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中土街旅记】



右一:领主的瑞文戴尔素食餐厅,本日特餐是奶油野菇炖饭、鲜蔬浓汤、特制甜点和热红茶。

右二:瑟兰的米克伍德酒馆只在夜间营业,墙上挂牌写着:「未成年及半兽人不得进入(含矮人)」。

右三:巴金斯先生的面包店远近驰名,负责替熟客送货的史矛革时常把脚踏车扔在店前不见人影。

右四:索伦的魔多饭店,门前立牌写着:「不欢迎巫师」,椅子上的灰扑扑斗篷不晓得是不是甘道夫落下的。 


***


  一早收拾好物品,我和友人背起大背包离开停留两晚的B&B。昨天在罗浮宫待上一整天,今天该登上艾菲尔铁塔、游游塞纳河、欣赏充满时尚的香榭大道、走趟著名的蔷薇街,各式各样的甜点令人食指大动。


  现在,我们手里捏着写满标注的地图,出发前往距离二十分钟车程的中土街。

 

  突如其来一场骤雨,打湿中土街古色古香的建筑,雨后天晴的傍晚,街道上仍有薄薄的积水,街灯一盏一盏亮起,漫步在传说中的巴黎中土街、远眺霞照中的铁塔,心情舒爽极了! 


  看见埃尔隆德领主的餐厅时,我们心中既兴奋又忐忑,决定不再怜惜荷包的苦难,深吸口气,走进气氛宜人的瑞文戴尔素食餐厅享用晚餐。可惜,主餐即将吃完,仍只见到里里外外忙碌的林迪尔和侍者,完全没见到领主的身影。


  趁林迪尔不注意的空档,我们塞了张欧元给一位看起来颇机灵的侍者;收下小费的聪明侍者立刻明白钞票的用意,弯腰低声对我们说:「领主大人跑到隔壁酒馆约会去了。」

 

  飞快解决桌上的昂贵晚餐,等不及侍者端来餐后热茶,我们已经急急忙忙推开米克伍德酒馆的蓝色大门,打算喝杯全巴黎最有名的多卫宁红酒——当然,这是借口。


  坐在吧台前的高椅,我们向加里安各点了一杯多卫宁,他才转身拿酒,我们已经稳稳拿起手机,准备偷拍约会中的领主和瑟兰,但是,东张西望却没在满座的店内见到这两位传说中的恩爱恋人。


  偷喝了不少酒、双颊明显酡红的加里安将酒搁在我们面前,看到我们的手机和失望的眼神,站在吧台后方的他窃窃笑着、指指楼上……好吧,今天的偷拍没希望了(泣),但似乎有什么事被间接确定,我们偷偷欢喜着。

 

  从酒馆出来的时间晚了,空气微湿微凉,巴金斯先生的面包店早已打烊,想买面包明天得趁早!


  今晚,咱们就住魔多饭店吧!虽然半兽人服务生長相有些吓人、房间据说也差强人意,但好歹价格亲切、还有位索大眼帅哥可以拍合照,更何况,紧邻面包店的三楼房间窗户肯定能窥见酒馆楼上的所有景况!


  思及此,我和友人不禁紧紧握拳,掌心止不住地冒出激动的汗水。


  「请给我们三楼靠面包店的房间!」我们异口同声,朝柜台处面容狰狞的半兽人急切地提出住房要求。

 

  半兽人挠挠没头发的脑袋,露出一口尖利黄牙笑的歉然又诡异,「抱歉,那个房间专属于索伦大人。」 


  靠!


END

  98 72
评论(72)
热度(98)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