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保姆】(二十四)赌约 END

  差点,瑟兰迪尔又要再次逃走!一切要怪四位老人家在晚餐后聊得太忘我,婚礼的安排、丧子丧女的苦痛,一路聊到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完全没控制音量的大小,也没注意到来找父亲的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

 

  「三个孩子今后将在萝林宅邸成长,当然,一定会让他们经常回来小住,非常感谢你抓到犯人,埃兰迪尔。」提及三个年幼的孩子,凯勒鹏的笑容有些怅然。

 

  虽然泰瑞.道格被逮住为心中带来一丝安慰,但话涉失去父母的三个孩子,起居室里的四人脸上同时漫上一股忧伤,尤其是埃兰迪尔,他依然心怀歉疚,「我很抱歉没照顾好凯勒布里安,不论是女仆或红衣女,调查方向一直充满错误,不曾有人推想她们是同一人,浪费太多时间调查无辜的人导致悲剧发生。」

 

  「你失去埃尔洛斯,同样承受丧子之恸,谁能料到”她”竟然是个男人?而且是一个经常以身为瑞尔戴尔家男仆为傲的人,然而,泰瑞.道格这份引以为傲源于他自认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但谁又能看的出来呢?就连与仆人朝夕相处的史东女士都没发现他的异常,一直以为他只是爱道人是非。」凯兰崔尔拉着凯勒鹏的手,诚挚地对埃兰迪尔说出心中的想法,

 

  「幸好他们夫妻留下三个孩子。」凯勒鹏将话题引向未来可见的希望,接着又征询欧瑞费尔的同意,「三个孩子很适应陶瑞儿,我打算继续聘用她当保姆,瑟兰应该不需要伴读的保镳了吧?」

 

  坐在萝林夫妇对面的欧瑞费尔浅尝一口杯中红酒,「说实话,陶瑞儿当初入学选择幼儿教育专业让我很讶异,不论伴读四年间的保镳工作或这两个月的保姆身份她都一样出色,多年的计划很幸运有她协助,你尽管询问陶瑞儿的意愿,只要她愿意,我完全没有意见!」

 

  「欧瑞费尔,你可别答应的太快,别忘了瑟兰很可能也需要可靠的保姆替他照顾孩子。」凯兰崔尔一脸戏谑看着欧瑞费尔和埃兰迪尔。

 

  举起酒杯向埃兰迪尔致意的欧瑞费尔已经笑得合不拢嘴,「瑞文戴尔家的双胞胎基因确实不同凡响,辛达血脉一向人丁单薄,这下兴盛有望了!」

 

  「别忘了我们的协议,欧瑞费尔,埃尔洛斯的三个孩子已经在萝林,我把儿子做为当年赔礼也算是赔给你了,记得分我几个孙子孙女继承瑞文戴尔家业!」埃尔迪尔端起酒杯,再次强调和提醒。

 

  举起酒杯轻抿一口,凯兰崔尔的视线扫着其他三人,「你们认为…他们会有几个孩子?」

 

  埃兰迪尔挺直了身体,「鉴于罗林家族有三个继承人,他们至少要生六个,我三个,欧瑞费尔三个!」

 

  「如果这六个都是双胞胎,其中一对要硬生生拆开多可怜?你四个,我四个,如何?」欧瑞费尔左手支在下巴,认真地想。

 

  四人中,唯一的Omega听不下去了,凯勒鹏冷着脸,「你们把瑟兰当什么?Omega怀孕生子是很辛苦的,凯勒生第一胎时哭那么惨,她怀第二胎时,我都要赞美她勇气十足了!两胎会有两到四个孩子,足够了。」

 

  「如果只有两个孩子,他们一家分一个,实在很单薄呀,不论成长或继承家业,总是需要兄弟姐妹做为支持和后盾,至少也要有四个孩子!」凯兰崔尔话才说完,便收到来自伴侣冷冰冰的注视,她聪明地让没说完的话和酒液一起吞下喉咙。

 

  凯兰崔尔没说完的话,从埃兰迪尔嘴里冒出来,「要不要再来打个赌?你们今天带来这么多瓶酒,不打算赢回去吗?」

 

