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的烦恼】(二)截稿

  下着大雨的深夜,在警局憔悴见面的两个单亲爸爸,手里都抱着哭哭啼啼的【别人家的孩子】。

 

  开车载着莱格拉斯回到家,洗澡哄睡又是一轮折腾。将睡着的莱格拉斯放上小床盖好薄被,金发的单亲父亲露出浅浅微笑。


  不晓得为什么,瑟兰迪尔对再次见到黑发男人有些开心,也许是对方专注聆听的眼神,也许是他嘴角温和的笑意,尽管是在这么疲惫不堪的情况下。深夜的警局,他们没有太多交谈,交换孩子、完成必要行政程序,但两人仅仅只是相视一笑,所有疲劳与沉重已烟消云散。 

 

  临睡前,控制不住眼皮的瑟兰迪尔突然睁大眼睛,从床上弹坐起来。孩子换回来了,但婴儿车忘记了!两人到警局时,因为下雨,孩子都是抱在手上。


  也罢,婴儿车,身外之物,反正是同款的车子,不亏。置物篮里的保温水瓶、分装好份量的奶粉、消毒过的奶瓶、各种布巾和尿布……莱格拉斯的咬牙器,要拿回来吗?他最喜欢的咬牙器……亚玟的也该还回去......。


  周日夜晚,瑟兰迪尔在极短时间内便陷入久违的安睡。


***

 

  准时起床的周一,等着瑟兰迪尔的便是地狱般的截稿日、暴躁的周一、电话铃声响个不停,催稿、排版、广告页面、最后确认,各种烦躁急促的讨论声此起彼落。此时若金融市场出现猛烈震撼弹,或哪位财经龙头突然蒙主宠召,一切推倒重来。


  身为财经周刊副总编辑,每逢周一,瑟兰迪尔的心情就会格外暴躁。


  每周二出刊的杂志必须在周一下午四点截稿连夜付印,偏偏昨天弄丢自家儿子、抱错别人家女儿,原本舒舒服服的周日毁于一旦。瑟兰迪尔今天的耐心来到史上最低点。


  截稿日催促稿件当然不是瑟兰迪尔工作,问题在他负责的几个项目当中有位永远慢半拍同事——施萝莉小姐,一周前被强塞到瑟兰迪尔麾下,替补请产假的陶瑞儿。


  各部门的同事全警告瑟兰迪尔,这位【女神】是瘟疫!是害虫!最好的方式便是当神仙供起来,早晚三柱香、离远远的、不闹事就行。他偏不。

 

  习惯了精明干练的陶瑞儿,性格犀利的金发男人实在无法忍受这位新下屬。


  施萝莉小姐绝对是全出版社最头痛的人物,可惜,至今没人拿她有办法,不论到哪个部门都弄得人仰马翻。好言软语永不见效、厉声疾色又委屈落泪,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你使尽全力,她不痛不痒。


  另外,施萝莉小姐对自己的【女神】封号相當沾沾自喜。


  如火如荼的截稿日,施萝莉小姐负责的稿件到今天中午迟迟没有消息,早上一进办公室她便躲得不见人影。直到中午休息时间,她才悄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用餐,而其他人甚至连喝杯水都没时间。

 

  隔着桌子,站在慢半拍同事面前,瑟兰迪尔忍着怒气、环起双臂,「施萝莉小姐,请问那四页的专栏稿到了吗?」

 

  今天穿了套裙摆缀满蕾丝的公主洋装,深褐色头发弄得卷卷美美的,施萝莉小姐正极力维持端庄姿态,贴着小钻与花朵蝴蝶结的美甲小心翼翼地旋转塑料叉子,卷起微波意大利面准备送进嘴里。


  听见瑟兰迪尔的询问,身为助理编辑的施萝莉小姐张着艳红的唇抬起头,嘴角还沾有意大利面酱;停下拿叉子的手,却没打算放下,「还没有…但我上周五发了短信给教授,昨天虽然是周日,我也特地打电话催过他好几回...」


  「言下之意,妳今天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收到。」瑟兰迪尔冷声嗤笑。

 

