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二十六)乡绅

  身穿厚重衣袍,宫庭教师们正齐聚在王居东侧偏厅,向教师长汇报这周的教学情况。埃尔洛斯仍卧床休养,少了这名调皮捣蛋的学生,教师们本以为能稍稍减轻负担,却事与愿违。


  巫士与巫童,这种人人避讳的问题,在埃尔隆德挖根刨底询问的情况下,宫廷教师们也许真的不懂,也许基于谨慎不敢言明,不论哪种,都足以令他们头疼不已。

 

  「在这个遍设祭司院的土地上,每个孩子自幼便受《神律》引导,崇敬神与祭司,若只是名普通的学生,我老早就责罚了!看看我?这几天全身晦气!」先前被黑发王储步步逼问的历史教师,正叨叨向教师长抱怨。

 

  坐在另一张椅子,教授文学的教师也抚着下巴诉起苦:「我也一样,突然被问起各领地的神话和传说故事,北方的日神与夜神、南方神话中的蜘蛛、东方海域的海神、西方的独角神兽,几乎是一日一问!殿下是在哪里看了这些书?或是谁告诉他这些荒诞故事?他居然质疑巫士的罪?!」

 

  「殿下还听过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庶民曲子,完全不符合音律的规则,也缺乏伟大庄严的美!」想起黑发王储口里哼的曲调,音律教师紧皱起整张脸。

 

  「庶民曲子?或许是从表演的艺人那里偶然听闻,但殿下对巫士感到好奇并不妥。」听着所有人轮番抱怨,教师长一点也不明白王储突然改变的原因,「对神话和传说故事感兴趣倒非恶事,殿下聪颖,只需要好好引导。」

 

  「由谁来引导或指导他呢?我研读历史、修习神学,对这些一点也不了解。」历史教师率先表明自己的立场。

 

  几位教师纷纷点头同意,七嘴八舌讨论起来;荒诞无稽的神话传说、粗浅的乡野歌谣,他们怎么可能懂这些低俗东西呢?根本是说唱艺人用以糊口的技能!这个麻烦责任该推到谁身上好呢?

 

  眼见时机成熟,虚咳了两声,历史教师端出心中老早备妥的人选,「这样吧!我有个提议,夏尔的比尔博.巴金斯先生。在座诸位全被他登门请教过,对吧?我在祭司院藏书室常见到他埋首翻查古老典籍,巴金斯先生热爱失落传说与歌谣,与几位高等祭司也有往来,只要祭司院同意,国王也不难接受,巴金斯先生是最合适的人选!」

 

  夏尔的比尔博.巴金斯先生?老学究们心中实在不怎么瞧得起这位自学的乡绅,但眼下,谁又比他更适合承担这个麻烦工作呢?


  历史教师的提议获得每位教师赞同,他松了一口气,以后不用再面对王储的可怕问题。 


***


  生平第一次进到王居,比尔博.巴金斯先生的雀跃难以言表,能够成为王储的教师是何等荣耀!

 

  当王宫派来的仆役恭谨呈送的国王亲笔信,瞠目结舌的巴金斯先生忘了行礼,手中烟斗也落在地毯上,燃烧的烟丝在地毯上留下一块黑乎乎的焦痕;他为自己的失礼与失态懊悔不已、不停道歉,冷漠的仆役藏不住眼角的嘲讽。

 

  送走仆役,关上家门的那一刻,巴金斯先生激动地几乎要拧下门把,为了一周一次的课程,他更勤奋地整理辛苦搜集得到故事及歌谣。

 

  两名一丝不苟的仆役步伐整齐,并肩走在巴金斯先生前方,像一对昂首阔步的鸽子,手里捧着新任教师带来的书,领着这位乡绅一路来到上课的侧厅,三人的后头又跟着两名手捧茶与杯的仆役,五个人走在长走廊的厚地毯上,安静得吓人,就连银托盘上的瓷壶与瓷杯也不曾发出任何碰撞声。


  依宫廷教师长向国王所言,这门课程是为了让王储更了解庶民生活,体察民情、知民苦乐,方能成为受民爱戴的君主。

 

  躬身向早已在厅中等候的王储行礼,前头的仆役把手中沉甸甸的书搁在桌上,后方的仆役跟上,将银托盘上的物品摆放在桌旁矮枱;四名训练有素的仆役行礼退出侧厅,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蓝色天鹅绒外衣将灰色眼眸衬得沉稳深邃,十岁的黑发少年挺直背脊,双手交握在身后,端立侧厅桌旁等待新任教师;在仆役退出后,他微微颔首向比尔博.巴金斯先生问安。

 

  王子!眼前站着的是王储!这个国家未来的国王!巴金斯先生慌忙回礼落座,盯着王子直瞧的眼睛眨了又眨,这位王储的眼神,完全不像个正值活泼年龄的男孩。


  坐在扶手椅上的巴金斯先生整整领子又拉拉袖口,不晓得该把双手往哪里放,开口第一句便是:「今…今天天气很好!」


  个子不高的新任教师,外表看来和平日见到的老学究们大相径庭;织花的棕色外套缀有金色扣子,是富有乡绅们常见的装份,不若宫中常见的华丽端整,也不似其他教师的厚重沉闷,微乱的深褐卷发已经花白,圆圆的脸上有双诚挚的眼睛。

 

  对新任教师有些期待,埃尔隆德开门见山便说:「听说巴金斯先生喜爱旅行,数十年来走遍王国四大领地,您的著作记录了许多神话传说与歌谣,这是件极了不起的事!」

 

  举起双手挥着,巴金斯先生连忙否认王子的赞美,「不不不!称不上著作,只是因为喜爱,在旅行时记下了人们口耳相传的故事和曲子罢了!」

 

  低下头,右手摸着桌上花费许多年岁才写成的厚书,除了今天这件最好的外套,巴金斯先生的每件衣服都见证了他的勤勉,手肘和手腕处都因为长年书写而磨损,染上洗也洗不去的墨渍。 


TBC

谢谢大家耐心看了这么多过渡章节,周末照例不更!☉▽☉/

The Learned Old Man - Alois Heinrich Priechenfried


  89 48
评论(48)
热度(89)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