  「赌胎数或人数?我赌他们会生三胎,人数就随缘吧!也许会有三胞胎、四胞胎什么的。」欧瑞费尔双眼闪闪发亮,兴致高昂地回应埃兰迪尔打赌的提议;两胎恐怕已经是瑟兰迪尔能接受的极限,身为父亲的欧瑞费尔在心里偷偷笑着,但年轻人嘛,意外多一胎是正常。

 

  「我赌两胎双胞胎!」凯兰崔尔提出的数字既顾及伴侣的心情,也支持自己人丁旺的想法;凯勒鹏则是微笑点头表示认同。

 

  「身为埃尔隆德的父亲,我明白他的能耐,四胎双胞胎!」埃兰迪尔愉快地做出决定,「现在,必须约定时限,八年?十年?赢的人可以到输的人家里,把看上的酒全带走!」


***

 

  说好晚餐后要谈谈婚礼的安排,原本要加入四位长者谈话的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因为悲伤的丧子丧女话题而止步于门边,谁晓得话锋一转,竟变成生子生女的打赌?!埃尔隆德不禁要想,若不是自己在瑟兰迪尔身边并紧紧拉住他,这些话很明显会让瑟兰迪尔再次打包行李逃走。

 

  沉着脸,被埃尔隆德拉回三楼客房的瑟兰迪尔,房门还没关上已经大声嚷出:「我不是生孩子的工具!」

 

  「不,亲爱的,你当然不是。」埃尔隆德和颜悦色地拉起瑟兰迪尔的手,轻声安抚,「我相信他们只是太开心,没有半分恶意。」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埃尔隆德心中难免遗憾,二十八岁,以家族传统来说早该当父亲,埃尔洛斯二十四岁时已是三个孩子的爸;捏捏瑟兰迪尔因疾走和怒气而微红的脸颊,这几天,他的体温比起往常高一些、更容易情动,埃尔隆德记得加里安前天神秘兮兮的提醒耳语,「瑟兰的抑制剂在失效边缘。」

 

  「别介意那些话,我们顺其自然就好。」埃尔隆德从后方环住瑟兰迪尔的腰,鼻尖轻轻蹭过他的后颈部,还没有信息素的释放,但直觉也告诉埃尔隆德,发情期近了;这么多年都等了,接下来几天是关键,更需要耐心和不动声色。

 

  「不可以顺其自然,答应我的事不要忘了,我要把研究所读完。」回过身,环住埃尔隆德肩颈,「我的抑制剂该换新的了,你有空陪我去吗?」

 

  「被标记过的Omega不需要抑制剂…」擅于察言观色的埃尔隆德立刻发现自己的话引起对方的不悦,轻轻啄了一下瑟兰迪尔紧抿的嘴唇,「好好好,我陪你去换抑制剂,顺便去海边走走?那里有间很不错的海景餐厅,但我们需要提前订位,这两天我也会比较忙,周五如何?」

 

  「周五吗?」似乎有些危险,可是现在除了埃尔隆德,没人会同意带自己去换抑制剂,瑟兰迪尔勉强地点点头,「好吧,就周五。」

 

  就这么垂目点头的一瞬,瑟兰迪尔错过埃尔隆德眼睛里得逞的眼神。

 

  「别对四位长辈失礼,我们至少得下楼寒喧一番,毕竟谈的是我们的婚礼安排。」埃尔隆德这么说着,双脚却完全没有任何移动,只是亲吻着脸颊愈来愈红的瑟兰迪尔,「你还没告诉我想要哪一种婚礼?亲爱的瑟兰,就在庄园里?父亲的小岛上?海边除了风大一些,其他都不错。」

 

  指尖逐一挑开埃尔隆德的衬衫扣子,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耳畔说:「决定婚礼的细节最容易导致分手,不如,全部交给他们?」

 

  「真高兴我们意见一致,亲爱的。」埃尔隆德敏锐的鼻子,嗅到瑟兰迪尔颈后开始出现极淡极淡的Omega信息素气味。

 

  起居室里的四位长者,迟迟没等到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打赌的情况更热烈了!埃兰迪尔举杯朝欧瑞费尔祝贺,「明年此时,也许我们的孙子或孙女已经三个月大,哈哈哈!」

 

END

好不容易能爬上乐乎的我,想发个文真难…_(:зゝ∠)_

完结洒花!☆.。₀:✿゚✲゚✿:₀。\☉▽☉/。₀:✿゚✲゚✿:₀。.☆


  114 162
评论(162)
热度(114)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