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二)北森

  北境巨绿森林非常古老,最详尽的王国史书也无法窥见巨绿林全部的历史;森林极为辽阔,自王国东部沿北境延伸至西侧,最精确的王国地图也难以描绘人迹罕至的几个地区。

 

  森林住民的音乐、歌谣、神话、祭典均与王国同源,表现方式却不尽相同,更加自由奔放、不受拘束;使用的语言与王城并无二致,但森林深处的住民因地处偏远、与外界往来少,在口音及字词运用上有着些许差异。

 

  传闻中,巨绿林住民拥有不同于常人的能力,他们的先祖可溯及远古神灵,血液里流淌与生俱来的力量,使他们与鸟兽心灵相通,得以役使森林中的飞禽走兽。

 

  「役使飞禽走兽不是什么神奇技能!」其他领地的年轻贵族子弟们,往往对这类乡野奇谈嗤之以鼻,「为了狩猎活动,哪位富贵人家的子弟没有役使飞禽走兽?驯服猎鹰、驱使猎犬,只要有好的训练师都可以办到!」

 

  王国承平太久,多数贵族的生活除了出入王城,便是安适地待在自有领地,这辈子只在书籍、地图和传闻中听过北方森林,从没有去过位于北境的大城,没有见过巨绿林热络的贸易活动,也没有见过森林住民的富裕生活,更没有见过米克伍德公爵宅邸不输王宫的庭园与富丽堂皇。

 

  无识之人难以想象世上有任何城市堪与王城相比拟,因此,尽管旅行的商人及吟游诗人口中不停述说北方大城的丰饶,但对世代奉王城礼法为规臬的贵族子弟而言,他们认定所有北境之人说话的口音与王城不同、遣词用字有出入,一切皆难登大雅之堂,除了守军骁勇善战外,北方森林全是村野鄙夫,过往的赫赫战功不过是史书上轻描淡写的一笔。 


  唯有亲眼见过北方大城繁华景况的人,留下抺灭不去的赞叹与记忆。

 

***


  昂贵的手工蕾丝与珍珠缀满衣领与袖口,处处讲究的丝质里衣与天鹅绒外衣,衬得五岁金发男孩更加清灵可爱;脚上的小皮靴饰着银环扣与丝缎,在森林奔跑的他像个精灵,身边跟了一头敏捷的小鹿。

 

  午餐后,原本该午睡的瑟兰迪尔溜出房间,拎着小藤篮、领着小鹿擅自跑进森林。他在森林捡到一窝宝贝,用外衣小心包起放进藤篮,挂在小鹿脖子上,急着想回家呈给母亲看,却在林地边缘遇上前来寻人的乳母及侍女。 


  「不听话的孩子会被邪恶的巫士抓走的!」惊慌又气急败坏的乳母站在林地边缘,双手叉着胖胖的腰,朝出现在视线里的瑟兰迪尔大喊。

 

  每个孩子都听过的吓唬话,几乎令每个孩子都感到害怕——除了瑟兰迪尔。他停下奔跑的脚步,满心期盼地看向乳母身后缓步前来的母亲,淡紫色的衣裳让她的蓝眼映出紫萝兰的色彩,长长的金发典雅盘起,覆以珍珠编成的网,在春日阳光下明艳犹如美神。

 

  温柔的母亲微笑望着一身狼狈的小男孩,「你必须为自己鲁莾的行为负责,瑟兰,今天下午你没有点心可以吃、待在房间反省直到晚餐时间,尔后,每周的礼仪课程增加两堂。」

 

  瑟兰迪尔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里,他甩掉紧追不放的乳母和侍女,嘟着嘴小跑在长廊的暗红地毯上,柔软的金发上沾附着树叶和草枝,身后紧跟着忠心耿耿的小鹿,牠一蹬一跳陪着小主人进到欧瑞费尔的书房,脖子上仍挂着小藤篮。

 

  一脸委屈的瑟兰迪尔什么也不说地扑到父亲的腿上,过了半响,金发男孩才抬起头,圆睁着疑惑的澄澈眼睛问:「那些脖子上刺有黑色蜘蛛的巫士都是坏人吗?」

 

  「不尽然。好坏不是取决于身份,而是意念和行为。」坐在椅子上的欧瑞费尔搁下手中的笔,替趴伏在自己腿上的瑟兰迪尔拨掉头发和领间的草叶。

 