  刷得卷翘浓密的睫毛搧啊搧,双眼泛红的施萝莉小姐替自己抱屈,「对方拖稿又不是我的错。」 


  「搁下妳的午餐,先打个电话给他。」居高临下的瑟兰迪尔,双手自胸前放下,叉在两侧腰上,在旁人看来是十足威吓的姿势;忙碌的同事们不禁瞟来视线,等着看战斗机如何轰炸棉花田。

 

  「可是,我才吃两口。」

  「打电话有助妳的消化系统正常运作。」

  「但是我胃不好…」

 

  「我记得陶瑞儿转交给妳的联络资料上注记很详细,这位曾任CEO的大学教授不接受电话以外的联络方式,同时,假日不接电话。」毫不留情戳破施萝莉小姐的谎言,瑟兰迪尔拿起桌上电话的听筒递给她。

 

  瞪着站在桌前的长腿上司,施萝莉小姐翻开联络用的电话本,不情愿地拨出号码,却在接通后立刻挂断,「电话忙线,我晚点再催。」

 

  瞇起锐利的冰蓝色眼睛,瑟兰迪尔沉声问:「妳上周联络过对方吗?」

 

  「那个…我有联络啊,很多次。」施萝莉小姐低下头,推推鼻梁上的粉红框眼镜,浅褐色眼睛骨碌碌瞟转着。

 

  「什么时候?」

 

  华丽的指甲绕着卷卷的头发,施萝莉小姐撇了撇嘴,「大概是…大概是上周三,对!就是上周出刊后开始联络的,之后我每天都打電話和他讨论。」

 

  「陶瑞儿生产前已经和对方敲定至少六则专栏主题,直到她产假结束都不需要太大的调整,上周五下班前,妳说已经和他讨论过这周的主题、大纲和表现方式,当时,妳也顾左右而言他。」双手慢慢撑上桌沿,瑟兰迪尔倾身向前逼视着不停后缩的施萝莉小姐,「我现在很怀疑,妳,记得约稿对象是哪位吗?记得这周的主题吗?」

 

  「当然,是…是白城大学的...金融系的教授。约稿的主题...我...我说完就忘记了,那个只要教授知道就够了呀。」迎面而来的强大压迫感,让施萝莉小姐手足无措,从没有人对她这么咄咄逼问;她捏紧的手,几乎毁了她漂亮的美甲,但语调却是低声下气,「 我只是个助理编辑,接这个工作没多久,什么都不懂...」

 

  「什么都不懂?妳刚才的电话号码前写的是『玛莉蛋糕』,『玛莉蛋糕』是白城大学金融系教授?不会正好姓瑞文戴尔吧?」再次戳破【女神】的小把戏,瑟兰迪尔直起身体,不屑地睨视着羞愤的施萝莉小姐。

 

  瑟兰迪尔转身便走向总编办公室,用力敲响格洛芬德尔的门。

 

  邻桌一位新进的好心同事立刻上前关切,柔声询问施萝莉小姐:「他根本没必要那么凶,妳还好吗?唉呀,没事的,周一嘛!截稿日大家都没什么耐性。」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造成大家麻烦,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催过了,但他的稿就是没到,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办。我只是个小小的助理编辑,人家是大教授,怎么可能理我?万一延误出刊都是我的错!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施萝莉小姐的声音和表情委屈极了,但她怎么可能承认真正的错误呢?


  事实上,施萝莉小姐在上周三确实打过电话,却在看见相关背景资料又听见瑞文戴尔教授的好嗓音后,把正事忘得一乾二净!这位小姐只顾缠着对方调情,在对方第六次拒绝她的共餐邀请时,她彻底恼羞成怒挂掉电话,将对方的联络资料撕碎扔进垃圾筒,把约稿的事远远抛在脑后。


  编辑部明亮的玻璃门打开,一位黑发男士不急不徐走进来,「请问,陶瑞儿小姐的代理人施萝莉小姐是哪一位?」


TBC

领主会见到瑟兰吗?啦啦啦~✿▔▽▔✿


  116 100
评论(100)
热度(116)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