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不能说那个字!】(下)

  瑟兰迪尔抽签的手气实在太背!从任务箱中摸出小红球时,身旁众人爆出的欢呼声此起彼落,兴奋高喊:「签王被抽走了!签王被抽走了!」

 

  【万劫不复地狱试胆大会】以红黄绿蓝白区分任务等级,红色小球只有一颗,被瑟兰迪尔从一百颗小球中抽走了!


  指尖捏着这颗该死的红色泡泡糖,瑟兰迪尔只想把它扔进嘴里用力咬碎!埃尔隆德站在他身后露出浅浅微笑。

 

  「从地下储藏室拿出一罐福尔马林浸泡的标本!」学长和学姊朗声宣布红色任务内容,不约而同伸出手,「交出身上的手机和所有照明设备,包括打火机,火柴也不准带!」

 

  地下室、储藏室、福尔马林……瑟兰迪尔觉得头晕想吐,埃尔隆德扶着金发学弟的腰,轻声安抚:「别担心,我认得路,也晓得东西放在哪里。」

 

  右手被埃尔隆德牵着、腰也被他紧揽着,左手捂着眼的瑟兰迪尔丧失了空间感和时间感,鼻子闻到的全是陈年的霉尘气味,只觉得脚下的阶梯似乎没完没了,一圈一圈走个没完,像是要直达地狱的核心。

 

  不确定走了多久,终于,埃尔隆德停下脚步,「这个地方确实很阴森,要不,我教你一个可以安心的方法?」

 

  根本不敢张眼的瑟兰迪尔依然用左手紧捂双眼,犹豫地点点头。

 

  「亲吻可以让人勇气倍增。」

 

  亲左脸颊就看不到那个,亲右脸颊就会勇气百倍!欧瑞费尔总是这么告诉小时候的瑟兰迪尔,然后把自己的脸颊凑过去,怕那个字的儿子就会在父亲的左右脸颊各亲一大口。

 

  「我爸也这么说。」就算闭着眼睛,瑟兰迪尔的白眼也翻到天边去了!


   「你父亲的做法和我不同,我需要你的气息。」

 

  还来不及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埃尔隆德的唇舌已经覆上自己的,瑟兰迪尔捂眼的左手被轻轻拨开;眼睛依然紧闭着,全然黑暗中,湿润唇齿与身躯贴近的触感更清晰,他的头更晕了。

 

  似乎也真的没那么怕了,瑟兰迪尔心想,恐惧被奇妙的欲望取代,他并不排斥埃尔隆德突如其来的亲吻,反而感到熟悉和怀念,心里充满一种遥远的安心感,大脑愈发昏沉。

 

  埃尔隆德的语调温柔,满含怀念与哀伤,「我们曾经约好一起毕业,瑟兰,你的气息给了我足够力量,这回得换你等我了。」

 

  一起毕业?你是大三的学长,瑟兰迪尔的大脑逐渐不能思考。

 

***

 

  睁开冷蓝的眼睛,瑟兰迪尔醒来时人在医院,身旁是担心了七天的欧瑞费尔,和特别来探望的加里安和费伦。

 

  「我为什么在这里?」干哑的嗓子挤不出声音,瑟兰迪尔更加疑惑,挣扎地坐起身体。

 

  扶起儿子的身体,欧瑞费尔在他背后垫上一个枕头,「你高烧好几天了,要不要先喝点水?」

 

  「你跟我们去参加试胆大会回来后就病倒了,你忘记了?」加里安关切地问。

 

  「试胆大会?」瑟兰迪尔浑沌的脑袋无法顺利思考,埃尔隆德学长呢?

 

  「对啊,你是一个人跟着我们去的,而且没人和你抽到配对的号码牌,你胆子超大的,一个人去了旧校舍地下室,还把一罐标本给拿了回来!」费伦想起那晚的瑟兰迪尔依然佩服不已。

 

  「不,我记得我和埃尔隆德学长在一起。」喝下父亲递来的水,瑟兰迪尔抚着沉沉的头,「三年级,住我隔壁寝室的学长,黑发那个。」

 

  「学长?」加里安和费伦不安地对望一眼,他们不记得学校或宿舍有这个人,而瑟兰迪尔隔壁寝室一直是空的。

 

  离开医院,好奇的加里安与费伦认真调查,四十年前,学校里真的有一位学长名叫埃尔隆德!三年级那年死于实验室意外现场,他的同学瑟兰督伊重伤送到医院,几日后不治。


  爱说鬼故事的加里安和费伦周身都冷了起来,瑟兰迪尔遇见的究竟是谁?


***

 

  大四了,万圣节将临,瑟兰迪尔沉郁地走在路上,对三年前的万圣节他仍记忆犹新,从那天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埃尔隆德的身影,学校里,没人见过、也没人记得这位学长。

 

  走在校园里的瑟兰迪尔,两条长腿突然变得异常沉重,左右各被一个三岁大小的孩子紧紧抱住;黑发双胞胎手脚并用,挂在瑟兰迪尔的腿上,彼此争吵不休。

 

  「是我先看到的!」

  「是我先的!你放开他!」

  「瑟兰是我的!我的!」

  「是我的!你走开!」

 

  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这两个孩子是谁?瑟兰迪尔觉得这两个孩子莫名有些眼熟。背后传来一对男女的声音:「埃尔隆德、埃尔洛斯,你们快从人家的腿上下来!」

 

  「瑟兰,你的气息给我足够力量,请你等我长大!」

  「你气息太过强大,竟然使我一分为二!埃尔洛斯,你走开,我才是本尊!」


END

差十九岁的小鲜肉,两个!

万圣节快乐!✿▔▽▔✿


  91 103
评论(103)
热度(91)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