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

  东海以东有座环型岛屿,林木蓊郁、草木苍翠,珍禽异兽居住其间,中央是美轮美奂的圆型湖泊,湖中有多彩的鱼,湖畔一栋占地极广的雅致宮殿,空中祥云朵朵,这里是安逸和乐的净土。 

 

  湖畔宫殿是东海之主埃尔隆德的行宫,建好之后,约莫百年来一趟,每次移居行宫总是神神秘秘、不带任何婢从,连负责龙宫大小事务的林迪尔也不明白为什么,但只要来行宫住上一回,主子的心情能好上许多年。

 

  这阵子,百年未曾踏足行宫的埃尔隆德情绪极差,先是女儿暮星的宠物龟走失,跑到人类海滩上被一名人类所救,这只傻龟平日被女儿宠坏了,身上有她赋予的小小仙力,自作主张带着人类到女儿居处说要报恩,这下糟了,女儿爱上人类,非要嫁给他。

 

  哼!阿拉贡那个臭小子,不晓得用什么方法让女儿对他死心塌地,而人类的寿命不过短短一瞬。

 

  正巧遇上甘道夫来访,埃尔隆德要求阿拉贡跟着仙人到西方学习长生不老之术,能不能学得成就看这小子的天命。对父亲的独断,暮星虽然体谅但也伤心,跑到天上的祖父母家暂居,表明要等阿拉贡学成返回才要回家。

 

  坐在龙宫的王座上,埃尔隆德叹口气、抚抚额角,更大的麻烦即将出现。

 

***

 

  东海之上出现一只金羽凤凰,张开的华美羽翼遮天蔽日,却比日光更耀眼、比晴空更明亮,长长的飞散尾羽上仿佛缀满熠熠宝石,璀灿耀眼。凤凰长鸣一声往仙岛而去,海族子民纷纷将头探出海面观看奇景,并遣人向龙宫回报这则消息。

 

  收到通报的林迪尔立刻想起百年前曾经历的可怕景象!


  关键时刻,埃尔隆德跑到哪里去了?找遍龙宫上下也没见到自家的黑发龙王,林迪尔急得直冒汗——虽然身处深海里,但他真的感觉到额上正冒着滴滴冷汗。

 

  仙岛行宮里,将盛满美酒的金杯递给百年未见的瑟兰迪尔,埃尔隆德柔声询问:「怎么突然就来了?连身形都不曾隐匿,发生什么事?」

 

  身穿金羽白银编织的长袍,背朝埃尔隆德侧躺在行宫的柔软卧榻上,北方的凤凰之王瑟兰迪尔无动于衷,不回应关切也不接过酒杯。

 

  将金杯轻轻搁在几上,埃尔隆德拢拢玄色衣袍在瑟兰迪尔身旁坐下,抚捻散在卧榻上的淡金色长发,「生谁的气呢?瑟兰。」

 

  东海之主心里清楚,这事一定和莱格拉斯有关。心里暗笑,若不是生儿子的气,不晓得要花费几个百年才能再见到瑟兰迪尔;拒绝自己的拜访,也不再到这座为他修筑的行宫,百年前争吵后便赌气到现在的凤凰之王没那么容易消气。

 

  猛然翻过身,瑟兰迪尔冷蓝的眼睛恶狠狠盯着埃尔隆德,「说!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哪件事?」埃尔隆德诧异地问。

 

  「我那个离家出走百年的儿子,突然写一封信回家,说要协助一个人类前往西方学习长生不老之术!」坐起身的瑟兰迪尔紧紧揪住埃尔隆德的衣襟。

 

  温热手掌覆上瑟兰迪尔拉住胸前衣襟的手,埃尔隆德语气温柔:「我完全不晓得这件事,亲爱的瑟兰。」

 

  百年前,北方的凤凰之王笃定埃尔隆德窝藏离家出走的儿子,气极的瑟兰迪尔让海水几乎沸腾,东海生灵受到极大惊吓与震慑,但找遍龙宫没见到莱格拉斯半点踪迹。


  面对气势汹汹的陌生金发王者,林迪尔完全无力阻止。惊扰海中生灵的举动,令身为东海之主的埃尔隆德也难得愠怒,两位亲密恋人千年来头一回发生争执。


  就在瑟兰迪尔愤而甩袖离去之后,埃尔隆德见到笑嘻嘻躲在暮星背后走来的莱格拉斯,当下捏碎水晶王座的扶手。

 

  若莱格拉斯安安份份待在龙宫也就罢了,但这位王子对陆地上的人类太过好奇,埃尔隆德无法有效管束,毕竟他是瑟兰迪尔的孩子而非东海子民。


  正是这位顽皮的王子自暮星居处带着宠物龟出门玩、弄丢了龟、龟带回阿拉贡、阿拉贡带走女儿的心。

 

