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十三)次等

  不祥的巫童?金发男孩的蓝色眼睛明澈如雨后晴空,血渍与泥尘丝毫不影响纯净的脸庞;这般蒙神祝福的孩子,不祥之说在他身上反倒显得无稽了!埃尔隆德无奈笑着,然而,母亲前阵子的重病倒是一点不假。

 

  金发男孩不悦地嘟起嘴问:「你笑什么?」

 

  「抱歉,现在是哀悼的时刻。」埃尔隆德把注意力放回小刀的削刻工作上,继续手里的工作,「不过,在王城,庭园里的猎兔犬是训练用来捕捉兔子的,追猎兔子并不是因为饥饿,是服從主人命令;若是叨走兔子,也不是做为牠们的食物,只是服從命令。」 


  「把兔子咬死是命令。」瑟兰迪尔用了肯定句。

 

  是命令,来自埃尔洛斯,唯一的王弟;沉默片刻,埃尔隆德明确回答:「对,是命令。」

 

  盯着石枱上的黑发少年,一模一样的外表,瑟兰迪尔不掩厌恶地回答:「和你长得一样的那个人,对吗?我讨厌他。」


***


  同一个时间,王居东侧小厅里,礼仪教师正一丝不苟指导埃尔洛斯。


  小厅的窗户只能见到庭园一角,埃尔洛斯的视线不由自主往庭园瞟去;金发男孩今天来了吗?见到猎犬们做的事了吗?他实在很想欣赏金发男孩伤心欲绝的模样,同时,希望对方记得自己所做的事。

 

  埃尔隆德的光芒太盛,身为次子的埃尔洛斯总是期冀受到瞩目,若小小的恶行能达到目的,那就做吧! 

 

 心不在焉的埃尔洛斯在学习上原本就不若兄长投入,尤其是礼仪课程,笔挺束紧的正式礼袍令他浑身不舒服。严格的礼仪教师不停纠正他站立、行进的姿态与每一个小动作,不论举手投足、用字遣词或声音语调均精确要求,身为王子必须能够完美展现王家风范。 

 

  趁滔滔不绝的礼仪教师背过身去,埃尔洛斯翻了个不耐烦的白眼。


  出生时,便被授予各种头衔,成年之日起,只要得到父亲允许,埃尔洛斯将以领主之姿管辖属于自己的富饶领地,丰厚的税收亦将保证国王次子此生优裕富足,但他的心中始终悬着一块——这世上最好的东西,优先属于埃尔隆德,其次才是自己。

 

  「只不过早一刻钟降生于世,埃尔隆德也不过早我一刻钟时间!为什么两人命运差这么多?如果早一刻钟诞生的是自己,王储的地位是自己的、王城东方的领地是自己的、父母的深切期许是自己的、众人的仰望也是自己的。」埃尔洛斯偶尔会不满地想。

 

  外貌、年龄均相同的两个黑发男孩,为避免误认及可能的纷争,埃尔隆德与埃尔洛斯的颈上分别有一只环,前者金、后者银。

 

  好动的埃尔洛斯一向讨厌早睡,七岁那年夏夜他假装睡着,在乳母与侍女们离开后偷偷溜下床,想跑到兄长房里同睡一张床;正准备打开房门,却听到乳母与两位侍女聚在房门外肆无忌惮地聊天。


  以为埃尔洛斯已经熟睡的乳母,瞧了安静的房门一眼,「我们的王后心太软、善良又仁慈,把埃尔洛斯王子留在身旁并且这么宠爱他,各方面的待遇和大王子没有太大差别。」

 

  「是啊,照过往例子,王家若生双子,第二个孩子必须被送去祭司院软禁。」一位褐发的年长侍女,习惯性地拨拨发鬓,掩去新冒出的白发,「以前听老一辈的祭司提过,王城祭司院南侧有栋独立的房子就是特地为这种事情建造的。」

 

  「软禁?为什么?」新进年轻侍女藏不住好奇开口问。 


  听见这么愚蠢无知的问题,乳母不自觉地拉高嗓音,「双子容易起争夺呀,何况出身王家!妳想想,若是国王身旁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对他来说,当然是心头大患!万一哪天国王被偷偷替换了,那是多可怕的事啊!」


  面对年轻侍女的提问,褐发的年长侍女也摆出老气横秋的口吻,「现在国家承平,加上妳年轻不晓得,很久前如果生了双生王子,和大王子长得一样的王弟从出生起就送到祭司院软禁,免得横生枝节;养起来还有个用处,必要时能做为替身去送死。」

 

  「但我相信啊!不管有没有送去软禁,埃尔洛斯王子这一生的目的也就是做为替身,为了各种目的送死、或做些其他我们不晓得的可怕事情。」乳母耸耸肩,像在述说一则童话故事般,不痛不痒。 


  「啊,真可怜!同样是王子,为什么埃尔洛斯王子的一生注定悲惨?!」惊惶的年轻侍女忍不住替自己的小主人抱屈。


  瞥着抱不平的年轻女孩,年长侍女嘴角挑起嘲讽的笑容,「妳自己看看,照顾大王子的是谁?全是年轻漂亮机灵的!像我们两个老妇和妳这样什么都不懂的,才会被派来照顾埃尔洛斯王子,哈哈,懂了吧?因为是次等的啊!」

 

  年轻侍女欲哭的神情,让乳母与年长侍女们掩嘴窃笑,又忙着彼此提醒保持安静,三人推推拉拉、裙摆彼此磨擦,细细碎碎的谈话声渐渐远离房门。

 

  软禁与替身之说,在埃尔洛斯心里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年长侍女自嘲的话语,同样深深刺伤黑发男孩。他想起几次意外遇见侍女或仆从,他们往往慌忙地恭谨行礼,却在发现王子的颈间银环时,大大松一口气,露出莫名其妙的轻松表情。


  身为次子,一切就该是次等吗?


  埃尔洛斯一辈子牢记她们的谈话内容,这也让他自此热衷听闻侍女与仆从间的闲谈八卦。打探与交换秘密,往往伴随令人沉沦的掌控欲望和野心,彼时的埃尔洛斯并不明白。


TBC

George Francis Augustus Vernon, 8th Baron Vernon - Sir James Jebusa Shannon



  99 74
评论(74)
热度(99)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