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十五)特别

  「为什么金翅雀坚持要找到那串黑加仑?」蓝色眼睛直直盯着黑发少年,困惑的瑟兰迪尔歪着头继续问:「每年夏季,满山遍野都有的小果子,为什么牠一定要找到遗失的那串?」


  探着身子,瑟兰迪尔的视线回到埃尔隆德手中的书,书页上的金翅雀正展翼飞在黄昏的天空,嘴里叼着失而复得的黑加仑。

 

  昨晚,为了选一本与瑟兰迪尔喜爱的动物、植物有关,同时又合适六岁孩童阅读的书,埃尔隆德在几位侍从惴惴不安的注目下,翻遍西厅藏书室的书柜,找到以诗歌方式写成的《金翅雀与黑加仑》。


  流畅的手抄字迹,搭配精美彩绘图画,这本童书多年前属于埃尔洛斯,草草翻阅后被遗忘在藏书室角落。

 

  简单轻快的词句,描述饥饿的金翅雀在森林中四处寻觅,最后,牠找到一株结实累累的黑加仑,甜美的滋味是天下之最!金翅雀吃得肚皮饱饱、心满意足,接着,牠仔细挑楝黑亮饱满的成熟果子,决定带一串回巢中慢慢享用。


  嘴里衔着黑加仑的金翅雀飞啊飞,想到这串果实的甜蜜多汁,牠忍不住笑了起来,嘴上叼着的黑加仑就这么落入茂密森林。伤心的金翅雀急急忙忙问花朵、问蜜蜂、问河流,费尽千辛万苦寻回牠遗失的小果子。


  为什么金翅雀坚持找到那串遗失的黑加仑?手里捧着刚念完的书,埃尔隆德不停思索。

 

  自小被律法规章包围,埃尔隆德没有机会阅读这类童话书籍,而母亲与侍女们的床边故事属于弟弟;对于瑟兰迪尔提出的简单问题,聪颖过人的黑发少年反而无从答起。

 

  「也许牠特别喜欢这串黑加仑,或许特别甜美、或许……」没有任何依据的胡乱臆测,埃尔隆德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脸上难得地出现困窘神色。

 

  「我懂了!就像天底下有许多小兔子,但只有菲特牠们是我的好朋友,对我来说,牠们是特别的!那串黑加仑对金翅雀一定也是特别的!」瑟兰迪尔仰着小下巴认真思考,双眼在冬阳下是通透的蓝。

 

  宝石般熠熠生辉的蓝色眼睛,埃尔隆德怔怔地有些入迷,灰眸不自觉地随之明亮,「在饥饿的情况下,那串黑加仑的甜美滋味太深刻,对金翅雀而言,就成为最特别的存在。」

 

  「如果牠吃到黑加仑时并没有那么饿呢?」

  「那么,这串黑加仑就和寻常可见的黑色小果子没两样了。」

 

  「这么说,那串黑加仑之所以特别,只因为金翅雀太饿了,实际上,可能是再普通不过的黑加仑。」悬空的小脚踢着,靴子上的银扣环随着动作一闪一亮;坐在石枱上的瑟兰迪尔侧倾着金色小脑袋,继续思考着奇奇怪怪的小问题,「但我们不是金翅雀,不晓得那串黑加仑究竟哪里特别。」

 

  与金发男孩并肩坐在高高的石枱上,听着他自问自答,埃尔隆德发自内心微笑,荒芜的灰色心灵如春风温煦拂过,快速萌生青翠嫩芽。


  人人皆待王储以礼、毕恭毕敬,中间永远隔一堵看不见的高墙,特别安排的数名玩伴也不知如何与不苟言笑的王储共处;埃尔洛斯偶尔兴之所至拉着哥哥玩闹一番,但也只是偶一为之。

 

  贵族孩子们大多与埃尔洛斯处得极好,埃尔隆德曾见到他们在庭园开心追逐玩耍,也曾看过他们在王居侧厅演奏乐器、又唱又跳,每每看见这些欢乐景象,他不免心生羡慕,却始终格格不入。


  王储的头衔与颈上金环一样,摘也摘不掉。 


  望着身旁的天真男孩,埃尔隆德不禁自嘲地想:能无拘无束坐在王储身边一起看书,是因为这孩子什么都不晓得,知道后,会远离吗?

 

  「这本书里的字刚才教过你了,回去试着多念几遍。」将手中的童书阖起递给瑟兰迪尔,埃尔隆德忽然有感而发地说:「但你也要记得,金翅雀为什么会遗失牠的黑加仑。」

 

  「嗯,牠不该笑的。」

 

  「沉浸于美好而轻忽大意,忘记牢牢衔住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很多事物一旦遗失,便再也要不回来。」身为王储,埃尔隆德对这其间的道理很早便了然于胸。

 

  王储地位看似稳固,实则必须时时戒慎用心,权与利的角力及平衡早就开始。埃尔隆德发觉自己就像那只金翅雀,必须牢牢衔住王储头衔,一刻不得松懈,一旦失去口中的黑加仑,后果绝不是童话中的完美结局。 

 

  不明白黑发少年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那句话让瑟兰迪尔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悲伤和恼怒,「如果失去并不是因为轻忽大意呢?如果金翅雀的果子是被抢走的呢?我的兔子没有了,还有…还有…」


  还有父亲、自由、未来,太多太多,全涌在瑟兰迪尔胸口、梗在喉间,六岁孩子所理解的词汇无法说明心中的复杂感受。


  「许多事物还是能找回来的,金翅雀不也找回牠的黑加仑了吗?」不懂如何安抚孩童的埃尔隆德,犹豫地伸出手,摸摸金发男孩没戴帽兜的小脑袋,「正如你说的,夏季时,满山遍野都是黑加仑,等春天一到就会有更多兔子,不是吗?你想找寻的,只要有足够耐心,也一定可以寻回。」


  跳下与肩同高的石枱,黑发少年理理久坐发皱的衣物,转过身、朝瑟兰迪尔张开双臂,「下来吧,瑟兰,我该回去了。」

 

  「你明天还会来吗?」抓着手里的书,瑟兰迪尔怀着期盼问。

 

  「不会。」

 

  金发男孩的表情明显暗了下来,变化速度之快,让埃尔隆德几乎要笑出声,「这几天我天天都来找你,但明天有重要访客,后天下午三点见?」

 

  「好!」光明瞬间又回到瑟兰迪尔脸上,石枱上的大雪兔抱住埃尔隆德的脖子,给他一个大大的亲吻,如同过去对待父亲与母亲那般。


  身处陌生环境,周遭充斥不言不语的沉默祭司,动物朋友不能交谈,孤单的瑟兰迪尔犹如书中的金翅雀,将埃尔隆德视为唯一的,也是最特别的存在。


TBC

*临时有事要忙,周五不更,周末照例不更!☉▽☉/

*《金翅雀与黑加仑》是我瞎编的小书,会不时出现在后文。类似题材的童话寓言太多,不考据。

Story Book -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 1877


  101 93
评论(93)
热度(101)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