  当甘道夫前来龙宫客居,埃尔隆德请这位得道仙人带领阿拉贡前往西方学习长生不老之术,阿拉贡一方面认为学成可以得到龙王认可、一方面也想和暮星公主长相厮守,二话不说便同意追随甘道夫前往西方。

 

  和阿拉贡结为莫逆的莱格拉斯也对前往西方跃跃欲试,埃尔隆德挑了挑眉,没有阻止,用唇边的酒杯掩去上扬的嘴角,对百年来没写过半封家书的莱格拉斯说:「此乃大事,你该修书一封告知令尊,并在他抵达此地前启程离开。」

 

  命海燕将信送往北方,热血沸腾的莱格拉斯朝西方嚷着:「不成功誓不返!」与一脸愁色的甘道夫、阿拉贡相偕往西方而去。

 

  如同埃尔隆德预料,时隔百年,收到信的瑟兰迪尔找到好理由前来兴师问罪。

 

  右手仍紧紧攒住埃尔隆德的衣襟,瑟兰迪尔凝望东海之主的灰色眼眸,坚定又冷然,「他送来的信上有东海的味道。」

 

  「几日前,莱格拉斯确实曾路过,他不愿告诉我去处,我建议他写封信给你,好让你安心。」极尽轻柔抚着瑟兰迪尔因嗔怒而微红的脸颊,埃尔隆德继续说:「我怎可能藏匿他百年而不告诉你,让我们分别长达百年之久?」

 

  松开紧抓衣襟的手,瑟兰迪尔别过脸避开埃尔隆德的手,忿忿地躺回卧榻软枕上,「因为你知道说出实情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莱格拉斯足以成为一位王者,你便能安心退位离开北方,对吗?」埃尔隆德执起几上金杯,再度递给瑟兰迪尔。

 

  抬起疑惑的目光斜睨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的语气稍有软化,「我不认为他离家出走一百年对成长有什么帮助。」

 

  「离家出走、四处游荡没什么帮助,但西方之路险阻重重,我相信他会脱胎换骨,明白你为了北方安定付出多少心力。」扶着瑟兰迪尔坐起,埃尔隆德再次将金杯递给他,这回,东海之主没有被拒绝。

 

  「若真是那样就好了。」沮丧的瑟兰迪尔靠在埃尔隆德身上,喝着久违的龙宫佳酿,他想念恋人的体贴,「我并不留恋枯燥乏味的王座。」

 

  东海之主微笑劝说,「不如,你留在这里等他回来?加里安和费伦足以管理好一切。」

 

  「我担心莱格拉斯的安危,埃尔。」喝下酒的瑟兰迪尔有些困倦,埃尔隆德说话的声音逐渐模糊不清,他闭上眼沉沉睡去。

 

  扶着瑟兰迪尔在卧榻上躺好,埃尔隆德将右手托在胸前、掌心向上,手掌上方蒙蒙眬眬出现一颗散发光华的圆珠。灵动的圆珠大小如掌心一般,东海之主将圆珠置于凤凰之王腹上,圆珠像有生命一般缓缓没入,消失在腹间。

 

  「莱格拉斯会做好继承王位的准备,亲爱的瑟兰。」埃尔隆德脸上泛起笑容,在沉睡的凤凰之王唇上落下轻轻的吻。

 

  东海之主与凤凰之王在仙岛上恩恩爱爱、舒舒畅畅度过好一段时间。加里安和费伦办事妥贴,北方有重要大事才会送书信和遣使者前来。


  林迪尔对自家主子有更深一层的了解,摇头赞叹:「这两位瞒了千年也是够强。」

 

  在岛上度过不短时间,嘴很刁的瑟兰迪尔胃口出奇的好,脸颊丰润,气色好极了!含住埃尔隆德喂来的樱桃,嚼着酸酸甜甜的艳红水果,瑟兰迪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个晚上,瑟兰迪尔肚子疼,听过神仙肚子疼吗?没有,从没听说过!埃尔隆德的喜悦却是溢于言表,「良辰到了,瑟兰。」

 

  「良辰?」捂着腹部的瑟兰迪尔紧盯着乐开怀的东海之主。

 

  「孩子的时辰到了!」执起爱侣的手,埃尔隆德笑着补充:「我们的孩子。」

 

  瞪大一双透蓝眼睛,怔愣了好一会的瑟兰迪尔大喊:「我是公的!我是公的!」

 

  深夜,房内迸出万丈光芒,一颗比鸡蛋略大些的卵诞生了!把卵万般呵护地拢在掌心,东海之主乐坏了,抱着一脸茫然的瑟兰迪尔亲了又亲。

 

  来自北方的凤凰之王始终不明白,身为雄性的自己为什么会诞下一颗卵?一定是埃尔隆德搞的鬼!

 

END

端午节快乐!☉▽☉/

没空写的脑洞,写成短篇就对了!

一切细节以及他们为什么没了老婆就别计较 ≧▽≦



  107 152
评论(152)
热度(107)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