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十六)隐患

  摇曳的花朵啊,您是否见到我遗失的黑加仑?

  问问四处采蜜的蜜蜂吧!

  忙碌的蜜蜂啊,您是否见到我遗失的黑加仑?

  问问流经森林的河水吧!

  奔流的河水啊,您是否见到我遗失的黑加仑?

 

  沐浴完,用过晚餐的瑟兰迪尔穿着宽松的衣服,屈膝坐在壁炉前扶手椅上,怀里是父亲特地送来的毯子,手里捧着埃尔隆德今天送他的《金翅雀与黑加仑》,一遍又一遍反复诵读。


  流淌的河水停下吟唱的歌曲,轻笑着说:

  金色的鸟儿啊,您拥有飞越森林的翅膀和远视的目力,

  问问您的眼睛,问问您的心,您的黑加仑在哪里呢? 


  室内的温暖与窗外的寒冷截然两种世界,两只蓝松鸦躲在床帐上方悄然安歇。暖烘烘的炉火映在男孩澄亮金发上,他看书看得入迷,思绪仿佛随着金色鸟儿飞在天空。


  临近睡前祷时分,瑟兰迪尔浑然未觉。


***

 

  王城祭司院作息严格遵守八個禮儀時辰的祈祷钟声。晚祷钟响后,壁炉与烛火燃起,沐浴也在这个时间,晚餐会在稍后送来,睡前祷钟响结束后,加里安与费伦会来到瑟兰迪尔房间,做最后一次巡整,确保室内舒适温暖。

 

  今晚,睡前祷钟尚未响,加里安和费伦却提早现身,一同前来的还有高等祭司甘道夫,后面跟着的黑格比肩上背了一篓沉重柴薪。

 

  沉迷于书中世界的瑟兰迪尔,完全没有察觉四名访客上楼的脚步声,直到开门的声音传进耳里,他才慌忙把书塞在毯子底下,再一屁股坐在毯子上;不敢起身的瑟兰迪尔,苦着一张小脸不理会老者关切的询问。


  平日面色再不悦,也懂得回礼的小小贵公子,今日理都不理眼前的老者,坐姿异常僵直,双手像是不晓得该往哪里摆,东摸摸、西拉拉,局促不安的模样反而启人疑窦。

 

  看着瑟兰迪尔不自然的举止,甘道夫慈蔼微笑,「公爵大人不会希望见到你忘却应有的礼仪,亲爱的孩子。」

 

  身后是忙着收拾桌子的加里安、正在拍枕铺床的费伦,黑格比正把一块块柴薪堆叠在壁炉旁;甘道夫走到扶手椅旁,弯腰低声提醒金发男孩:「你藏了什么好东西呢?嘘——别声张也别否认,我想和你分享一个有用的经验:『藏东西,要力求自然。』。」

 

  甘道夫伸出手,点点毯子里露出的小小书角;瑟兰迪尔的小脸蛋腾地红了起来,热度堪比火热的炉火,急忙用小手把出卖他的书角盖住,大大的眼睛狠瞪发现秘密的高等祭司。

 

  浓密的灰胡因忍笑而微颤,甘道夫直起身,朝倔强的瑟兰迪尔眨眨眼,转过身对两位年轻祭司和壁炉旁的辅祭说:「今晚有场风雪,记得检查窗子是否紧密,别忘了替壁炉添加足够柴火。」  


  这本书怎么会出现在瑟兰迪尔房里?甘道夫没有想太多,米克伍德公爵送来的物品太多,每一箱都被仔细检查过,书籍绘册全被祭司长下令收存,不允许巫童学习文字与知识。


  幽禁隔离、无法学习,这样的环境对一个孩子是极大的戕害!若能有一本书成为漏网之鱼,反倒值得庆幸。

 

  「对个孩子来说,闹闹脾气、情绪不佳,虽是无伤大雅,但礼仪仍需时常注意,这是修养的展现、受人赞扬的美德......,我们所行一切应要心怀虔敬、使神喜悦……,行事切记勿躁勿慌、心平气和……」假意训诫的甘道夫在屋里来回踱着,直到瑟兰迪尔将书好好掩起。


  书掩妥了,但为了不显突兀,甘道夫只得继续说些无关痛痒的话。

 

  耳朵听着甘道夫没完没了的絮絮叨叨,完成铺床工作的费伦,朝检查窗户的加里安挑了挑眉,心中不禁要同情金发男孩;好端端的公爵之子奉神谕成为巫童,祭司院里,虎视眈眈盯着巫童的祭司与辅祭随处都是,而这些高等祭司若有心训诫,说上三五个钟头绝非难事。

 

  走近弯身在壁炉前慢吞吞添柴的黑格比,费伦拍拍年轻辅祭的肩,催促后者加快手里添柴火的速度——只有尽快完成工作,才能阻止甘道夫继续滔滔不绝。


  自愿协助搬柴的黑格比一进房门,便把注意力放在瑟兰迪尔身上,那个巫童似乎藏了什么?高等祭司在包庇?他没能听清甘道夫对巫童低语的话;在费伦催促下,他不情愿地将手中柴块抛上壁炉柴架,砸起飞散的炙热火星。


  祭司院的洪亮钟声在此时响起,甘道夫顺势落下一句,「啊,睡前祷钟响了!诸位今日的辛劳工作到此结束,请尽快返回房中虔诚悟过。」

 

  离去前,高等祭司低声为瑟兰迪尔衷心祈祷,「愿神护佑你,亲爱的孩子。」 

 

  将室内烛火逐一熄灭,加里安点亮来时的提灯,费伦手里拎着装餐具的提篮等在门旁;壁炉前的黑格比拍拍长袍上的木屑,斜睨着眼,锐利的眼睛再次打量扶手椅上的瑟兰迪尔。

 

  四名访客终于离开,但瑟兰迪尔急跳的心尚未平复,那位黑发辅祭离开房门前,回头望来的眼神充满质疑和敌意,令他心生警戒。 


  当初巨绿林侍女们缝在褐袍衣摆的物品都极小,瑟兰迪尔把它们全藏在蓝松鸦筑在树篱的窝巢里,就算被发现也无碍,蓝松鸦和牠们的亲戚渡鸦一样,就爱捡些闪闪发亮的东西回巢——但,一本书可不是鸟儿们能拾回巢里的小东西,书也不该放在那里承受风吹雨淋。


  壁炉火光熊熊,瑟兰迪尔双眼环视这间独属自己,却随时受到检视的房间;必须把书藏起来,藏在哪里好呢? 


TBC

夜祷(Matins,子夜时分)

晨曦祷(Lauds,清晨或是三点时)

第一时辰(Prime,在六点时)

第三时辰(Terce,在九点)

第六时辰(Sext,中午)

第九时辰(None,下午三点)

晚祷(Vespers,点灯时分或下午六点 )

睡前祷(Compline,睡前或是晚间九点) 

The Heart desires - Edward Burne-Jones - 1875(局部)

 

  90 56
评论(56)
热度(90)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