总说公爵的孩子与父王样貌相似,认为他们有些渊源,您的看法呢?」


  乍闻王储问及私生子流言,大惊失色的巴金斯先生赶忙挥动双手,打落了一本叠在桌上的书。


  慌张的巴金斯先生弯身捡书之余,也急忙说出自己的想法:「不不不,殿下千万别相信那些卑鄙流言,这类流言对陛下与已逝的公爵夫人都是污蔑!对丧妻失子的米克伍德公爵是极大的伤害!天下不乏拥有金发蓝眼之人,公爵夫人本身就是,而除了陛下,东境领主也是一头金发和蓝眼!啊,不,我不是说他…呃,总之,天下拥有金发蓝眼的又岂只几人?纯属巧合!」


  扬起微笑,埃尔隆德温言安抚:「我不信这流言,诚如您所言,纯属巧合。」


  这句话,终于让双颊因激动泛红的巴金斯先生能稳稳坐回扶手椅上,一手拿着从地毯上捡起的厚书,一手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擦着方才额上狂冒的汗水。 


  「您曾经见过东境领主吗?」为避免巴金斯先生起疑,埃尔隆德没将巫童的问题一口气问完,而是顺势转换话题。


  「东境领主已年迈,近年难得出现公众场合,而公爵之子被认为是传说中的日神转世,贡多林人民对他尊崇不已,一头金发犹如日光照耀在海面,明亮的令人炫目。」巴金斯先生仰起圆圆的下巴回想。


  「金花侯爵,太阳般耀眼。王城的贵族女子有一半为他倾心,另一半的女子,则仰慕西境领主迈雅公爵之孙,索伦。」埃尔隆德想起去年六月的夏至节庆典,身后侍女掩不住喜悦,不停议论两位难得同时现身在骑士武斗大会的美男子。


  点点头,巴金斯先生同意黑发王储的说法,「两位都相当俊美,但性格大异其趣!两地民情也不同,我更喜欢东境多些。」


  未曾亲临其他领地的黑发王储问:「东境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忆起旅居东境的日子,巴金斯先生双眼闪亮,「贡多林临海,拥有最美的珍珠与珊瑚,人民乐观友善,对旅人亲切有礼。去年春天我又去了一趟,夏末乘船由东境前往北境,航行全程平静又平安;两个大港口聚集了各地的水手和满运的商船,热闹非凡,带来各式各样的香料、珍宝和传说故事,在港边旅店落脚,每晚都能听上好几则精彩又惊奇的冒险故事!」 


  「年轻的金花侯爵威名赫赫,横行东方海域数十年的海盗在他的清剿下,近年已消声匿迹。」埃尔隆德由衷赞美着。


  「水手们都说,只要船上挂着东境领地的金色旗子,连海鸥这些贼鸟都不敢靠近!就算是一块面包,也能平安待在甲板上!」大笑出声的巴金斯先生,花白发梢闪着银光。


  从未见过海洋的埃尔隆德,心中生出无比向往,脑海里想象巴金斯先生形容的画面;風雨中的滔滔巨浪拍击岸边,海的潮湿味道沾附在发丝衣摆,旅店地板上的滑腻油脂混着倾翻的金黄啤酒,酒醉蹒跚的水手们就算滑倒出丑也照样哈哈大笑,人们纵情歌舞,诉说远方的故事。


  侧厅中,埃尔隆德专心聆听巴金斯先生的旅行经历;与此同时,黑发王后正以微不足道的理由,逐一汰换服侍王储已久的侍女与侍从。


TBC

Faded Laurels - Edmund Blair Leighton - 1889

  88 72
评论(72)
热度(88)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