  「不听话的孩子真的会被他们带走吗?」五岁的男孩继续追问。

 

  银发父亲挑着眉藏起窃笑,「如果被带走,肯定不是因为不听话,但擅自跑进森林里确实很可能遇上游荡的坏巫士。」

 

  乳母的话没有吓到瑟兰迪尔,父亲的话倒令他心生警剔,小男孩站直身体,眼里的倔强被愧色取代;小鹿跑过来蹭蹭小主人红润的脸颊,这让瑟兰迪尔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

 

  取下小鹿颈上挂的藤篮,瑟兰迪尔小心翼翼揭开被外衣包裹的宝物,将篮子递给父亲,「我在巢里发现牠们,牠的父母被雀鹰攻击,巢里只剩两只小鸟。」

 

  接过瑟兰迪尔递来小藤篮,两只幼雏正在啾啾啼鸣,欧瑞费尔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你看见牠们的父母被攻击?告诉我,你袖手旁观的原因。」

 

  「唔,所有的鸟都有孩子…」年仅五岁的瑟兰迪尔努力思考着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小小的脑袋不停搜寻、组织合适的语词,「如果我赶走了雀鹰,雀鹰的孩子就得饿肚子,或者,雀鹰会转而猎捕其他的鸟,会有其他的雏鸟失去牠们的父母,没有父母照顾的孩子会死去......我不是为了想要养鸟才让牠们的父母死掉。」

 

  凝望着瑟兰迪尔无所隐瞒的悲悯眼神,欧瑞费尔点头认同,「一切自然法则都该被尊重,你做得很好。我允许你饲养这两只蓝松鸦,牠们是非常聪明的鸟。」

 

  仔细检视过两只啼叫不停的幼雏,欧瑞费尔将篮子递还给儿子,「但你今天犯了错,又被罚在房里思过?」

 

  「嗯,而且没有下午的点心,以后每周还要多两堂礼仪课。」怀里抱着藤篮,瑟兰迪尔沮丧地垂下头,严肃又严格的礼仪教师比巫士更可怕。

 

  没有被瑟兰迪尔无比委屈的童稚嗓音打动,欧瑞费尔提起原本搁下的笔,淡淡回应:「你不是初犯,你母亲给予的惩罚很恰当,晚餐之前好好待在房间反省吧。」

 

  银发父亲的话让瑟兰迪尔头更低了,牢牢抱着篮子,他端正行礼转身离开,什么都听不明白的小鹿轻快地跟上小主人的脚步。

 

  「好好照顾你的蓝松鸦,我期待见到牠们健康成长。」偷偷瞥一眼满脸绝望往门口走的儿子,欧瑞费尔低声地说:「待会我让人送几样点心去你房里。」

 

  天真烂漫的笑容立刻重回瑟兰迪尔脸上,小小的手搭在厚重门把上,回头望向父亲;欧瑞费尔看着心情转好的儿子,笑着说:「也会送一些幼雏的食料过去,你们都需要食物才会长大。」


***


  小偷小摸、索价过高、喉间有刺青符印、幻术使得差、祈祷总是不生效、草药常识比农妇更糟!这些都不是巫士讨人厌、名声差的主因。

 

  地位崇高的祭司居住在祭司院,贵族们争相花费巨额金钱供养,祭司院的学徒被认为是神圣术法的传人。巫士呢?巫士什么都没有。无根无产的巫士游走四方、居无定所,有不少会选择给家贫的父母微薄谢礼,带走他们养不活的男孩做为旅伴,同时,也做为传承术法的弟子,这些男孩被称为巫童。

 

  被巫士带走的男孩真能成为巫士的极少,离开父母后,经常一转眼便被居心不良的巫士卖给人贩子;有些男孩更成为巫士们用来获取财物的工具,许多大老爷愿意为稚幼的巫童付出许多金币,狎玩之物比起无用的幻术能替巫士赚到更多钱。

 

  于是,巫士名声差,巫童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冬季第一场雪落下时,六岁的瑟兰迪尔被祭司院冠以巫童之名带走,其间的折辱意味明明昭昭。


TBC

Blue Jay - John James Audubon -1827

蓝松鸦,体长9-12英吋。


  103 68
评论(68)
热度(103)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