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保姆】(十九)计划

  犯人用来拍摄的手机被欧瑞费尔毁得彻底,里面有关瑟兰迪尔的影片是极有力的证据,但做为父亲,他宁愿将影片清个干净也不愿做为证据保存提交。


  天晓得在整个过程里,会有多少人把这样的影片当笑话和谈资流传散布?之后,也许还必须做为呈堂证供在法庭上公开播放,让所有人讨论瑟兰迪尔的遭遇,争辩影片中的Omega是自愿或遭受胁迫,无限扩大对孩子的伤害。


  手机里不只有瑟兰迪尔的影片,在这之前还有更多受害人。和座狼合作时间最久的闯入者之一,将影片全放在手机里方便随时回味。


  循线查到外号座狼的主谋,一个总是以记者身份做为掩护的恶人。比警方更快一步,欧瑞费尔联系了几位"高层",抄了三个闯入者家中所有相关的影片档案,包括存放于虚拟空间的影片和照片,删的干干净净,这些全是他们用来勒索的生财工具。


  可惜,狡猾的座狼还是先一步跑了。


  两名闯入者被交付给警方,他们遭到被害者抗拒反击而"合理重伤"。在米克伍德与瑞文戴尔家族的联手施压下,警方将这起事件定义为绑架。为避免影响瑞文戴尔家族声誉,绑架地点也从善如流,改为米克伍德父子前来参加晚宴的路上。

 

  事发隔日,与瑟兰迪尔有关的负面讯息在网络上沸沸扬扬,没有影片也没有照片,但绘声绘影杜撰这位年仅十四岁的Omega被劫持超过六小时,不忘影射埃尔隆德因涉入这起案件被夺去瑞文戴尔继承人之位。


  欧瑞费尔也当机立断,运用所有合法、非法途径,封锁、瘫痪相关的言论和报导,但层出不穷的议论不可能完全杜绝,而仆人的嘴总是又多又杂,尤其帮忙递字条的女仆始终没有定论。


  监狱能关他多久?两年?三年?杀人不难,而死亡只是痛快解脱、不需负责!既然喜欢跑,何不成全他在全世界跑不停?

 

   于是,八年间,比起逮到这头无耻的座狼,欧瑞费尔更乐意见到他走投无路、充份体会被逼进绝路的苦痛。用各种方式逼迫座狼在世界各地逃窜、无处栖身,打定主意不让他有一天好日子过!埃尔隆德则是欧瑞费尔的好帮手,手段有过之无不及。


  近两年,满脑子想翻身的座狼,逐渐将目标转向持续阻挠他的两名Alpha,一年半前,差点藉由埃尔洛斯的死亡复仇成功。再次尝到失败滋味的座狼,执着的目光自此瞄准埃尔隆德

 

  封杀八年,就在埃尔隆德回到庄园之后,欧瑞费尔却替这头座狼留一条活路,一路引导他回到瑞文戴尔庄园,向埃尔隆德执行复仇大计。


***


  相隔八年,在瑞文戴尔庄园里,这个可憎的主谋再次出现在瑟兰迪尔面前,他有些慌乱,心中第一个想法是通知埃尔隆德!但环视整个会场,没有见到方才还与昂哥立安小姐有说有笑的埃尔隆德。


  晚宴在这时奏起欢快的音乐,也许有人说了什么有趣的话或开始一场游戏,宾客们突然热络起来,一对对随着音乐愉快舞蹈的宾客穿梭在整个会场。花棚里的座狼也皱起眉,伸长脖子寻找埃尔隆德,他的复仇目标。

 

  嘴巴被轻轻掩住,埃尔隆德的声音同时出现在瑟兰迪尔耳畔,「别出声。」

 

  欢腾的音乐掩去埃尔隆德的脚步声,瞪大了眼睛回头的瑟兰迪尔,诧异之余,不忘指指花棚里的矮胖男人;正想说话时,被埃尔隆德再度掩住嘴,示意他噤声。


  被掩住嘴的瑟兰迪尔完全不明白眼下的情况,还没能发现埃尔隆德的左手环上他的腰,注意力已被悄然随后而来的施罗.昂哥立安小姐吸引;她一手挽起长长的裙摆、一手拎着高跟鞋,态度从容地向瑟兰迪尔和陶瑞儿微笑致意,身上仍是若隐若现的信息素气味。 

 

  偏过头,瑟兰迪尔斜睨着身旁总是喳喳呼呼、大惊小怪的同学,为什么陶瑞儿看起来也这么淡定?这一点都不正常!  

 

  「昂哥立安小姐把父亲的计划告诉我了,安静看。」埃尔隆德的唇紧贴着瑟兰迪尔的耳朵说,左手把他揽得更紧。

 

  父亲的计划有潜在风险,对座狼手中那瓶药的效力,埃尔隆德一清二楚,一旦在会场扩散,瑟兰迪尔身上埋的抑制剂很可能因此失效。如果计划出了差错,他必须即刻把自己的Omega带离这里,他没忘记陶瑞儿是个Alpha,会场里有更多Alpha。


  若不幸造成纷乱,就交给各大家族为这次行动安排的Beta保安们,他们的人数几乎与宾客相等、遍布整个会场,早已备妥数量充足的抑制剂,会在第一时间防止任何可能的意外。


TBC

周末照例不更!☉▽☉/


  89 89
评论(89)
热度(89)

© 比克妮妮 | Powered by LOFTER