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月】

  今夜,无月的星空显得格外斑烂,窗前的埃尔隆德怔怔望着床上背对自己右侧卧的身影。薄被掩去瑟兰迪尔下身,朦胧的星光映照在他光裸莹白的背部,黑暗中,白晳的皮肤仿佛微微发光。 

 

  不壮硕却紧实匀称的肌肉线条舒缓而优美,腰部的弧度令黑发男人移不开注视的目光,瑟兰迪尔反射点点星光的浅金色长发铺散于枕间。

 

  皮肤上的黑色暗影在覆盖下半身的薄被边缘蠢蠢欲动,终于化为纤长黑线向背部错落延伸而去。埃尔隆德睁大灰色眼瞳勉力凝望,几乎忘了呼吸。黑暗中,他仅能仰赖微弱星光辨明暗影如枝如叶的形状,是花茎。

 

  黑色花茎上犹如滴落点点红墨,在瑟兰迪尔无瑕的皮肤上绽放细长的花办与芯蕊,血红、妖魅的曼殊沙华、彼岸之花,自腰臀缓缓而上,逐次盛放。

 

  刺青般的血红曼殊沙华在背上蜿蜒,经过左侧腰际、回到背脊起伏处,延伸至左侧蝴蝶骨、肩胛、颈侧,最终隐于另一侧的黑暗而不得见。

 

  背窗侧卧,瑟兰迪尔身上的红色彼岸花随着轻浅的呼吸,在光影中像迎风微微颤动摇曳的花朵,散发着实际存在的热度,暧昧的热度。埃尔隆德依然站在窗边一动不动看着,直到瑟兰迪尔因躁热与薄汗醒来,以手肘缓缓支起上身,原本散的于枕间的淡金色长发如瀑垂于身侧。

 

  张开左手五指翻来覆去察看,低头,瑟兰迪尔瞧见绽放在左胸的彼岸花,继而转头看向窗外无月的夜空,「朔月,我竟忘了。」

 

  一朵红色曼殊沙华盛开在瑟兰迪尔左侧太阳穴,鲜活生动。狭长蜷曲的鲜红花瓣伸展在眉鬓之间,几抹艳红芯蕊落在额间、颧骨之上,替他清冷的面容凭添妍丽与妖惑,衬得一双冰蓝眼睛格外冷冽,猫般灵动的眸心泛着流转水光更加闪耀;头上的犄角如张扬斗胜的公羊角厚实旋卷,白宝石般的半透明质地隐隐散发光芒。


  背窗而立的埃尔隆德是生态保育学者,他抚着唇角和下巴,饶有兴味地观看瑟兰迪尔每一处细微转变。


  两个星期前在古老森林捡到的哭泣小孩,四五岁模样,淡金色柔软的发间长着圆圆短短的小犄角、浓密眉睫更突显一对明澈汪蓝的大眼睛、屁股上有条金色软鞭似的可爱尾巴;虽然有些任性、脾气不好、吵着要回家又说不出家住哪里,但埃尔隆德难以将小小的瑟兰迪尔与眼前的生物做出联想。


  眼前的生物奇特而美丽,光裸的身上只有一条系于颈间的黑色颈链。丝缎与天鹅绒精心制作的黑色颈链,密贴于颈部,中央垂挂一颗剔透的圆型水晶;被小小瑟兰迪尔当成宝物的水晶球,一根银色长发绕在球心。

 

  修长的四肢跪伏在床上,瑟兰迪尔痛苦地弓起身体,发出隐忍的低喘,背部的蝴蝶骨渐渐隆升,形成两块高耸的突起,旋即升起一对巨大贲张的暗金色膜翼。


  诱人的气息酿自森林中蓬勃生长的草木,随着展翼迅速覆盖整个房间,微润的馨香犹如身处春日雨后森林,充满丰沛的生命力、激荡出最原始深层的欲念,身后甩动的金色长尾不吝惜展现力量,如同最危险的鞭子。


  淡色的唇勾起一抹令人心荡神驰的笑容,未着寸缕的瑟兰迪尔自床上起身,缓步朝紧贴窗框而立的埃尔隆德走去,「人类,这才是我原本的模样。」


  成年未久的Incubus,身躯与四肢未脱少年的纤细与青涩,态度无礼却举止优雅、张扬华丽却干净纯粹;背窗而立的黑发学者,镇定自若地继续伪装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人类。你会怎么做?瑟兰迪尔。


***

 

  瑟兰迪尔必须为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承担极大的责任,他的父亲,统领一方的欧瑞费尔也要负部份责任。

 

  成年后,拒绝猎食人类女子令瑟兰迪尔精力不足,挑三拣四没有一个满意,古老的律法很快便彰显它的力量——不吃饭就等着饿死!尽管Incubus是恶魔的一脉,瑟兰迪尔也不可避免地日趋衰弱,拥有一对银翼的银发父亲将自己的头发与古老魔法结合,制成护身符挂于儿子颈间。

 

  衰弱中止,但瑟兰迪尔也变小了!不仅仅只是外貌的幼小,心智亦同。

 

  不服从教诲、无视生存法则的儿子变回当年软软糯糯可以捧在手上的小团子;幼小的Incubus只需要森林的精气便能存活,重获一个会撒娇卖萌紧黏父亲不放的儿子,欧瑞费尔悲中有喜。


  年幼的瑟兰迪尔轻易便融化父亲坚毅的心,欧瑞费尔对他难以坚守各项原则,对于寻求解决方法也就没有特别积极,只有朔月能使瑟兰迪尔短暂恢复原貌。


  但银发的父亲没想到,宠在手心的小小儿子在本该无比熟悉的森林走失,而且被伪装成人类的埃尔隆德捡走。 


END

今天父亲节,必须要有欧爷!

Incubus=梦魇=男版魅魔;梦魇食用女人精气,魅魔食用男人精气。

拒绝猎食的瑟兰变小,迷路遇上好心腹黑其实不是人类的领主。(有点久的脑洞,听说发出来有助遗忘。撷一段发出,其他抛脑后。

Lycoris radiata (L’Hérit.) Herb. - H.C. Andrews-1799-1801


  85 88
评论(88)
热度(85)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