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三)初雪

  二十二名祭司由甘道夫率领,分乘六辆四轮马车,在王城骑兵队护卫下,于初冬之日浩浩荡荡进入北境森林,「吾等奉神谕及国王命令前来。」

 

  通报,只是出于形式上的尊重,祭司是神的仆人,有权自由进出王宫以外的任何地方;王城骑兵是属于国王的军队,进出任何城市均不得受阻挠。

 

  收到突如其来的紧急通报,身为领主的米克伍德公爵与领地内贵族依礼出城相迎,却被切断来路困于城外,眼前的王城骑兵人数远不是区区几名守城卫兵能够抗衡。


  为数不多的守城卫兵与侍从手持武器戒备,眼睛紧紧盯着米克伍德公爵,只要公爵有任何动作下令反击,每一位巨绿林子民都愿意奋力与王城骑兵相搏。然而,欧瑞费尔保持着静默,巨绿林为数众多的军队部署在北方边境,非一时半刻能驰援,眼前情势有异但目的不明,他未命侍从放出禽鸟示警。


  祭司与骑兵在此时兵分两路,为数较多的一队以甘道夫为首,继续包围米克伍德公爵等人;另一队骑兵直奔公爵居所而去,随行还有两辆马车与車上的七名祭司。

 

  被团团包围的欧瑞费尔,没能想到这行不速之客的目的竟是自己唯一的孩子,「神所选定的巫童?!」

 

  不知晓那则灾难般的预言,听完甘道夫表明来意,震惊的欧瑞费尔只能依凭情势做出最合理的判断——以子为挟、削权夺产。 

 

  「他的性命与安好,由王城祭司院以神的名义起誓,向您做出绝对的保证,任何人,甚至国王也不能动他分毫。」甘道夫定定看着米克伍德公爵做出承诺,「祭司院已安排好他的生活所需,绝不令一个六岁孩子苦寒受饿,您毋需挂心。」

 

  这段承诺不是体恤丧妻未久的公爵、不是哀悯六岁的孩子,而是为了那则预言所透漏的讯息。祭司院与王城必须力保瑟兰迪尔平安,这是个命运与国相系的孩子啊!绝不能损动分毫。

 

  完全没有说服力的承诺。巫士与巫童的地位过于低下,以巫童身份安置在祭司院令欧瑞费尔心中满是疑惑,祭司院如此郑重的承诺更是透着难解的诡异,但神谕与王命相偕而来,任何抗拒的行动与逆反叛国无异。

 

  指节因紧握而发疼,眼下只能强忍下这口气,无论如何,必须以保全瑟兰迪尔性命为最优先;行至甘道夫面前,欧瑞费尔声音里全是隐忍的怒气,「不能道别?」 

 

  前行的脚步立刻引来王城骑兵持武器近身戒备,阻止米克伍德公爵接近高等祭司;马匹灼热的鼻息就在眼前、铠甲兵戎的冰冷碰撞声此起彼落,公爵身后的贵族们也以极快的速度上前护卫自己的领主。骤然紧绷的气氛与欧瑞费尔带来的强大威迫感,在在让甘道夫与祭司们背脊发寒。

 

  直面米克伍德公爵的甘道夫摒住呼吸,颔首回复:「恕难从命。」

 

***

 

  巫童的褐色宽大布袍取代剪裁合宜、织绣华美的丝质衣裳,脱下饰以繁复缎结的柔软小皮靴,换上粗糙过大的硬皮鞋,侍女们忍着泪,在七名祭司监看下替瑟兰迪尔换掉所有衣物。

 

  北方冬季已临,乳母快步跑在长长的走廊上,气喘吁吁取来软绸斗篷想替房内更衣的小主人披上,却受到王城骑兵阻止无法进门,「放我进去!你们这群没心没肺的臭男人!外头这么冷、王城那么远,若在路上冻坏了他,你们谁负责照料?」

 

  又哭又闹的尖细嗓音在房门口嚷个不停,实在令习惯安静的祭司们难以忍受,在为首的一名高等祭司同意下,乳母气呼呼地一把推开守门的骑兵。


  房内的祭司们十分谨慎,并不轻易让貌似无害的乳母靠近瑟兰迪尔。


  两名祭司上前拿走那件小小的软绸斗篷,里里外外查找可疑之处,银制领扣、金线密绣的镶边,双层的软绸也被拆开察看,却是什么也没有。不情不愿地把损毁的斗篷还给气得双颊通红的乳母。

 

  跪在瑟兰迪尔身旁,乳母替他披上斗篷,仔细将银勾扣稳稳扣妥,声泪俱下抱住眼前的孩子大哭:「啊!我可怜的乖孩子啊,这些没心没肺的臭男人连件斗篷都不肯让您穿上,天气这么冷,他们太没良心了!您才这么小,只是个不满六岁的孩子!我舍不得与您分开啊!」

 

  抹了抹泪水,不顾祭司们嫌恶的目光,乳母旁若无人继续哭哭啼啼:「您是我从小看顾到大的,以后谁来照顾您呢?您还没学会怎么照顾自己啊!外头的食物比不上自家,您别挑食,别饿着了;他们肯定也不会给您准备好衣裳,别挑拣,千万别冻着了!以后,我没办法在您身边替您缓解风寒之苦啊!」

 

  女人家的絮絮叨叨本就令监看的七名祭司无比心烦,现在,乳母哭,众侍女也跟着哭,整个房间闹哄哄的!长年居住祭司院,习惯静穆生活的祭司们岂能忍受?他们抚着额头各自踱开,一个个捂上耳朵、挪开了紧盯不放的视线。


  借着侍女们的哭声遮掩,乳母紧紧抱住眼前不安却镇定的六岁孩子,语速极快地在他耳边低声说:「公爵大人交待,您忠心耿耿的两位朋友将随行,别害怕。」


  与此同时,侍女们彼此掩护、分工合作,以最快的速度取下保母别在裙摆上的针线,将几件细碎物品牢牢缝在褐色长袍的衣摆隐密处。

 

  一窝女人在房里抱着六岁小主子哭哭啼啼道别,却是个个小心翼翼,绝口不提逝去不久的公爵夫人与被困城外的米克伍德公爵,不让她们钟爱的小主人添加伤悲。


  房里的哭声没有消停反而愈发响亮,放乳母進房的高等祭司头一个奔出房门,不耐烦地用手指着瑟兰迪尔,对守在门口骑兵大喊:「立刻把他带出来!」


  其余六名祭司用力捂起耳朵也挡不住这恼人的可怕声音,一个个争先恐后逃离哭声震天的房间,

 

  走在六名祭司筑成的人墙里,六岁的瑟兰迪尔看不见四周的景象,他不停回头,只能见到周身祭司们身上的白袍,散着祭祀时焚燃的乳香与没药的沉厚气味。走出居所大门,两辆镶嵌王城祭司院徽记的四轮大马车,以及更多的王城骑兵早已在台阶前等待良久。

 

  初冬的第一场雪落下,在地上积起薄薄一层白,登上马车前,瑟兰迪尔抬头,见到半年多来,父亲领着自己亲手驯养的两只蓝松鸦在灰蒙蒙的天空盘旋。


TBC

The Arming and Departure of the Knights - Edward Burne-Jones - 1891-1894


  88 60
评论(60)
热度(88)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